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捡到一个全能小保姆+番外 by:沐逸

字体:[ ]

 
《捡到一个全能小保姆》作者:沐逸
 
文案:
斐瑞清冷淡漠不可近之,浅色的眸子瞥过,旁人只能捂着嘴尖叫。
可是外人却不知道,这位高冷男神喜欢捡脆弱的小动物回家。
捡了一只猫,一只狗,最后还捡了一个名叫黎默的小保姆。
斐瑞家的小保姆不仅可以下得厨房收拾厅堂,还会红着脸忍着羞赧做人体模特。
斐瑞一向浅淡色的眸子看到画板后面的黎默变得深沉。想了半天,道:“冬天了,床有点冷……”
黎默:“我、我来暖……”
床,冷漠脸:“我不冷,谢谢!”
 
清冷淡漠画家攻+X+柔软害羞保姆受
注:攻受均已成年~
排雷:生子,各种狗血!狗血!无脑文!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斐瑞,黎默 ┃ 配角: ┃ 其它:年上,
 
 
 
第1章 
  教室外面的樱花开了,浅淡的香味带着一点清甜的醉意充裕了整个教室,黎默低着头,黑色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他默不作声的将东西装进书包里。
  他的书包是破旧的灰黑色,隐约可以看见前面印着米老鼠的痕迹,但是因为破旧的厉害,什么图案都没有了。
  黎默微微抬起头,透过额前的刘海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教室的同学们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黎默这才几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将沉重的书包背在瘦弱的肩背上,难得的微微挺直了背。
  “彦哥,晚上锦华城去不去?”
  黎默听到声音不自觉的顿住脚步。头微微低下,有些犹豫要不要退回教室。
  “没意思,不去。”一个稍显无聊的声音,嗓音有着少年独有的自信与些微不耐烦。黎默听到这个声音,不自觉的抿着唇,神情柔和了一点,心中便有些舍不得走。
  这里是楼梯的拐角,一般是很少有人来这边,但是李雷还是左右看了看,又凑近了彦博智,带着点兴奋,压低了声音道:“彦哥,我听说锦华城最近来了几个妞,身材很正,又都是雏儿,你要真不去……嘿嘿。”眉眼之间是不可言说的笑容。
  彦博智微微皱眉推开了他,嘴里轻微道:“你这点出息!”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全市二模,家里下达了命令,他这次要是考不到全市前五十名 ,便会将他的生活费各种卡都断掉,将他打包扔进军队里去。
  彦博智正心里烦着,那鬼地方,谁要去!
  李雷向后一靠,倚着围栏,看着彦博智道:“我还真就这点出息了,不过彦哥,你最近是怎么回事,真的看上那个收破烂的了?”
  他说的是黎默。
  黎默常年穿着洗的发黄的长衣袖校服,背着不知道是十几年前的书包,书包鼓鼓的,不知道都装了些什么,班里几个男生背地里都叫他收破烂的。
  彦博智眉头微挑,斜睨着李雷,道:“你想说什么?”
  李雷斜睨着他,看到彦博智神情淡然,于是睁大了眼睛,夸张的道:“艹,不会吧,你什么人看不上,就看上了他?哥,哥,来来。”说着胳膊搭到彦博智的肩膀上,拉着他低头看向楼下,教学楼下面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背着书包正往外走。
  “你喜欢男的,这里有这么多天真淳朴善良的小可爱,你却看上了那个?!”
  彦博智肩膀一动,将李雷的胳膊抖下去,嘴里啧了一声,不耐烦道:“滚!谁喜欢男的?我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提到黎默,彦博智心里更烦躁了。
  他斜着眉眼,看着李雷转移话题道:“今晚锦华城,还去不去了?”
  “这才对嘛,你喜欢男的又不是什么事,听说锦华城这次也有两个小男生,去见识一点不一样的……”
  黎默低垂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整个眉眼,默不作声的往后退去。头垂得更低,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有些微黄的刘海遮住的眉眼,他握着背包肩带的手不自觉的捏紧,唇瓣紧抿,没有一丝血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楼梯拐角的两人没了身影,黎默这才慢吞吞的走出来,他垂着头,默不作声慢慢地往前走,即使有人迎面走来,他也不抬起头,而是将头低的更下,默默地绕过去继续走。
