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龙渊(生子)——忧伤的胖头鱼

字体:[ ]

文案:
 
龙渊包括两部分,上段叫做龙鸣,下段叫做龙妻。
 
青龙王与白龙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龙神生子文。
 
夜之华,青龙王千年眸光从来只在那人一人身上。
 
晨之初,白龙解衣替身婉罗帐……
 
心伤的人是否会渐行渐远?
 
龙鸣(一)
 
冬之青龙,万物芳华天之四灵,以正四方——青龙传民间有传龙性淫,然并非如此。天之四神,皆扶正以行其法。其意乃是正室
 
为大,龙族亦如此。龙族按其类别分为称为龙,单角的称蛟;无角的为螭。龙可与其他族态相交,与牛诞麒麟,与猪诞象。龙族
 
又可分为青龙河和白龙一族,白龙为佐臣辅助明君,盘于五行,龙族内每一条龙无论公母,后颈皆有龙印,若龙印消失,则证明
 
该龙已行交合之实。两龙相交,娶亲之时,交换龙血,公母则会诞下龙儿,一生相伴,至死不渝。
 
“白晓”,优雅的帝王唤来白龙,眉眼中竟是欣喜。
 
“在,殿下”白晓跪于青龙王娄渊膝前。
 
“说不择手段也好,说不近人情也罢,你的姐姐白莫我是要定了,她必定要嫁于我,为吾龙后。你回去后告诉她,若她同意,我
 
定立刻释放离未。”青龙王娄渊沈声响起。
 
“是”膝前的青年答道。
 
青年乃白龙族乃龙之旁系白晓,青龙王看上自家姐姐本是白龙族一大幸事,然而姐姐白莫早与龙将离未许下盟誓不离不弃,青龙
 
王得知大怒,下令关押离未,若白莫不应则杀离未。这几日家中因为此事早已闹得鸡飞狗跳……谁能违抗君王之令?即使白莫生
 
性刚烈也不愿情人因此丧命。
 
娄渊是青龙族第十七代执位人,生性鬼狡多变,不露喜怒便可取人性命,却又得其母亲之容貌,生得无比英气,青龙之眼乃蓝色
 
居多,然而娄渊是墨蓝,如同其名字向深渊一般诱人向前,自生下以来,法力无边,晴雨之咒信手拈来。
 
白晓将青龙王之话传于家人,母亲大哭不止,白莫低头不语神情绝望……回到自己房里,表情像被撕裂开来……就如同白莫爱离
 
未,娄渊爱白莫,第一眼……白晓便跌进深渊,是的。从一开始见到那个人的第一眼,自己的心中就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事物。十
 
五岁那年方有幸入青龙宫伴其左右,得其白龙侍卫之名,却没想到……娄渊在白莫来宫看望自己之时对姐姐一见钟情,非得到不
 
可……娄渊曾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耳旁说道,每听一次,心就裂开一存,到现在只剩下残骸而已。白晓摸到心口之处,已经麻木
 
了,甚至想过只要一次就好,你那犹如深渊一般让人窒息的眸光可否停留在我的身上……一次就好……
 
夜风拂过,此时又有几人心之所向梦有所依?哀嚎的风声无比凄厉……像女鬼的哭泣一般破碎人心。
 
龙鸣(二)
 
“砰”只听得一声巨响,仿佛山裂开般青龙宫地动山摇……
 
白晓默默地跪于殿前,承受着来自于青龙王排山倒海的愤怒……
 
不过昼夕转眼之间,姐姐白莫竟然夜袭东宫地牢救出离未,两人私奔……而昨日姐姐才刚刚回复青龙王答应与之成亲。
 
“你们这群废物!”娄渊怒火滔天,殿下之将战战兢兢,帝王喜怒无常,恐怕今日要连同陪葬……“捉!死要见人,活要见尸…
 
…若有人违抗,杀!”娄渊忽然用几近平静的声音说着犹如地狱一般的死亡话语“就是尸体,也要给我带回来……”缓缓坐下,
 
娄渊手下的座椅却被震碎……
 
“是!!!”东宫白将惊恐的齐声喝道。
 
殿内走的只剩下跪着的白晓,白晓剔透的肌肤在日的光华下显得苍白无比,睫毛像扇子一样铺开打下一排阴影。不畏不惧的跪着
 
,就像他姐姐!娄渊心中还未平复的怒火翻滚着,墨蓝的双眼凸睁浑身散发着让人战栗的暴戾之气。
 
“你……”娄渊指着脚下的人。
 
“任君处罚,请殿下不要伤害我父母,我愿替姐姐赎罪……”白晓不卑不亢的默然答道。
 
娄渊把住白晓的脸向上抬,深邃的眸光中终于有了自己的身影……白晓几乎要为这样卑廉的自己而疯狂。却听到冰冷的话语撕心
 
裂肺……
 
“你也配……”一把甩开白晓,白晓被带着怒火的力道甩的摔向门柱……背部一阵火烧的疼痛……然而这种疼痛算得上什么,“
 
你也配……”就算是侍卫的身份,白晓还抱有一丝期望,帝王的话却是连尊严都不留给他……活着是为了什么……如同人偶一般
 
的坐起呆愣的看着拂袖而去的帝王……“不许哭……”白晓咬住下唇……血色蔓延开来染红了谁的心。
 
今夜还要值班……带着背伤丝毫无感觉的白晓像游魂一样守在君王的楼阁前。
 
深夜中那抹令人心悸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这边走来,白晓上前去想要搀扶住君王,一阵酒味扑鼻而来……白晓皱眉,就连心
 
