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之贤后 作者:隔壁的加菲猫(一)

字体:[ ]

  
 
  文案:
  陆言蹊重活一世只有两个愿望:
  一是护陆家平安顺遂,
  一是能够帮安景行夺回原本应当属于他的皇位,
  于是原本风华绝代的陆家幼子成了人见人怕的小霸王
  上打皇帝下斥贵妃,
  成为了达官贵人们都绕道走的存在,
  但是小霸王在奋斗的路上,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小剧场】
  安睿:朕是皇帝!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季幼怡:本宫是贵妃!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安承继:本王有父皇的宠爱!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陆言蹊:怼谁?说话!
 
  食用指南:
  1:小受先穿越后重生(这就是最大的金手指)
  2:【高亮】作者能力有限,经不起考据,架空就是为了为所欲为博君一笑,拒绝人参!
  3:作者是亲妈,所以虐不过三秒XDDDDD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言蹊 ┃ 配角:安景行 ┃ 其它:
 
  作品简评:
  陆言蹊重活一世,一生只有两个愿望,一是护陆家平安顺遂,二是能够帮安景行夺回原本应当属于他的皇位。于是原本风华绝代的陆家幼子成了人见人怕的小霸王,怼天怼地,上打皇帝下斥贵妃,成为了达官贵人们都绕道走的存在,唯有将陆言蹊娶回家的安景行,才能知道小霸王的可爱之处。惹谁别惹陆言蹊,欺谁别欺太子爷,也成了京中勋贵们深谙的一个道理。太子安景行是皇上最不喜欢的皇子,一度想要废太子,甚至赐予男妻来削弱其羽翼,岂料原本是阻力的陆言蹊却成为了安景行的最大助力。本文y-in谋与阳谋共存,萌点与爽点齐飞,情节跌宕起伏,夫夫携手虐渣,甜宠无虐。又因伏笔众多,疑点重重,引人入胜。
 
