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农门崛起+番外 by:梦之草(上)

字体:[ ]

 
《农门崛起》作者:梦之Cao
 
文案:
一个是穿成寒门子弟的末世来客,看惯生死,心坚如钢,一个是出身尊贵的侯门骄子,前程似锦。
双方毫不相干,却偏偏机缘巧合有了交集,是姻缘天成,还是孽缘伊始?
 
PS:
1.主攻文、1VS1、HE。
2.金手指出没,全文架空,若与现实不符,以文中设定为主。
 
内容标签: 强强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辰 ┃ 配角:肖瑾琰 ┃ 其它:主攻、种田文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末世没有一处是净土,叶辰本以为他往后的人生都要在戒备战斗中度过,哪想一次猎杀异兽时撕裂空间,霎那天地变换,再醒来已置身古代贫寒农家,能力全失,可谓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叶辰并未从此一蹶不振,往日种种如过眼云烟,缺钱就自己挣,异能消失也没什么大不了,大可从头奋斗,强者强的是心态,而不是其他。本文作为一篇种田文,着重描写叶辰如何从一个只有几亩薄田糊口的农家子,一路奋斗到成为一方豪强,期间穿c-h-a两位主人公相识相知过程,没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家国大义之争,却不失朴素之美。
             
 
第1章 
  大越朝,洪元十三年,春。
  西北州,晋岷县,穗丰村。
  战乱平定已有几年,百姓日子正当蒸蒸日上,叶家婆媳俩却尽皆愁眉苦脸。
  “娘,没米了。”宋氏将米袋子掏了个底朝天,也只将将凑足一把米。
  “都煮了吧,我去你大伯家看看。”白氏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出门。
  宋氏欲言又止,最终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眼下正是一年中最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没多少余粮,更遑论村民鲜少吃的大米。得亏大伯是村长,家底还算厚实,不然娘连个借的地方都没有。
  作为村长,大伯在村里颇有威信,对亲戚们也多有照顾,问题是救急不救穷,任何事都有个限度,时间一长,大伯娘多少有些怨言,虽然碍着大伯的面子,娘每次过去借东西她都会给,却免不了被奚落,连带着小辈也不大看得起他们一家,这份情却不得不承。
  宋氏心里明白,若没有大伯帮衬,他们一家子孤儿寡母可没那么容易在村里立足。
  村长家。
  远远看到白氏过来,在院门边玩耍的叶明当即喊道:“n_ain_ai,二n_ain_ai上咱家来了。”
  院里顿时一阵手忙脚乱,直到白氏进院,邱氏这才擦了擦手,起身从灶间摸出两个j-i蛋、一小袋碎米,笑道:“二弟妹,晴丫头过两月就要出阁,家里哪哪都需要用钱,我这个当大伯娘的没啥好东西,这些你拿去给小辰补身体,再多实在拿不出。”
  白氏还没来得及张口说明来意,邱氏便劈哩啪啦说了一大堆,将白氏堵得涨红了脸,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满脸羞愧地拿着东西匆匆赶回家。不是她不想把米和蛋退回去,而是她不能,一想到家中昏睡不醒的小儿子,再多的难堪,她都得受着。
  看着白氏强颜欢笑,宋氏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她刚嫁进门那几年多好,公公丈夫二弟都在,那时一家子虽没多少余粮,至少和和美美,日子有盼头,岂料战乱波及村子,很多青壮都被抓了壮丁,这一去就没几个能活着回来。
  叶家自此一落千丈,若不是有村长照应着,日子怕是更难熬。
  要只这样还没什么,战乱年间,像叶家这般失了顶梁柱的人家不在少数,忍过最艰难那几年,等下一代长成,日子总能慢慢起来。
  雪上加霜的是,眼看着叶辰就要长大成人,却突遭横祸,摔下山坡,伤了脑袋,自此昏昏沉沉,一度还曾闭过气去,着实把白氏宋氏婆媳俩吓坏了,请医问药拉了不少饥荒不说,仅每天白米粥j-i蛋养着,就足以拖垮叶家。
  婆媳两个求神拜佛保佑叶辰早日康复,殊不知,闭气那会,他就断绝生机,呼吸再起时,已换成同名同姓末世来客叶辰。
