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调香 作者:木兮娘

字体:[ ]

 
文案:
小片段:
某月某日,留斛翁主率众女与诸子争辩‘女子可为而男子不可为之事’。
两方唇枪舌战,互不相让。辩论精彩激烈,达至白热化。
留斛翁主怒而一语出如石破天惊,
“女子可怀孕生子,让血脉得以流传。男子可以吗?”
诸子皆静,面红耳赤,吭哧讷讷,不可成言。
苏明德拍案而起,豪气万丈:“谁言不可?我家万钧便可!”
这下,噤若寒蝉,无人敢应。
苏明德得意自若。
晚上,苏明德在万钧替他更衣时,道:“万钧,你可会生子?”
万钧沉默。
“万钧,我知道你无所不能。所以,生子一事你也能够做到,对吗?”
万钧回头:“小公子,这个,真的不能。”
苏明德失望。
万钧:“不过,生子的过程我们可以做。”
苏明德兴奋开怀,浑不知此刻正入狼口。
 
阅读指南:
调香学习步骤:辩香(评香)、仿香(合香)、创香
斗香步骤:简者为香品内容、香品气韵、香烟聚散变换、香品形制;
复者兼之辩药、和香、香器配置。
 
斗香品级:甲级、乙级、丙级。甲级无品,乙级分初、上二品,丙级分初、中、上三品。
香料主要分为三大用途:祭祀丧葬嫁娶之用、社交宴饮之用、养身药用。
1、调香师从斗香中让自己的香料脱颖而出,从而夺得名声。会拓展自己家的香料名声,并且会有王公贵族邀请至府调香。
2、1v1升级流,主受。受美型有才,攻为全能型人物,非大人物身份。
3、时代杜撰杜撰杜撰,不要较真。地点都城参照东晋建邺,最繁盛的时期。时代衣服参照宋之前。以及香料制作流程皆参考资料。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明德万钧 ┃ 配角: ┃ 其它:调香、世家、斗香,感情温馨向
 
 
 
