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成昏君+番外 by:血儿(四)

字体:[ ]

 
    第265章:行刺帝王
    方硕扬去皇宫的时候,石轻舟在府里也没有闲着。
    虽然他不认为周王会将方硕扬问罪,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后路却还是要准备好的。
    若是周王借机发挥,那么,有些准备工作是要做的。
    所以,石轻舟也没有在家里闲着。
    不过,石轻舟的这些准备终究是没有能派上用场。因为,方硕扬回来了。
    当对方回来后,即便是石轻舟,也松了口气。
    两人进入了密室之中。“周王没有为难你?”
    “没有。”方硕扬也松了口气的道。“我都做好了被为难的准备了,但是周王对天香子的愤怒应该更高,另外就是,我想他会将重点放在对宫内的排查上。”
    石轻舟点了点头。“这样就好。”
    “不过我们给天香子下了套,若是她没有被周王一下子杀死,那么我们的麻烦也大了。”
    方硕扬道。
    石轻舟闻言想了想,说。“那就帮着周王务必将人杀死。”
    方硕扬深呼吸了口气。“你说的是,就算无法当场杀死天香子,但是至少要保证不能让她落在周王的手里。”
    石轻舟点了点头。“静观其变。”
    方硕扬想了想,道:“或许……我可以向周王建议说……将计就计。”
    石轻舟闻言微微一顿。片刻后点了点头。“这也是个法子。”
    “是啊,现在天香子肯定是不知道我叛变了的,那么,将计就计这个法子肯定能成功,但是这得征求周王的同意。”
    “嗯,不过今天你就别去了,明天白天正大光明的去找周王,借用公事,然后把这个提一提,只是提一提,怎么决定还是看他。”石轻舟理智的道。
    “好,我明白了。”方硕扬当即点头。
    第二天,方硕扬在上完朝后,就用公事的借口找了周王。
    并且提了将计就计的事情,周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应了,并且,还和方硕扬商议了下怎么将计就计。
    待方硕扬离开,周王长长的呼出了口气。
    这四子,从回来一直到现在,倒是一直表现上佳,只可惜……
    周王不再多想,继续处理手边的公事。
    终于,这一天,周王的生辰到了。
    这一天的早上,方硕扬和石轻舟他们很早就离开了府中去了皇宫。
    这一天的早上,周夙夜的府上来了个人。
    周夙夜见了对方。
    一番寒暄后,“秦兄今日前来肯定有事吧?”
    “是。”秦雄看了看四周,做出有些犹豫的样子。
    周夙夜立刻让身边的人都退下去了。
    “秦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秦雄点了点头。“如此,我就直说了。”
    秦雄说完,想了想,似乎在琢磨着怎么说,片刻后,他才道:“夙夜兄,你现在是五皇子,身份不一般了,可你还是我兄弟,所以,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秦兄。”周夙夜正色道:“你是我的兄弟,我的好朋友,就算我现在多了一层皇子的身份,但是这绝对不影响我们的友谊不是吗?”
    “哈哈,你说的是,是我想的太多了。”秦雄深呼吸了口气。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如此,我就直说了,夙夜兄,你可知道天香子?”
    “天香子? “周夙夜微微一怔。”不曾听说,怎么了?“
    秦雄轻轻道:“这天香子是清火天尊的徒弟。”
    “什么?清火天尊? “周夙夜一惊。这清火天尊他自然是知道的,”这天香子……如何?
    “天香子……可能会在今日行刺圣上。”秦雄沉声道。
    “什么?”周夙夜闻言大惊。“怎么会这样?秦兄,你说的可是真的?”
    秦雄轻轻道:“事实上我并不敢确定,但是,天香子最近的行踪,以及……她联系了的一些人,却是很有可能!这个消息,我不敢说百分百确定,但是……我个人却是认为很有可能。
    所以,夙夜兄,我才冒险来此提醒一二。”
    “秦兄大义,小弟感激不尽!”周夙夜正色道。“不过此事事关重大,秦兄,我想了解其个中详情。”
    “好,这也是应当。”秦雄点了点头。“是这样的,前几日……”
    秦雄将他所知道的一点点都说了出来。
    等他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此时,周夙夜需要立即赶往皇宫了,否则,时辰上就该来不及了。
    周夙夜神色讳莫如深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然后,长长的呼出了口气。
    这一天,周夙夜虽然早朝晚到了一会儿,但是,他说,睡过头了。
    周王也只提点对方下次注意。
    今天是周王的生辰,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尤其,在他等着刺客上门的时候。
    至于周夙夜为什么隐瞒下了可能今日会有刺客的消息?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了。
    当东夜国的这边在准备着周王生辰的时候,另外一边,龙啸远紧赶慢赶的,虽然现在还没有到边关。
    但是在日夜兼程的情况下,也不远了。
    这一天,也许是这些天持续赶路的原因,所以,从早上起来,龙啸远就觉得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难过。
    皱了皱眉头,龙啸远还是继续赶路了。
    不过,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便觉得越发不舒服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吧,实在是太烫了。
    他也确定了,发烧了啊这是!
    真是悲催,不是说有了金王蛊在,身体素质都是格外的木奉?
    “主子。”影卫注意到了龙啸远的不对劲,在对方要跌倒的时候连忙扶住了对方,并且将人带下了马。
    王舒吓了一跳。“林兄?你怎么了?”
    龙啸远苦笑了下。“真是作孽哦,头疼。”
    王舒连忙道:“怎么回事?是风寒了吗?”
    龙啸远苦笑的点了点头。“嗯,可能,头疼的厉害。”
    王舒心中咯噔了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是赶路还是往回去?”
    “肯定不能往回去。”龙啸远立即道。“离边关不算远了,这样吧,我们继续往前面赶路,等到小镇上的时候,影卫留下,我在那里歇息两日,你带着我的亲笔信去跃龙皇朝的军队里面。”
    “好。”王舒立即答应了下来。
    大半天后,龙啸远他们终于到达一处小镇。
    影卫带着龙啸远去看大夫,王舒则自己出发了。
    找了处客栈,喝了药,龙啸远昏天暗地的睡了过去。
    而这天的晚上,东夜国的皇宫觥筹交错,正是帝王的生辰宴会开始了。
    众大臣都在那里说着祝福的词,舞姬献艺,众人都看的目不转睛。
    就在这时,变故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