口空洞的那一块都隐隐作痛,一代君王竟然为情酒醉……娄渊挥臂扑向白晓,白晓将娄渊扶住带回房内。
 
“白莫……”娄渊含糊不清的低语。
 
白晓拿过清水喂入娄渊嘴中,娄渊像孩子一样嘟囔着撇开了脸,多次未果,白晓望着这个爱了尽两年的男人,下定决心似的将水
 
哺入自己口中扶起娄渊的脖颈喂入……只有一次也好想要在身边安慰他,想要抚平他的伤痛……即使不配……白晓痛苦的闭上眼
 
 
娄渊含住这送入源泉的东西,软软的带着清爽的气息,梦中白莫像飞起的蝶一样绚丽……是这张唇吗?娄渊睁开迷蒙的双眼,看
 
着身前一袭白衣的人……同样银色的长发,狷丽的容貌,双眼紧闭的睫毛打落下的阴影让帝王不能把持……“白莫……”帝王听
 
到犹如回答自己的一声“嗯。”铺天盖地的欲火从下腹升上来……合身覆了上去,将人儿压在身下,不断允吸这张甘甜的唇,唇
 
内的舌头像邀约一样缠了上来,娄渊急切的胡乱摸索衣袍的解带,却有一双略带冰凉的手覆了上来指引着自己打开衣结……
 
龙鸣(三)
 
娄渊触碰到的肌肤,柔韧而不失弹性,光滑无比,捕捉到白晓胸前的乳首,含入口中舔舐,“好小”……娄渊在心中有所疑惑然
 
而欲火燃烧的太过旺盛,怀中的身体又太过美好……当娄渊的手来到身下人袭裤处时却被那双手制止了……娄渊皱眉含糊不清的
 
问道:“怎么……?”
 
白晓害怕娄渊识破自己的男儿身,弓起身推倒娄渊,俯身亲吻娄渊,娄渊不做多想的啃噬身上人的唇……是梦也好,不管是不是
 
白莫,今晚的娄渊都需要一个发泄的通道。
 
白晓游走的手带着颤抖抚摸着娄渊健硕的肌理,一只手脱下袭裤,伸向那个令人羞耻的洞口,这里将承受娄渊……白晓忍住羞耻
 
手指深入蜜穴,太过干涩手指几乎不能前进,白晓咬住下唇,两指用力撬开蜜穴,一只手摸索着娄渊那早已坚硬得不像话的男性
 
象征,未经人事的白晓哪知即使身为龙,男性的那里不经润滑也是难以进入的,只靠使着蛮力,一股气的坐了下去……“啊……
 
”白晓感到下股仿佛被撕开两半,连带着被服侍的娄渊都痛得硬物软缩几分……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只进去了三分之一……即使
 
这样……也还是想要……白晓咬着牙,想要继续。
 
娄渊却坐了起来,体内的硬物被强迫着吞进去了半分。
 
“好紧……”娄渊痴语道。两人都处在进退两难的地方,娄渊手臂圈住白晓,唇齿舔舐着白晓丝绸一样的肌肤,含住乳首的时候
 
,被夹得死死地娄渊被白晓反射性的一缩,而更加欲火狂然。欲火中烧的娄渊不管不顾的把住白晓紧俏的双臀往自己肉棒上按压
 
,像野兽一般疯咬那挺立的红蕊,同时腰部一用力,肉棒整个捅进了干涩的蜜穴中……“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叫声。紧
 
紧包裹着娄渊的甬道似乎开始适应起自己的肉棒,娄渊迫切的想要宣泄浑身的欲望,将白晓按在墙壁上,抽插起来……
 
“……唔……痛……”白晓无力的靠在娄渊肩上,这暴风雨一般的怒意几乎要将自己燃烧成灰……
 
娄渊找到一个更加方便自己进入到紧致的蜜穴深处的姿势,猛地挺腰,又粗又长的龙根四处乱顶,毫无章法……白晓痛得紧紧抱
 
住娄渊的背,咬住的唇封住了所有声音。娄渊拉开白晓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从上而下的打桩一般的插入逐渐湿润的后穴,两人
 
开始熟悉对方的味道,身体也达到契合的地步,“啊……嗯……”白晓一声低哼,全身仿佛被电流击过一样,不断收缩的蜜穴开
 
始蠕动将娄渊火热的凶器往内吞,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娄渊囊袋在深深地插入的时候,坚硬的体毛紧贴上白晓粉嫩的臀部,由
 
于正中花心而猛地夹紧体内乱窜的猛兽时,猛兽仿佛意会一般,直捣花心猛攻……白晓被插得无处躲藏,双腿也从娄渊肩上滑了
 
下来,娄渊用力的挺动不断地将自己挺入墙角……娇嫩的皮肤被粗糙的墙壁摩擦,带来痛苦与战栗……白晓的男根也慢慢翘起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