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欲问相思处 作者:思夕

字体:[ ]

 
文案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檀暮雪 ┃ 配角:兰舟,凤默莛,风啸清 ┃ 其它:欲问相思处
 
 
 
 
第一章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时间月缺花飞……”
  月夜下的花园小湖边有人带着几许醉意喃喃的念着,随着声音望去,湖边的柳树上正歪歪斜斜地靠着一个红衣人,说是靠,不如说是挂在柳树上,左边的胳膊挂在树叉位置,右手小指摇摇欲坠地挂着一个银制小酒壶,细长的壶嘴时不时滴出几滴酒水。
  远处的正厅里喧哗的人声似有若无的传过来。
  “手执着饯行杯,眼搁着别离泪……”
  红衣人扭过头去,因酒醉而朦胧的丹凤眼往人声处斜看了下,带着痛楚的收回视线。
  “刚道…咳……得……咳咳……声‘保重…将息’”
  虽已有些醉音,但不见红润,宛若初雪般的脸庞流露出苦笑,右手抬起酒壶,仰起头灌下几口酒,却因喝得太急,呛出几声咳,淡粉色微有些苍白的薄唇边溢出一些清酒。
  “痛煞煞教人舍不得……”
  左臂推开柳树,身影站起,抬起红衣袖擦去嘴边的酒渍。
  “好去者望前程万里!……呵呵……前程万里……”
  红色身影举起酒壶邀月,仰头饮尽壶中酒,纤长的身体因失去了柳树的依靠,踉跄了几步。
  一双纤柔的手犹豫地伸出来扶住红色的身影。
  “檀公子……你……”
  玉牙咬了咬小巧丰润的嘴唇,欲出口的话又被咽回,盈盈如湖水般澄澈的双眼,由错落有致宛如蝶翼般的美睫下,小心翼翼地看向眼前的红色身影,却又怕满眼的情动被看穿,忙又将眼光垂下。
  借着搀扶站移了身形,檀暮雪将疑惑的眼神落在了青衣人身上,虽然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长相也非常秀气,但从眉眼中仍可看出是名男子,檀暮雪将斜飞入鬓的眉一挑。
  “你是谁?”
  “我……我…我是……”
  红润的唇微张,盯着近在咫尺朝思暮想的绝俗容颜,多么想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但又怕若他在听到后,流露出完全不认识自己的眼神,那样只怕会伤到自己吧,收回视线,低下头,心里一阵苦笑,本就不该认识,自己又算是什么东西呢,说得好听点,是吉祥班的头牌,但说白了,也只不过是那些大爷们的玩具罢了。
  兰舟心里正想着,这边檀暮雪已自作主张的用雪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兰舟低垂的头,因酒醉而有些朦胧的眼神看不清眼前人的长相,檀暮雪将头更靠近对方。
  些微的酒气仍挡不住从靠近的身体里溢出的淡淡茶香。兰舟被檀暮雪突然而来的动作惊得向后连退几步,本就靠兰舟支撑着的身体因失去依靠,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兰舟惊呼一声,忙伸去双手搀扶,却因力气太小而被冲撞而来的力量扑倒。
  叠在一起的身体比之刚才的距离更近了,倒让檀暮雪看清楚了兰舟的长相,盈盈含情的双眸,雪白而挺直的鼻梁,小巧丰润的嘴唇因惊讶而微张,此微露出里面的整齐的皓齿,小巧的心型脸上已是红晕一片。
  撑起压在兰舟身上的身体,檀暮雪踉跄地站了起来,扶了扶因急动作而阵阵作痛的发际,皱了皱眉头,伸手扶起呆在地上的兰舟“你是谁?”
  “回檀公子,我是吉祥园的兰舟……”有些不舍又顾着双方的身份而不得不收回被扶的手,心里有着一种酸酸的甜蜜。低着头的兰舟终究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其实这也不能算名字吧,戏园里的孩子都是由师傅给起的名字,年纪小小便被卖进园子里,不要说名字了,其他的又几曾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包括感情、喜怒哀乐,不都是大爷们说了算吗……
  “你很容易发呆。”这句倒是肯定句。
  “啊……”兰舟怔然的抬起头看着檀暮雪。
  “你刚才又走神了,这可不是好习惯。”看了一眼兰舟,转身走到柳树边靠树坐下,拿起酒壶,仰头时却发现已空无一滴,连壶盖都在刚才摔倒时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撇了撇嘴,将右手的酒壶丢进湖中后,用空出的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坐过来说话。”用眼光示意兰舟坐到身边的位置后,檀暮雪将头靠在树干上,静静闭上双眼,不再说话。
  半响不见动静,檀暮雪睁看双眼,用疑惑的表情看着仍保持刚才站姿的兰舟,“我有些累了,你过来让我靠下。”
  兰舟低头咬了咬下唇,“檀公子,我……”不敢抬头看心上人,眼前迅速凝聚了一层水雾。
  “…呵呵……”檀暮雪忽然而来的笑声让兰舟抬起头,却因眼前的水雾而看不清楚眼前的人笑容,这人就算现在是笑着的,怕心里也是苦的吧。
  “惜别离,惜别离,无限情丝弦中寄……”
  说不清心里的是什么滋味,怕都是喜悦吧,这是自己唱的曲子,他竟然都知道,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再也止不住。
  “你是叫兰舟吧,我看过你的戏,坐过来吧,我的头实在是有些痛。”皱了皱眉头,右手攒起拳,敲了敲脑袋。
  兰舟快步走到湖边清洗了脸上的泪,净了净手,坐在檀暮雪旁边,伸出手慢慢帮他揉着太阳x_u_e。
  “兰舟…兰舟……!”
  远处传来师兄的喊声,“二师兄!在这里,我马上来!”
  怕其他人看见的兰舟急急站起身子,“檀公子,我师兄在喊我,我走了…”看了檀暮雪一眼,兰舟一边回应着师兄的叫声一边匆匆离去。
  仍保持姿势的檀暮雪连眼都未睁,只待兰舟已走远,忽然开口说道:“好戏看了半天了,你也该出来了吧!”
  湖边的假山后面走出一个人,慢慢踱步走到柳树下,檀暮雪慢慢睁开双眼,看着月光下渐渐清晰的身影,清冷的气息,月光一般美丽柔和的少年就站在那里,却也是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但这红色却更像是根红色的刺一般深深刺入了檀暮雪的心,那浓烈的红色正是自己心头的血啊!
  已不忍再看下去,闭上眼,“今天是你的新婚之日,你不在大厅里好好庆祝,或是到新房里陪陪新娘子,来这里干嘛。”平静的表情却掩饰不了语气中的那一丝痛。
  知道对方不会回答,檀暮雪的唇边忽然绽开一个笑容,“你如果是担心我,那大可不必,我不会在你的婚礼上闹事的。”
  凤默夕仍是保持着沉默。
  “你来这里是干什么,你已有了如花美眷,是想来看看我这个一门心思对你痴心妄想的人的下场吗?……放心,有些事我真的已经想开了,不属于我的,我再也不强求……”渐渐抬起嗓音已压抑不住那心中的阵阵苦闷,却又像弦绷到了极致后一下断开,后面语气中的痛苦已不见,只余下一声愁怅的叹息。
  苦笑了下,睁开眼,站起来整了整身上已皱皱巴巴的衣物,已恢复清醒的檀暮雪转身准备离去。
  “暮雪…”身后的人发出的声音终究还是让离去的人停下了脚步。
  背对着凤默夕的身影微微有些颤抖。“什么事?”
  “对不起……”
  身影一晃,“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是不能爱我?不愿爱我?不想爱我?还是根本就受不了我这种人?……现在说这些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像泄愤似的大步向花园大门走去,随着声音渐渐的远去,离去的人的身影再也看不到。
  凤默夕没有表情的脸庞上终于流露出一种叫做痛苦的情绪。
 