  第壹卷:细雨渐渐
第1章 第壹章
  黄花梨平头案上,梅花仙人松鹤砚台里乌墨均匀细腻,旁上放同梅花形状墨锭。安徽宣纸平铺开来,六寸紫檀乌木鎏金笔架,其上摆着大小不同种类数十只毛笔。
  一只苍白瘦削却又形状优美如同匠人精心雕刻一般的手准确的拿出一只软豪圭笔,于研磨好的墨中醺沾,待吸收饱满滤去余汁便抬起。
  博山香炉中沉香为主,檀香为辅,加以少量佐香。缕缕轻烟飘荡而出,将三山笼于烟雾之中,营造出一座海上仙山。
  香料调和搭配恰到妙处,又应之天地,益于人。沉心静气,香气养神。
  那圭笔于空中停顿了会儿,终是落笔于宣纸上。左上角两个隽秀的小楷字体:自序。
  “余自幼失诂,养于从父。从父揽余初度,肇赐嘉名: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而曰明德。弱冠之年,蒙圣宠,得孝恭敏仪皇太贵妃赐字:毓秀。
  余好嗜香,x_ing习成癖。每每见之,打骂斥责亦不动。有生之年,乐于兹。然,生于制香世家,从父遗训,生不得习调香之道...... ......”
  .
  天顺二十九年。
  苏家香室。
  苏家香室分为采香、炮香、合香、藏香四室,分别对应调香四大步骤。
  现时正是癸子日,苏家家主苏明曦于一四方台上指挥底下工人,底下来回穿梭于四室的工人们忙得热火朝天。
  他们已连续工作了三日,每日轮番歇息三个时辰。然而香室内一切运作未曾停歇。
  因制香一事不得停歇,需每时每刻注意时节s-hi气温度等的调和。
  苏明曦在四方台上严厉的喝令:“沉香需先修制,送入炮香室。去除杂物、多余水分、变质并非药用部分,严格满足规格大小。时辰已到,合香室,取出庚子日所制灵虚香,封包窖藏。窖藏之时切记以寒水石相伴!快!勿误时辰!”
  .
  苏家学堂。
  苏家学堂分外堂、内堂。
  外堂教习苏家子弟并学徒弟子调香基本流程,同时教习简单香方调制。内堂则是苏家嫡亲子弟学习调香内藏古香方的地方。
  此时的苏家外学堂,苏家子弟并学徒弟子共三百二十人。前一百二十席为苏家子弟及有天赋的学徒弟子,后二百席则为普通学徒弟子。
  弟子中有老有少,少的不过垂髫小儿,老的已是白发花甲之年。玩闹走心者有之,酣睡嬉笑者有之,刻苦学习者亦有之。
  如窗外百花齐绽,鸟儿、蝴蝶、蜜蜂皆环绕飞舞,那般生机热闹之态。
  当可谓众生百态,尽纳于一方小世界。
  教习众弟子的先生是苏家上了辈分的一位长辈,虽是旁支,却靠着自身对于香道的天赋而于本家之中立有一席之地。
  这一席之地却是与苏家家主并站之地。
  苏家老少都称呼他为望岳先生,真名大约除了苏家家主主母再无人知晓了。
  望岳,神山五岳,尽望于心。可知,这位先生多么的雄心壮志。只他这雄心壮志放在了教学一事上。
  于建邺氏族间德高望重,于小辈间却是恶煞顽固。他教学严格至极,但讲学令学生如沐春风。师德如山,桃李满天下。
  只可惜孔老先生的有教无类,他却未读于心。
  端看小小学堂,席位排座便可知。
  此刻,望岳先生正端坐于西席,闭着眼摇头晃脑讲解香品:“人有三六九等,香,亦有上等次等之分。最上等为奇楠,其次沉香、檀香。最后有r-u香、丁香、安息香、龙脑香诸香。每一种香之中又分有上下几等,便拿沉香......苏秀之!左顾右盼,心神不属,可是对香品都了解了?”
  苏秀之,苏家长子。一个十二岁孩童,便见他端坐于首席,统一学服白衣蓝襟,额上戴镶白玉浅色缎带抹额。眉目清秀,粉雕玉琢,神态敷衍走神。
  见苏秀之没有听见先生问话,还在走神。他身侧旁席苏家庶子苏闻之便轻声唤道:“大哥?大哥?先生叫你。”
  “嗯?啊!”苏秀之匆忙站起来,面对愠怒的望岳先生,眼神有些游离,片刻后定在先生案前的错金博山香炉上。
  “先生......唤学生何事?”苏秀之硬着头皮问。
  望岳冷哼,颇为不虞。
  “你来说说沉香分几品,每品种又分几等。”
  “啊?”他可不知。现下春日烂漫,河水涨潮,莺歌燕舞,他整日里的心神便是等着放学了,招呼上同伴到秦淮河柳岸边放风筝。
  哪里听得尽枯燥的课程?现下可真是难为了,眉都绞在一块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悄悄的把眼偏向十岁的庶弟,让他帮忙。
  苏闻之挠头搔耳,小声告知答案。可惜太小声,苏秀之听不见,示意他再大些声。苏闻之声音大了些,倒把望岳的目光吸引过来,吓得他头一缩,再不理苏秀之。