  他身材瘦削,从侧面看过去,可以看到肩胛骨很明显突出,诺大的书包背在背上,像是要将他压垮。
  学校离家里要五站路,走路要一个多小时。
  公交车站在学校的右手侧,黎默出了校门,却没有任何迟疑的往左手侧走。
  马路两侧种满了樱花树,微风吹过,黎默额前的刘海微微飘扬,樱花瓣也像蝴蝶一般扑扑往下落。
  路上有很多人在拿着手机相机拍照,黎默低着头,拽紧书包肩带,沉默又小心的避过每一个行人。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黎默站在楼梯下面,慢吞吞的靠着楼梯带着铁锈的扶手,墨迹了好久才终于像是鼓起勇气,慢慢地走上去,可是即使再不愿意,也走到了家门口。
  这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楼梯很窄,侧边是灰暗色的水泥墙,上面涂满了各种痕迹。
  黎默住在三楼,没走几步,便走到了门口。
  门是破旧的带有隔离网的门,黎默面无表情的盯着房门看了半天,唇瓣紧紧地抿着,内心里像是在做巨大的挣扎,半晌,才重新低下头,放下书包,从里面找钥匙。
  忽然,房门从里面被打开,黎默猛然间身体反s_h_è x_ing的颤抖瑟缩了一下,有些难以控制惊恐快速的抬头看了一眼。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短袖的中年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男子表情y-in狠,一双倒三角眼睛盯着人的时候像是一条毒蛇,在嘶嘶的吐着蛇信子。
  陈远看到黎默,愣了一下,脸上隐隐有怒意,但是很快强压下不快,吊梢眼硬是挤出了一点笑意:“小默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快进来。”
  他显然不常做这个表情,眉眼别扭的做着动作,显得更加狠厉吓人了。
  黎默紧紧抓着书包,死死低着头,强自控制自己不要颤抖,这才默不作声的进去。
  他头也不抬,快速的就要往自己房间里走,却被陈远一声怒喝:“站住,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不知道来了人要问好的吗?”
  黎默反s_h_è x_ing的顿住脚步,身体猛地一抖,站在原地不敢动。
  他低垂着头,整个人形成了一个沉默又懦弱的姿态,透过刘海隐约可以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那人周围也站了四个人。
  陈远又扭头对毕力坚点头哈腰道:“坚哥,对不住,对不住,小孩不懂事,您不要怪罪。”
  脸上是讨好的笑容,硬生生将吊梢眼提拉起来,看着十分怪异。
  陈远又对黎默冷喝道:“愣着干什么,这是坚哥,过来叫人!”
  他一喊,黎默又是不可控制的浑身一抖,他紧紧地抓着书包抱在怀中,腿稍微动了动,头依旧是死死的低垂着,像是蚊子嗡嘤般道:“坚哥。”
  毕力坚坐靠在沙发上,不动如山,微微抬起眼皮不动声色道:“老陈,别给我搞这些,我那三百万,要么现在给我还了,要么……”
  他眼神一厉,要么什么一切都在不言中。
  陈远腿一抖,立刻跪在地上,膝盖并行两步,凄惨的哭喊道:“坚哥,坚哥,您在宽限我几天,您大人有大量,七天,给我七天,我一定给您还了!”
  毕力坚似笑非笑看着陈远,眼神冷漠,像是在看一个不知好歹的小猫小狗,缓慢道:“你这可是拖了我很久了,道上的人现在可都说,坚哥不行了,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上来。”
  陈远猛地磕头,额头上脸上冷汗都渗了出来,连声道:“不敢,不敢,坚哥在宽限我七天,我真的可以还上来,求求坚哥了。”
  “你以为我是在做慈善吗!”声音冰冷,黎默站在不远处,控制不住跟着颤抖了一下。
  陈远猛地抬起头,道:“不是,不是。”
  说着,他眼珠一转,忽然看到黎默站在旁边,便立刻双手撑地,有些狼狈的爬起来,两三步就走到了黎默旁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