  为此,叶辰付出了极大代价,末世中获得的幸运商城回归原始状态不说,就连商城货物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异能相关物品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最基本的农工技三类,而且有且仅有牧Cao一项亮着,还是那种对喂养牲畜品质毫无提升作用的普通牧Cao,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快,只要不连根拔起,一年少说也能收割十来茬。
  叶辰一阵无语,牧Cao能干什么,难不成让他去养牛羊?
  这倒也挺符合如今身份,他现在可不就是一个农家小子,不种田养牲口还能干什么?哪怕他能耐再大,初来乍到,也得赚到第一桶金才能打开局面。
  叶辰望着空空荡荡墙面多处剥落的屋子,再将视线转到明显营养不良的自身上,默了。
  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辰穿上破旧但不失干净的衣衫,活动开僵硬的身体,推门而出。
  听到动静,坐在堂屋口挑豆子的白氏循声望去,见是叶辰,登时整个人嚯地站起,豆子撒了一地都没空理会,一溜小跑上前,哆嗦着道:“辰儿,你、你病好了?脑袋不晕了?”
  “嗯。”
  “好、好!老天保佑,我儿总算好了。”白氏好似看不够似的,拉着小儿子再不肯放。
  叶辰眉头微蹙,他不太习惯跟人走得这么近,不着痕迹脱离出白氏“魔爪”,始终跟她保持至少一尺距离。
  听说叶辰醒来,叶家大大小小全都围拢过来。
  “小叔,你真好了?”最小的叶光歪着脑袋问道。
  “嗯。”
  叶光眼睛一亮:“那你什么时候再带我上山抓j-i?”
  白氏看不过去,一巴掌拍在小孙子后脑勺上:“呸呸,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辰儿你别将小光的话放在心上,咱以后少进山。”
  叶辰清楚白氏心中担忧,前身就是为了给家里人打牙祭,进山碰运气时不小心摔下山伤到脑袋,这一躺就是大半月,白氏这么紧张显然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叶辰不忌讳这些,但也犯不着当场驳斥,他刚想出门看看,肚子便“咕咕”作响。
  “老大家的,赶紧端粥。”白氏反应很快,瞬间就解除尴尬气氛。
  宋氏赶紧照办。
  随着叶辰苏醒,笼罩在叶家头顶y-in霾转瞬就烟消云散。
  家里没个顶梁柱,说话都气短,有了主心骨之后,婆媳两个干什么都有劲,就连叶辰想要在屋后头开一块荒地种Cao,也没强烈反对,反倒一家老小齐上阵,愣是赶在春耕结束前平整出一亩地。
  穗丰村这边地广人稀,又是新朝刚立,荒地多的是,随便村民开荒,只要跟村长说一声,登记造册并交付相应费用即可。
  不过很少有人选在村后靠近落燕山这边垦荒,这里不好灌溉,但也没人就此指指点点,谁让叶辰家就在边上,这么近的距离,哪怕挑水浇灌都能照顾过来。
  但这仅限于牧Cao出苗之前,等村民发现叶辰种的是Cao之后,全村哗然,都以为叶辰摔坏了脑袋,才做下此等荒唐决定,连带着叶家其他人都被说得躲在屋里,无事轻易不出门。
  村长很忙,等闲话传进他耳中,已是几天之后。
  “小辰,这事你是怎么想的?”叶宁仁眉头紧皱,目光直视叶辰。
  叶辰没有隐瞒,直说道:“养羊。”
  “羊羔你准备怎么弄?”没人比村长更清楚叶家那点家底。
  “买。”
  “赊账?谁赊给你?”
  叶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起身回房,再出来时他手上多了个印章:“把这个当了,应该够买百来只羊羔。”
  “辰儿,你这是……”原本有子万事足,什么都不管的白氏眼中闪过痛苦,难道连最后一件祖传物件都保不住?
  叶辰对情绪很敏感,补充道:“活当,一年后赎回。”
  白氏这才好受些,只是心里依然患得患失。东西进了当铺,那可就由不得他们,到期没钱赎,印章就不归他们所有。先前任由叶辰胡来,那是没有直接损失,左不过花点力气,费些功夫,现在事情x_ing质变了,白氏心里七上八下,想劝小儿子放弃,又怕伤了他的自尊,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叶宁仁思忖半晌,再次开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