 
第1章 陆家小霸王
  “驾……!”
  西元国京城大街上的百姓,听到远远传来的马蹄声都不约而同地向旁边走了走,生怕冲撞到了骑马的人,能在这条大街上纵马狂奔的,总归是非富即贵。
  只见一匹骏马从街上跑过,将地上的积雪带得飞扬起来,道路两旁的百姓并没有让他停下脚步,手上马鞭一扬便向目的地赶去,徒留下一阵凉风和被激起的雪花,就连地上的马蹄印儿,也被纷纷扬扬而下的鹅毛大雪所掩盖。
  “那人谁啊?”骑马的人走出老远之后,才有人偷偷碰了碰自己身边的人,瞅了瞅马匹离去的方向,声音中颇有不满,似乎对于这种行为极为看不上。
  “嘘!”被碰到的人赶紧扯了扯问话人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后,才神神秘秘地凑近那人的耳边,“那可是御前行走,别看官职不大,但是人家可是皇上跟前的这个!”
  说着那人竖了竖大拇指,顺便朝问哈的人使了个眼色,传达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道理。
  听到这话,即使是心有不满,却也只能悄悄咽下,同时对回答的人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便闭上嘴不再说话了。御前行走这样的人,哪儿是他这种平头老百姓能惹得起的啊?
  而这个时候,重新活跃起来的街上隐隐传来了人们的议论声,夹杂在商户的叫卖声中,这些讨论声不甚明显,却也能让人隐隐听清:
  “刚刚那方向是去威远大将军府上啊!”
  “我看是!”
  “别是今上又给将军府什么赏赐了吧?”
  “我看悬,别忘了大将军的那个小儿子,可不是个省心的,昨儿个不是说把兵部侍郎家的儿子给打了一顿吗?”
  “你是说那个小魔王啊?啧啧,说不得,说不得!”
  “别说了,那个小魔王,哪儿是咱们能说的?”
  ……
  而在老百姓口中“说不得”的小魔王,现在却在家里上蹿下跳,企图躲避惩罚。
  “爹,生气伤肝,冷静!”只见一个长相艳丽的少年嘴里念叨着这些话,脚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一会儿跑到房子里的柱子后面,一会儿又从这边的凳子跳到另外一边,总之就是一刻都不肯停下来。
  而在少年的身后,一个长相魁梧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只j-i毛掸子追着满屋子乱蹿的少年,见追不上,只能大声训斥:“陆言蹊,你还不给我停下来!”
  这是小魔王的亲生父亲,威远大将军陆远。
  看着自己上蹿下跳的小儿子,陆远一口气差点儿没接上来,这小子,从小就惹是生非,本事没学多少闯祸的本领不小,今天不是揪了朝廷重臣的胡子,明儿个就是打了人家的孙子,每次认错认得贼快却丝毫不见悔改,惹急了说起理来还一套一套的,简直比受害者还理直气壮。
  果然,陆远这边心里还在嘀咕,那边陆言蹊就开口了:“爹,你这就不对了,我现在停下来不明摆着要挨打吗?既然知道要挨打我为什么要停下来?做人应该平心静气,你看看您现在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等等娘看到了又该念叨了。”
  陆言蹊说归说,说着还偷偷从桌上顺了一杯茶水,说完之后便一口灌了进去,似乎刚刚说的那一大串话有多费口舌似的。
  陆远差点儿没被自己小儿子这个样子气的一个仰倒,听听这是什么话?明明是自己闯了祸结果到头来却倒打一耙,自己会无缘无故就打他吗?犯错的人理直气壮,自己倒像是个不分是非的恶人。
  “爹,小弟又做什么事惹您生气了?”就在陆远准备继续上前抓住陆言蹊的时候,们外又传来了一个粗犷的男声阻止了陆远的动作,这是陆言蹊的大哥,陆言泽。
  陆言蹊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眼睛微微一亮,向门口望去,果然看到了自家大哥高大的身影,当即想也没想,就从屋子里的柱子后面蹿了出去,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了陆言泽身后,确认自己安全之后,陆言蹊再也不上蹿下跳了,从大哥身后微微探了探头,看着自己站在屋子中央的老爹:
  “爹,有什么话咱不能好好说吗?”嘴上虽然说着讨好服软的话,但是无论是那嘚瑟的语气还是飞扬起来的眼神,都不像是在讨好服软的样子。
  陆言泽听着自家小弟挑衅的语气,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背过手将自己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弟摁回了自己的身后,才抬头看着指着自家小弟手指颤抖的父亲:“爹,小弟什么样儿的您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有什么惹您生气的地方,回头我会好好说他的。”
  陆远看着自家大儿子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对小儿子做什么了,当即将手里的j-i毛掸子丢到一边,转身直接坐在了屋子的主位上,对着自己的大儿子也没了好气:“你问问他昨天做了什么!要不是今天早上我去上朝,我都还不知道他把人兵部侍郎家的儿子给揍了一顿!我问你,人家范阳怎么惹着你了?”
  范阳自然就是被陆言蹊揍了一顿的倒霉小子了。
  “你怎么把别人范公子给揍了?”知道原因之后,陆言泽转头看着自己的小弟,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责问,可是脸上和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纵容。
