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鸡飞狗跳 作者:生生死死

字体:[ ]

 
 
说明:一受多攻文。想写长一点,希望能给大家带去快乐!
 
文案:他真不是故意把江湖搞得这样乱糟糟的,真的,他原本只是想……
 
第一章
 
“这个蛊,只有用我的血才能给你解,若是一年内不解,到时间你就会死,不过你放心,死的时候不会很难受的,我是那麽地爱你,可舍不得你难过。”
 
“不过,我不会给你解的,看吧,我已经烧成一堆灰了,所以,我会在奈何桥等著你来的。”
 
信笺上的留言,让男子搞清楚了院里那一堆灰烬是什麽东西。
 
“真是恶毒啊!”
 
男子的手颤抖著。
 
如果这信是别人写的他还会怀疑是假的,不过如果换了那个从不说假话的人的话,他相信是真的。
 
那人一直有点变态,一直想要自己跟他一起死,所以他深信,自己一年内会死的事不会是假的。
 
想到一年後自己就会死,男子的颤抖从手扩散到了全身,最後他发疯般撕了信,跑到院里将那一堆灰烬全铲了倒进了门前的小河里,边倒边恶狠狠地道:“你等著,有你後悔的!”
 
 
“我真的没救了?”年轻的男子一把抓住眼前的大夫,用力吼。
 
“真的没救了。”大夫叹息了声,点点头。可惜啊,才二十来岁,还长得挺俊俏的,就这麽救不活了,可惜啊,大夫再次为生命的无常叹息了声,在心里再次默念“珍惜生命”四字真言。
 
“真的?!”
 
男子实在不敢相信,以自己活蹦乱跳的程度,竟然会活不过一年了!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虽然他一直明白那个变态不是说著玩玩的,但仍是抱著一点点希望,哪知道还真是没法治了,让他对那个变态实是恨之入骨了,如果那人在自己面前,他非要一口咬死他不可。
 
“真的!”对病人质疑自己的诊断,大夫开始有点不愉了,默念了几遍“他再也活不了一年了不用跟将死的人计较”方释怀。当大夫也是很辛苦的啊!搞不好就会接受病人还有病人家属的折磨的。
 
“可恶!”年轻的男子边往外走边恶狠狠地道:“你等著,有你後悔的!”
 
 
 
要问卫夕一生中最大的愿望是什麽,那太简单了!
 
从他出江湖的那一天起,从他知道现今江湖邪道的力量远远大於正道力量时,作为一个以正统观念自居、觉得江湖人就应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匡扶正义的卫夕来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除魔卫道,不像是有些人想为了名,他的目标更单纯,只要能让邪道人物全灭了,哪怕江湖人不知道是自己干的都无所谓。
 
现今的江湖像什麽话嘛,那些古老的武林要义,比如人要有武德之类,根本没人遵守,现在的人,连行侠仗义都要看自己当时有没有兴趣才做了,根本不是因为想帮人才做,只是为了兴趣!还有杀人也是,只要觉得自己不高兴了,哪怕是一件小事,甚至啥事也没有,只是看对方不顺眼了,就有可能杀了对方。这都成什麽世界了嘛,江湖越来越污浊了!所以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像他这样富有侠.义.精.神的人来进行洗涤了!!……
 
“又在瞎想什麽?”
 
後脑勺被人狠狠拍了一下,卫夕从自己的天马行空回过神来,拉了拉一边表情森冷群众站在三丈开外都不敢对他们看一眼的同伴帝烈,道:“把那个家夥给我暴揍一顿。”
 
帝烈看卫夕刚才一副沈痛的表情还以为他怎麽了,见他突然要自己打人,看了一眼对面桌上摇著扇子正在调戏男女娈宠的人,他收回了眼神,问道:“为什麽要揍他?他惹你了?”
 
“没有,但是他知不知道现在是大庭广众?什麽素质嘛,光天化日的就跟身边的人又亲又抱的!……唔……”
 
话未完唇便被帝烈堵住了,久久才放开,听著卫夕气息不稳的喘息,帝烈哂笑道:“我素质也不好,怎麽有权利教训别人?”
 
卫夕摸了摸唇,喘了口气,转了下因亲吻而变得更加水汪汪的大眼,上前抱住帝烈的胳膊,晃著撒娇道:“一个还行,他那样一堆人就不行,太有伤风化了!”
 
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的红唇微合,靠在自己身上的躯体还暧昧地磨蹭著,帝烈轻咳了声,实在为难,道:“他有再多人也是他的事吧,你说他要是无故杀人,你让我管还行,这事……官府也没权利管啊。”
 
“我不管,我看著他就讨厌,就要管。”情人开始耍赖了。
 
帝烈瞥了他一眼,冷哼了声,道:“仙境山庄的庄主苏醒的风流,全江湖人都知道的,男女通杀,你不会是被他抛弃的娈宠吧?要不然干吗对他那麽愤慨?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的长相入不了他的法眼,他挑人眼光高著呢。我的愤慨真的很纯粹啦,就纯粹是看著他做这些有伤风化的事讨厌罢了。”
 
解释的一点都不成功,帝烈扫了他一眼,针对他前半截的话,冷冷道:“……这麽说来,我挑人的眼光很低喽?”
 
