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成昏君+番外 by:血儿(二)

字体:[ ]

 
    第112章:猫腻
    和小家伙闹腾了好一会儿,最后在用膳之前,小孩才被n_ai娘抱走。
    龙啸远和石轻舟也安安心心的吃了一顿晚饭。
    吃过晚饭后,影卫送了条信息过来,是周欢那边传过来的,说是周玉儿从老家那边寻来了,现在不知怎么的和周欢联系了上,但是影卫暂时没有让两人见面。
    “周玉儿?”石轻舟诧异。
    “嗯。”龙啸远点头。“嗯,我们还真是忘了这个女人。”
    “在天隐堡的时候她几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而且周家的事情跟她无关,忘了也正常。 “
    这周玉儿的父亲是周恒梁的堂兄,周玉儿便也就是周欢的外甥女。
    天隐堡方秋华的事情因为没查到她,她怎么也没怎么样。
    不过,这女人现在找来这里做什么?
    龙啸远沉吟了下,道:“既然她想来找周欢就看看她想做什么好了。”
    石轻舟点了点头。“不过不管她想做什么……周欢那边得派人近身跟着。”
    “嗯,我也这么想。”龙啸远招来了影卫,吩咐了几句后让对方去办事。
    影卫离开后,龙啸远和石轻舟在庭院里面散了一会儿步就回去了卧室之中。
    龙啸远和石轻舟洗过澡后便上了床,睡了一下午,两人倒是都没有什么睡意了,可是躺在床上休息休息也是好的。
    握着身旁之人的手,龙啸远又抬手将石轻舟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上。
    石轻舟听着从掌心那边传来的炙热的温度以及有力的心跳声,觉得此刻心中是平静的。
    觉得平静的石轻舟抓着龙啸远的手掌在自己胸间也放着。
    好一会儿后,龙啸远轻轻道:“轻舟,你说,现在……”
    “嗯? “看龙啸远说着说着停顿了下来,石轻舟挑眉看对方。”现在什么?“
    龙啸远想了想,道:“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情况好像有点复杂。”
    “你是指哪一方面?”
    龙啸远苦笑了下。“整体情形,我总觉得不止一拨人跟在我们后边做事一样。”
    石轻舟顿了顿。“你怀疑什么?”
    龙啸远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就是觉得不对劲。”
    石轻舟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转眼定定的看着龙啸远,最后,龙啸远轻轻叹了口气。
    “不说这个了,不管有几波人,总会都冒出来的。”
    石轻舟点了点头。“嗯。”
    又说了会话后,龙啸远侧了侧身,抱着石轻舟便睡了……
    第二天,龙啸远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人还在睡,龙啸远侧眼看去,看到身旁之人美好的睡颜顿时眉眼都弯了弯。
    轻轻起身,将所有的动静都放到最低,然后,龙啸远拿着衣服到了外间更衣。
    这些时日以来,早上为了不打扰石轻舟的睡眠,他更衣的时候大多都选择在外面。
    龙啸远到外间在太监刘向阳的伺候下更衣完毕,看了看天色,随后便去上早朝了。
    他不知道的是,石轻舟在对方离开后就醒了,飞快起身,更衣完毕后便直接倒了地下室。
    在那里,有两名青衣男子已经等在了那里。
    “参见主子。”石轻舟到后,那两人跪下行礼。
    石轻舟淡淡的摆了摆手。“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两名青衣男子起身。
    石轻舟淡淡下令。“跟上方硕扬和许攸,暗中监视,方硕扬若无威胁,你们看着便是,若有……格杀。”
    “是。”两名青衣男子齐齐听令。
    石轻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暗室。
    而那两名青衣男子则顺着暗室找到另一条暗道离开,不见了踪影。
    石轻舟回到上头后,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随后便到了书房。
    到达书房后,石轻舟随意的做了一幅画。
    最后一笔落笔的时候,龙啸远下朝回来了。
    石轻舟抬眼朝着门口看去。
    龙啸远走了过去。“轻舟在作画吗?我看看。”
    石轻舟微微上扬起了唇角。“嗯。”
    龙啸远小心的拿起石轻舟手中的画,“唔?居然是动物?”
    石轻舟画的是一只猫,水墨画的黑猫好像是在扑食,瞧着倒是也别有一番滋味的样子,看起来还蛮有趣的。
    “嗯,如何?”石轻舟笑问。
    “不错啊。”龙啸远笑道:“轻舟画的我都喜欢!”
    石轻舟微微挑眉。“哦?”
    “那可不。”龙啸远将石轻舟的画收好,然后才从对方的背后抱住了人家的腰。
    石轻舟看了看自己的腰际,浅浅的笑了。
    龙啸远抱了人一会儿,然后才拉着对方的手去外间准备用早餐。
    底下的人把早膳送了上来。龙啸远拉着石轻舟在桌前坐下。
    “启禀皇上,珊贵妃求见。”
    “嗯? “龙啸远挑了挑眉。”去问问她所为何事。“
    “是。”刘向阳告退。
    石轻舟微微皱了皱眉,“她来做什么?”
    龙啸远摇了摇头。“不知道。”
    石轻舟抿了抿唇。“一个柔贵妃过来,让你中了毒,现在又来一个珊贵妃。”
    听着石轻舟有点y-in冷的话语,龙啸远本能的觉得心虚。
    “轻舟……”
    石轻舟放下了碗筷,这时,刘向阳这位副总管再度进了来。
    “启禀皇上,皇后,珊贵妃道前来是为了容太妃之事,具体的想要面见皇上再说。”
    “容太妃? “龙啸远微微惊讶。
    这容太妃他还是知道的,父皇母后过世后,在先皇那一代,所剩下的太妃也着实不多,这容太妃便是其中的一位。
    这容太妃在原身还在世时,以前的龙啸远倒是也去看过两回。
    而且,这容太妃和先后关系也是不错的。
    先后在世之时,容太妃和对方来往颇多,先后对容太妃,当时的容贵妃也很照顾。
    不过,在龙啸远登基后,虽然这位容太妃也住在宫中,但是早就不问世事了。
    现在珊贵妃说为容太妃的事情来……怎么想想都很奇怪啊!
    眯了眯眼,石轻舟道:“不管珊贵妃为什么而来,未免柔贵妃的事情再度发生,这人,我见吧。”
    看石轻舟情绪不佳的样子龙啸远就不想跟对方多辩解什么。
    于是,龙啸远非常双开的点头。“好,那我回避一下。”
    石轻舟点头,也没有立即召人进来,而是慢条斯理的把剩下的两口早饭解决了,然后命令人将早餐扯下,随后才把那珊贵妃召了进来。
    珊贵妃进来,看到里面等着她的只有一个石轻舟便预感到今天的事情怕是不会多顺利。
    不过……如今也没有其他的法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