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冰九同人)意在寻死 by:雷德13号

字体:[ ]

  【冰九】意在寻死
  作者:雷德13號
 
 
序章
  即便无时无刻都想着死去,心跳声却是残酷的提醒他,还未到时候。
  残存的一只眼睛看到的也只是黑暗,这地窖也只是囚禁他的地方,目的是如何都无所谓,已经无法有任何事物能让他有所动摇或者产生怨恨。
  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断剑,已经没有理由再多思考了,就连说话也毫无意义,这就是绝望吧。
  原来绝望之后是感到的难以言语的平静。
  喀拉,地窖的门又被打开,然而那家伙是为了甚么而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再让自己痛苦,不过他的这一生也不过剩下痛觉能让他有所反应,其余的也不过是毫无意义的东西。
  「看你的眼神已经毫无求生意义呢。」洛冰河带着一不屑的说着,今天的他似乎不太高兴,但这世上还能有甚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呢,这倒是很有意思,想探究的心思也不过出现一下下后又消失。
  「我意外地看到呢,另一种样子的师尊。」
  听着洛冰河娓娓到他这几天的奇遇和不愉快,原来还有这样可笑的事情,看看洛冰河那不甘心的神情倒是有点愉快,不过他对着自己说这些做甚么,就算有另一个沈清秋又如何?想要找人待你好,外面不就有一打一打的女人吗?……
  仅剩的眼睛察觉到眼前的人正在盯着自己看,那神情和平时不同,没有嘲笑、讽刺,那双不祥的红眼看起来倒是有点哀愁。
  「师尊,为何当初要这样对我?」
  「……。」他不是知道吗?
  洛冰河耐心等了几个时辰,他没得到答案就离开了。
  没几天,他又回来问同样的问题,没得到答案也就离开了,不如以往对嘲讽和残虐,他只是问同样的问题。
  好几次都如此,最终沈清秋终于开口了,虽然呛了好几口鲜血他还是慢慢地说。
  「你有何期待?答案你不适早就知道了。」
  我就是忌妒他天生所拥有的一切,沈清秋从以前就是如此的人,他自己也知道也清楚。
  「给我一个答案,一个理由。」
  「……我不懂。」
  「明天会有魔族的高人给师尊治疗,你就忍忍。」
  这可以点都不像洛冰河,沈清秋就算想破了头也不知到底是为甚么,这次给他释出善意下次再一次剥夺吗?
  隔一天,果然他带人来了,竟是给他装上双腿,然而并这当然是魔族的术法强行给修仙的人使用必定会痛苦。
  那疼痛虽没有比断腿来的强烈,却还是让他哀号了数天,而洛冰河在那之后还问着同样的问题。
  「你到底想知道甚么?」
  「答案。」
  「你不都知道了吗?」
  「你亲口说。」
  「你是想让我自取其辱吗?」
  沈清秋看着完好的双腿,他却没有想要起身的欲望,甚至求生的欲望也没有,他仍然跟之前一样待在同个位置。
  洛冰河没有说甚么也就离开,过了几天魔族的高人带了一只手过来。
  「师尊感觉如何?材料比较少,所以先给您一只手。」
  沈清秋直盯着那只右手看着,有许久日子他的双手双脚都是空荡荡的,他没想过还会看到自己的手脚。
  「……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回去的。」
  「师尊,答案。」
  这次洛冰河也没得到答案,他又离开。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沈清秋却越来越虚弱,洛冰河认为是因为强行用魔族的术法给他安置手脚的关系,才让他如此虚弱,因此沈清秋的左手依然是空荡荡的。
  然而情况依然没在洛冰河的掌控中,在地窖的人竟是吐了好几次的血不管如何治疗,他的生命就像花似的随着时间凋零,这不可能发生的,洛冰河为了让沈清求苟延残喘可用上了诸多方式,如今却一一不管用。
  「你到底做了甚么?」终于露出冰冷冷的眼神,洛冰河终于露出许久不见的愤怒。
  「放弃而已。」说了一句话就吐出一口黑血,他的脏器已经无药可救,他身上的灵力消失殆尽,生命也几乎是。
  「死了我还是有办法将你锁在傀儡中。」
  「……哈哈。」虚弱的声音不知道是带着甚么想法,沈清秋靠在墙上,他仅剩的眼睛已经无法注视着洛冰河,或许已经知道自己的命在旦夕,他露出淡淡的微笑,那却也是他不曾拥有过的一个发自内心欣喜的愉快。
  「师尊。」
  「母亲。」沈清秋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洛冰河愣了愣。
  「……我和岳清源都是孤儿出生。」
  沈清秋低下头看着地板那片残剑,他深深的叹息,那些过往没有人知道,就连洛冰河也不一定知道。
  「很简单又微不足道的理由。」
  他就是这样的人,这几日他已经想过那些应该后悔的事情,但又如何呢?他就只是忌妒洛冰河他能有个爱他的母亲而已,就只是如此,他的忌妒很可笑。
  沈清秋拿起脚边的残剑……不,那已经不是残片了,洛冰河瞪着完好的玄肃在自己面前,为何会是完整的,沈清秋难道用自己的寿命将残剑复原?他要做甚么?攻击还是自杀?
  洛冰河直接冲到沈清秋面前紧握着他拿剑的手,然而那手抖得厉害,这么虚弱不可能做出任何事情。
  「抱歉啊……」沈清秋说出来的道歉不知道是对着谁说的,洛冰河瞪着他也不知道该说甚么,他只知道许多事情已经无法说声道歉就能勾消,但听到这句话他仍感到动摇。
  「我最后……只能做到这样,岳七。」
  果然不是对着他说的,洛冰河这么想着,沈清秋不可能向他道歉。
  玄肃框啷一声,掉落在地上,沈清秋的右手已经染满血,抓不住锐利的刀身,右手伸去抓住洛冰河的衣袖,沈清秋却也用尽了力气,他体内的瘀血也慢慢从口中流出。
  洛……冰河。
  声音几乎听不到,洛冰河只能让沈清秋靠在自己肩上,这才能听到他说的话。
  我……
  没能说出来,沈清秋张嘴发出轻轻地叹息,连声音都无法出来,他就这么在洛冰河怀中离开。
  _待续_
 