“哎呀,我没这个意思啦!真的!应该说你们俩挑人的眼光不一样,他喜欢挑漂亮的,你喜欢挑有个x_ing的。……”
 
先前要做的事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卫夕眼下被帝烈绕著走了。──事实上卫夕想揍苏醒也只是想想,没那麽执著,所以看帝烈绕开了话题也就配合著,他要真执著起来,帝烈绕开十万八千里他也记得绕回来。
 
不过卫夕的配合取悦了帝烈。
 
“这还差不多。”帝烈亲了亲他的芳馥,眼睛暖和了起来。
 
看了眼远处仍在跟娈宠狎昵的苏醒,苏醒也正朝这边看来,眼神扫了眼他怀里的人,而後继续与身边的娈宠调笑。
 
第二章
 
“看来找到了一个比我更厉害的主啊?”
 
帝烈这时候有教中事务要去处理,就留下被他索爱过度的卫夕一人在房中与锦被缠绵,不妨梁上跳下一个人来,却是一身月白衣衫、摇著扇子的苏醒。
 
“s_ao包,还刚仲春就摇扇子,无聊。”
 
卫夕边翻看自己搜集来的江湖资料,边丢给他三两句。
 
苏醒的手摸进了他的被里,在他的纤腰上暧昧地摸了两把,然後叹了口气,啧啧笑道:“身材还不错,不过长相只能称清秀,我实在对你没胃口,昨天那麽瞪我,是吃醋了吗?”
 
卫夕没理他,那苏醒摸了摸鼻子,便道:“帝烈不是挺好的吗?烈火教教主,势力可远比我仙境山庄强的多啊。……还是说,你还真那麽喜欢我啊?”
 
两个月前,卫夕曾勾引过他,不过因为长相欠佳,苏醒没搭理。没想到几天後就听见卫夕跟烈火教教主帝烈在一起的消息。
 
──还真是水和杨花一般的x_ing格啊,对他这样俊美无俦温柔多情风流倜傥引逗无数江湖儿女暗恋相思的侠少,竟然没一直锲而不舍地追下去,而是只几天就转换了兴趣,想想让他这颗想广布雨露的多情之心还真有点受伤啊。不过他也想的开,想著大概是卫夕自惭形秽,觉得他勾引不了自己,所以退而求其次,去勾引帝烈吧,毕竟人家帝烈的桃花指数可比自己少得多,也要好勾引得多。
 
卫夕白了他一眼,继续翻他的资料,道:“谁喜欢你了,我就是想知道,是你的技术好些,还是公孙衡的技术好些。”公孙衡是蝴蝶谷谷主。“我跟你说啊,公孙衡的技术可好了,跟他在一起,每次都是欲仙欲死。”
 
“那你怎麽还离开他了?”苏醒听卫夕那样夸公孙衡,脸色开始有点不好了,他自诩风流,自然觉得自己的技术很好,所以这时候听卫夕说公孙衡技术怎麽怎麽好,心里自然不好受。
 
“我是想看看这江湖上还有谁的技术更好啊,等我一一尝遍了,我就编个江湖床技榜,嘿嘿。所以你要不要试试?要是我描写得很煽情,再给你好好称赞一番,到时江湖上那些大美人看见了,只怕会一窝蜂来找你呢。”毕竟眼下这个污浊的江湖, y- ín 荡的人可不少啊。
 
倒是苏醒听到这个,脸就开始绿了。
 
“因为这个,所以你就跟那麽多男人交往?”
 
──苏醒开始想著,这个小鬼不会是大脑有点不正常吧?
 
“哎呀,这个嘛,一半一半啦,还有别的原因,不过你就不用打听了,反正都是些你不感兴趣的。倒是你说你要不要跟我做啊,你放心,我又不会缠著你,就是想看看你的技术罢了,你就算对我没胃口,吃点药不就有胃口了?”
 
这话说的,都让苏醒满头黑线了,正要说点批评指正的话,听到外面有动静,便跃上梁顶,眨眼之间就不见了。
 
然後卫夕便看见帝烈走了进来,前後相差不过刹那──卫夕想著,看来公孙衡的功夫比苏醒的稍高一点,他上次发现帝烈来的时候比苏醒稍微提前一点。
 
“有人过来了?”帝烈问。空气中尚有异动,虽然只是气流。
 
“是啊,刚才苏醒过来了,让你揍他你不肯,让他来打扰我。”卫夕笑眯眯地抱怨──一点都听不出有抱怨的意思。
 
帝烈失笑,道:“就因为你向他求欢不成,所以你就对他埋怨上了?”
 
“你都知道我跟他的事了?”卫夕挑眉,好奇地问。
 
其实他并没有刻意隐瞒他跟苏醒的事,所以在江湖上也不是什麽大秘密,帝烈只要想知道,那是很容易就能打听到的。他好奇的原因是,帝烈竟然会探听这些事,毕竟以他对帝烈的了解,他就算会查他的底细,顶多也只听那些正事,比如自己是不是哪个门派派来的j-ian细,会不会对他造成安全威胁等,而应该不会这麽无聊、浪费时间探听他一个床上用品的私生活才是。
 
“嗯哼,”帝烈倒也不隐瞒,道:“昨天看你那麽关注他,我就查了下你俩的事。”
 
“求欢不成是真,因此埋怨上是假,我可是基於不想让他做那些有伤风化的事才让你揍他的啊。”
 
帝烈挑挑眉,不跟他争辩这个。
 
卫夕看帝烈不想谈这个问题,便转而问道:“你去太岁庄是为著阎玉去的还是为那个武学秘籍去的?”
 
太岁庄庄主阎石想嫁妹,因为听说阎石的妹妹阎玉长得还不错,再加上太岁庄的势力也不小,这两个原因让不少人想联姻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阎石说太岁庄山後一个山洞里发现一个武学秘籍,自己一人参详了很多年参详不透,想找人帮忙一起参详,所以不少人除了是想参加比武招亲外,更重要的是想看那个秘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