  要知道,现在陆言蹊能够成为京中人人都“不可说的小霸王”,陆言泽可谓是功不可没。
  在听到自家大哥的指责后,陆言蹊笑嘻嘻地抬起了头:“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
  语气里是满满的无所谓,脸上的神情也是满满的嫌弃,俨然一副对那个范公子极为瞧不上的样子。
  相隔不远,又是习武之人,陆行对陆言蹊的话自然是听了个一清二楚,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自己小儿子脸上是什么表情了,当即又重新抓过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j-i毛掸子,准备起身向陆言蹊走去,但是抬眼望到自己大儿子的身影之后,也只能作罢。
  只要大儿子在,他就别想动小儿子一根毫毛!想到这里,刚刚才被陆远抓到手上的j-i毛掸子又被他丢了出去。
  “别闹……”听到陆言蹊的话之后,陆言泽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拍了拍小弟的脑袋,让他听话,“说吧,因为什么?”
  陆言泽了解自己的弟弟,虽然平时素行纨绔,但是好歹也有分寸,总归是不会无缘无故去揍别人一顿,一定是那个范阳做了什么,惹自家弟弟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陆言泽握了握拳,心里暗暗盘算着,是不是什么时候再去把那个叫什么范阳的找出来,拖到小巷子里套个麻袋?有这样的大哥,也不怪陆言蹊每天在京城的大街上惹事生非。
  “就是看他不顺眼!”陆言蹊头向旁边偏了偏,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总不能告诉哥哥自己是被范阳调戏了吧?
  即使自己的确是男生女相,而且从小就有人说自己长得像小姑娘,但是在自己成为“京城一霸”之后,就鲜少有人再这样说了,突然之间冷不丁地被人调戏了一把,还是那个讨厌的兵部侍郎的儿子,陆言蹊当然是想也没想,就带着人将范阳当街揍了一顿。
  陆言泽见问了两次弟弟都是这样的说法,也就不再追问了,因为他知道,即使是自己再问下去,陆言蹊也不会改口,问多了还容易把他问恼,捏了捏陆言蹊的耳朵,陆言泽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从外面儿又传来了一个女声。
  “陆远,你是不是又在对我的儿子做什么了?”在将军府里敢对陆大将军直呼其名的,也就只有将军府的当家主母,陆远的夫人云婉仪了。
  相当年云婉仪在嫁给陆远的时候,也是一个知书达理谨遵三从四德的新妇,至于后来为什么会越来越跑偏,以至于到了现在甚至还敢对着路大将军大呼小叫,自然是和陆远的宠溺分不开了。
  这不,一听到夫人的声音,陆远立马鬼上身似的将刚刚准备拿来抽陆言蹊的j-i毛掸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藏了起来,扬起了一个讨好地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云婉仪笑了笑:“夫人,你这可冤枉我了,我疼言蹊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他做什么呢?”
  说这话的时候,陆远还不忘向小儿子使了使眼色,让他帮忙给自己说说好话。俗话说得好,慈母多败儿,这陆言蹊成为“京城一霸”的第二大功臣,自然就是他的亲娘,云婉仪了。
  在看到陆远想自己求救的眼神之后,陆言蹊做了个鬼脸,理也不理自己的老爹,转头看着自己的亲娘:“娘,我刚刚跑得一身汗,先去换身衣服,您和爹慢慢聊~”
  说着带着嘚瑟的小尾音,陆言蹊向陆远投去一个“我让你刚刚追着我打!”的眼神之后,就颠儿一颠儿地跑出了大堂,顺便还一把抓走了自己的大哥,留下了他爹和他娘在大堂里大眼瞪小眼。
 
 
第2章 赐婚圣旨
  “夫人……我这……”陆远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夫人,心虚地挠了挠头,眼睛左晃晃,右看看,就是不敢看自家夫人。刚刚要不是大儿子来了,他的确是想把小儿子抓过来打一顿的。
  就算是因为陆言蹊自己犯了错,但是现在看到一向疼爱陆言蹊的夫人,陆远心里还是有点瘆得慌。
  在西元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震慑边疆的威远大将军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娘子给脸色。
  “言蹊又做了什么了?”陆言蹊走了之后,云婉仪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丈夫。对于家里的这一大一小,云婉仪也有些无奈。
  小的喜欢闯祸,大的眼里虽然揉不得沙子,但是又舍不得下狠手教育,以至于每次儿子都占了上风。当然,云婉仪也承认,每次自己和大儿子的纵容,也给陆远教育小儿子的事带去了不少麻烦,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要怎样,就能怎样的。
  “无缘无故把兵部侍郎的儿子打了一顿,刚刚言泽问他为什么,他还说什么就是看人不顺眼,你听听这理由!”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儿子,陆远也是非常无奈的,小时候陆言蹊身体不好,又是家里的幼子,全家人自然是宠着爱着的,谁知道宠着宠着,就宠出了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