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穿] by:云远天长(上)

字体:[ ]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穿]》作者:云远天长
 
文案:
其实文名应该叫《每天都被老攻宠爱怎么办》,因为宠爱的篇幅占了绝大比例,超级甜的~不甜咬我!
 
舒星弥的男友不幸身患绝症,为挽救男友,他绑定系统,穿越到众多前生前世改变自己与爱人的命运,积累希望值!
舒星弥:被霸道师尊毒杀的无辜爱徒,被无情帝王赐死的代嫁男后,被初恋魔君亲手送入死牢的卧底男仙,与痴情太子殉情的倾国内宦……我还以为我的任务是谈恋爱,这简直是在玩命啊?
系统:治愈绝症需要积累的希望值不是小数目,所以宿主的任务难度相对较高。
舒星弥:……
裴欲: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们面对多少不可能,我都一定会和你一起,将我们的未来变为可能。
舒星弥:好好说话,把刀放下。
深情y-in郁小狼狗攻X温柔贴心小天使护士受 1V1,HE
 
【故事世界】:
第一卷:霸道师尊毒杀爱徒篇(神仙师徒,在线互宠)已完成√
第二卷:帝王赐死代嫁男后篇(帝后联姻,先婚后爱)已完成√
第三卷:极限游戏大逃杀篇(极致信任,全部交付)已完成√
第四卷:女装巨巨在线掉马篇(当总裁知道他粉上的女装主播是自己的秘书)已完成√
第五卷:前夫是魔君陛下篇(作为人质被送到前夫寝宫是什么体验?哭哭)已完成√
第六卷:不是太监是太子妃(做人要有梦想!比如和太子谈个恋爱什么的)已完成√
第七卷:小白鼠实验体出逃计划(禁止辅导员和实验体谈恋爱?我们结婚)已完成√
第八卷: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刺客(相爱相杀,殊途同归)已完成√
第九卷:万人迷系Cao与恐同学霸(别过来,我恐同,动心后,真香.jpg)已完成√
第十卷:重生复醒逆天改命(我的重生必将带来你的复苏)
 
*每个世界的攻都是同一人转世,受穿越的每一个世界,都是他和攻相爱过的地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星弥,裴欲 ┃ 配角:系统 ┃ 其它:
 
 
 
第1章 霸道师尊毒杀爱徒篇
  舒星弥握着冰凉的门把,心头突然有些紧张。
  推开门,打开灯的刹那,几只粗糙的大手粗鲁地将他拖拽进房间里。
  “唔唔——”
  一个强壮的男人从背后架住他的胳膊,捂住他的嘴,背着身子踹了一脚房门,另一人则默契地直接将门反锁,锁芯咔哒一响。
  地板上布满了沾着黑色污泥的鞋印。刚下过一场小雪,这些男人在这个破旧的小旅馆里等候多时了。
  空气里弥漫着强烈的烟味,有劣质烟,也有高档烟,交缠盘旋,烟雾缭绕。
  坐在雪白床铺上的男人穿着米色大衣,里头搭了一件白衬衫,没有一丝褶皱。他将烟头丢进茶杯,缓缓起身,走向舒星弥,朝他脸上吐了一口高档烟。
  舒星弥被呛得直咳嗽,眼睛也涩涩发痛。
  穿大衣的男人微微扬了扬下巴,冲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
  几个男人得了命令,立即对舒星弥拳打脚踢。他们下手有分寸。
  有人曲起膝盖,对着舒星弥的肚子狠狠一顶。
  舒星弥连续一个月都在医院照顾男友,寝食不安,本就虚弱得不成样子,哪里经得住这样的重击,顿时皱着眉头躺倒在地。
  “停。”声音短促而清晰,几个男人收手。
  舒星弥断断续续咳嗽了几声,他扶着墙壁站起身道:“林先生,钱我一定会还的,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他弯腰捡起那条被众人踏得满是泥污的灰色围巾,抱在怀里。这是他生日时男友送的。
  林先生并没有抬眼看他,而是又点着了一根烟,慢吞吞抽了一口,道:“你已经拖了一个月,按规矩,应该剁你一根手指。”
  “再宽限我四天,四天之后,我若再还不上,一切都听凭林先生处置。”舒星弥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神里没有恐惧,没有惊惶。
  林先生也惊诧于他的平静,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欠了高利贷的人应该露出的眼神。一般他们去催债,欠债人大多都是跪地求饶、痛哭流涕、惊慌失措,比鞋底的雪泥还不如,一碰就散。
  “还有。”舒星弥看了看其余几个男人,停顿了一会。
  林先生挥了挥手,几个男人走出房间。
  “我想再借十万。”
  “你疯了?”林先生眉头轻皱:“前面的债还没还上,又要借?你刚才说四天之内还上,是怎么回事?”
  “我家人要动手术,三天之内必须手术,否则就没命了,”舒星弥低头,目光黯淡了一瞬,又抬头说:“这是最后的机会。”
  “成功率……?”
  “百分之三。”
  两个男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房间里有片刻的沉默,似乎连烟圈都停止了弥散。
  “四天之后,如果你还不上,打算怎么办?”
  “你可以摘我的肾,”舒星弥露出一个不能被称之为微笑的微笑:“如果我家人的手术没有成功,你可以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取走,随便你卖到什么地方去。”
  林先生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你他妈傻啊,还不上债不会跑吗?”
  “小点声。”
  林先生面色铁青,看了舒星弥一眼,伸手从大衣口袋摸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床头桌上。
  “里头有十五万,密码都是零,算我还你一个人情,写个借据。”
  先前有一次林先生腹部中刀,舒星弥作为护士,对他悉心照顾,忙前忙后。他记着呢。今天本来也是送钱来的。揍舒星弥,也是给手下们看的,不然上头不好交代。
  “谢谢,真的,我一定会还你的。谢谢。”
  舒星弥语无伦次。
  他写了张借据,林先生接过,收在钱包中。
  “走了。”
  林先生不愿看到舒星弥拼命掩饰脆弱的样子,他想,先离开是比较好的选择。
  舒星弥将银|行卡放在包里,又从床头桌的背面摸出存折。他今天回旅馆来,是为了拿存折,取钱支付医药费的。
  他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又接了杯冰凉的净水,漱漱口,吐出掺了淡淡血红的水,是嘴角破了。
  他望着镜子,心想,这顿打挨得真值,现在有钱了,裴欲终于可以动手术了……
  百分之三。
  渺小的成功几率。
  他和裴欲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运气,从来没中过奖,就连买饮料也没中过“再来一瓶”。
  想到这里,舒星弥有些绝望。
  他摇摇头,又抬起脸来,裴欲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需要任何根据,不需要任何理由,他必须抱着如此盲目的希望与期许。
  小时候,他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又不会打架,全靠裴欲罩着,裴欲得了什么好吃的,都塞给他。就连晚上踹被子,裴欲都惦记着把他的脚放回被子里,还要把被角掖得好好的。
  别人都打趣说他是裴欲的小童养媳。裴欲疼爱舒星弥,像疼媳妇。
  他要什么,裴欲都给。裴欲要什么,他也给。
  就算拼上这辈子所有的运气,他也希望裴欲的手术能够成功。
  这是他心底里,最强烈的渴望。
  “你愿意用生命赌上那3%的成功率吗?”
  一行浅银色的字渐渐浮现在镜面上。
  字体古雅,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仔细一看,甚至不像是字,倒像是一串神秘而美丽的符号。
  舒星弥根本来不及疑惑为什么镜子上会冒出字来,就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我愿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