  “怎么还不说?”
  望岳催促,苏秀之急得鼻头渗汗。若是答不出,先生一状告到父亲那儿,免不了跪一晚香堂。
  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磕磕绊绊的念道:“沉香分......分水沉...呃沉水...那个,啊!三品。对,就是三品。沉香沉水,沉于水中为一品,半沉半浮为一品,漂浮为一品。”
  望岳靠着几案,闭着眼,享受博山炉中燃烧的上等沉香散发出来的清心静气的味道。听着苏秀之磕磕绊绊的回答,虽有不满。仍点头示意其接下去。
  “每品等级。”
  “等、等级?这个,上品应为......应为老山香,其次新山香和雪梨香,最次为地门香!”
  幸好他还记得昨夜温习,记得这四等,要不然就要出丑了。
  苏秀之回答得很自信。只他话音刚落,学堂里立时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苏秀之不解,低头看苏闻之。
  苏闻之掩面呻|吟:“大哥,你说的是檀香的品级。”
  苏秀之一惊,抬头看向望岳。果见他气得瞪眼吹胡子。
  ‘啪’地一声一掌拍向几案,望岳怒指苏秀之:“朽木!竖子!”
  立时学堂一阵噤若寒蝉,望岳一生气,连家主都要让步。可是就在一片寂静之中,有一阵清脆的童音笑意毫不掩饰的绽放。
  众人偷偷瞄向声源处,却见不到人。只知那声音从学堂洞开的窗外传来,窗外只有开得明丽的桃花。
  他们不知道,苏秀之却辨认出那阵笑声来自于谁,登时恼羞成怒:“苏明德!你敢笑话我!”
  笑声截然而止,一瞬便又爆发出来,比之前的要嚣张。苏秀之气不过,就要冲过去把人提溜起来揍一顿。
  苏闻之赶紧上前拦住兄长,若是闹大了,今晚他也要被罚。
  躲在窗外的苏明德脆生生地唱道:“羞羞脸,笨秀之。说沉香,道檀香,牛头不对马嘴!”
  “啊啊啊气死我也!”
  苏秀之捶胸顿足,却被苏闻之使劲拦住,旁侧也有人过来拦住他。最后,苏秀之怒极反笑:“你不笨,那你就回答先生的问题。若是回答不出来,你就是猪!你要向所有人承认你才是笨蛋!”
  “那我要是回答出来了,你要怎样?”
  一阵轻快的反问如玉珠脱出,伴着问话自窗口窜出一个脑袋。眉目如画上金童,乌溜溜的眼珠子溢满了灵气。掩不住的古灵精怪,叫人见之,喜则入骨,厌则...厌不起来。
  他便是苏家家主的堂弟,苏明德。今年方十岁。父母皆逝,自幼养于伯父膝下,还未懂事,伯父便逝去。
  因而虽养于伯父膝下,实则被堂兄堂嫂所照顾。
  “若是你回答得出来,你要我如何我便如何!”
  “好!若是我回答得出来,从此以后你都要叫我叔叔。”
  辈分虽在那儿,可苏秀之从来直呼其名。苏明德也就跟他杠上了,非让人叫一声叔叔不可。
  苏明德自窗外手脚并用爬上窗格,往下潇洒一跳。抬头挺胸,小小孩子露出全貌。
  只见他着一身宝蓝色云纹圆领锦袍,腰间束着蹀躞七事,佩戴齐全。上身外罩一件翻领无袖流纹白色蓝边比甲,脚下一双白色蓝边云靴。胸前带一金镶玉长命锁,发间簪一朵开得娇艳的桃花,
  好一个玉雪玲珑的金童子。
  苏明德向望岳恭敬地鞠了一个躬,请问道:“不知先生是否同意某回答您提出的问题?”
  不过十岁孩童,偏学得大人做派,咬文嚼字却不显得老沉笨重。只因他说话时眉目间灵气活泼极了。
  望岳还是依靠在西席上,问道:“你答得出?惠父不曾同意你习香道,就连书馆也明令禁止你进去。而沉香品级我却还未讲到,你如何得知?”
  “先生讲过。”
  望岳闻言,身子微向前倾,“哦?”
  “前年堂兄得了一块上等奇楠,先生见之心喜。不觉于众前高谈阔论沉香品类。我正好在场,有幸听到。”
  “嘶——前年?惠父得到奇楠,若我没记错,应是......应是三年前而非前年。你竟记得?”
  望岳眼中不掩惊讶。
  “三年啊......嘻嘻,我只于香道之事记忆力好。”
  苏明德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后脑勺,露出大白牙。
  望岳打量着他,慢慢躺会原位,颔首道:“那你便说说。若是说得不对,我便要向惠父告一声,道你于学堂窗外偷听。”
  苏明德稽首,大喜:“谢先生!”
  向前一步,一手横于胸前,一手背在后腰,低头思索片刻便抬头,张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