 
第一章 第二次机会
  道歉的声音就像涟漪一样散开,飘向不知名的地方。
  他以为死了就是解脱,然而他却觉得感到深深的惭愧,他的一生中总是在忌妒憎恨,身边的人都一一离去,他感到后悔。
  胸口一紧,一股血腥味涌出喉咙,忍不住不适感他吐出一大滩血液,鼻腔传来的血腥味和疼痛让他咳了好几声,他感觉不对劲。
  试着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模糊的景象,是光线和粗糙的木门,在眨眨眼,双眼完好如初,许久未见的光芒让他眼睛感到疼痛。
  他在哪?这地方似曾相似,平息自己的呼吸,他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东西让他不惊讶,这里是他曾经住过的秋府,而这是常被秋剪罗毒打的房间。
  沈清秋缓缓地整理思绪然后从地板爬起来,他看着地上一大滩鲜血,鲜红温热而不是过去漆黑黏稠的,眼睛往自己身上看去,身上除了打踹的痕迹外,双手双脚也是完好的。
  凝重地看着自身和这地方,沈清秋有点不敢置信上天还是给他一个机会,然而他心中仍没有一丝丝希望燃起,他知道就算回到这年轻的时候又有何用处,仍能感觉到手脚的怪异和疼痛,甚至他察觉到左眼似乎没想象中的清晰。
  果然前生的伤害仍影响到元神,那么这一生的修为大概也不会多高,不过沈清秋也没有打算照着过去的一样,让自己继续被毒打的意思。
  他确认好自己的样貌,现在的他并不是沈清秋,是沈九。
  打理好自己,他看着外头才发现他见到的光线也不过是月光而已,在地窖待久了连月光都觉得明亮,他拿走了自己偷存的钱和一些衣物,只留下在房内的鲜血,沈清秋就这么离开秋府。
  *******
  「你听说了吗?苍穹山正在招收弟子……」
  「不知道咱们有没有机会呢。」
  沈九坐在茶馆外听着那些客人的闲聊,他并没什么兴趣想知道这些,却还是继续聆听着。
  「这位小哥哥是打哪来的?」茶馆的侍女看着坐在外面的沈九虽刻意披着粗布披风遮掩自己一身,却还能看见他脸上的轮廓是一位漂亮的青年,然而他身上的并没有配着剑而是拿着一根拐杖替代在自己身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