 
第二章 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落红成阵,风飘万点正愁人,池塘梦晓,阑槛辞春;蝶粉轻沾飞絮雪,燕泥香惹落花尘;系春心情短柳丝长,隔花y-in人远天涯近。香消了六朝金粉,清减了三楚精神……”抑郁婉转的唱腔从吉祥班的戏台上传过来。兰舟此时作女妆打扮,正与莲生在吉祥班的戏台上唱着西厢记。
  台上已是一片叫好,戏虽唱得极好,班主鸿秋看到台下霸占住前面几个坐位的几位大爷,心里却已是暗暗叫苦,这几位爷这几天频频出现在戏园,若是来好生看戏的,倒也罢了,偏偏那一双双看着兰舟的眼睛,透着的都是 y- ín 邪。
  鸿秋担心的眼光又落到了兰舟身上,唱得是很好,动作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毕竟是从小看大的孩子,一看就知道,兰舟的心是恍惚的,自从那天 睿王爷府上唱罢喜宴回来,兰舟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鸿秋暗暗担心着,睿王爷家的大少爷结婚那天府里去的可都是些达官贵人,不管是谁,都不是小小的吉祥班惹得起的。
  兰舟虽在台上,心却已飞到了遇到檀暮雪的那个晚上。
  想到那天自己的双手轻抚着檀暮雪,兰舟的心已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脸上虽然涂了脂粉,也透出了一丝红意,配上因回忆而恍惚的如秋水般的双眸,惹得台下的几人发出几声 y- ín 笑。
  戏唱完,兰舟回到后台,正在卸妆,门外一阵吵嚷声。
  “几位大爷,这是后台……”
  “后台怎么了,大爷今天要进的就是后台!滚!”
  “大爷,大爷……”几声呼唤后是一声闷哼,兰舟心一颤,小十出什么事了,听着像被打了。一着急,顾不得没卸完的妆,便向门口跑去。
  “兰舟,别去”二师兄莲生眼明手快的拦住他,兰舟不解地回头望着二师兄,“师傅说了,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去。”
  “二师兄……”兰舟疑惑的眼神看向莲生。
  “你没发现这几天坐在前排的那几个大爷都是冲着你来的吗?”
  “二师兄……”兰舟的脸低头想了一会儿,又抬起头,雪白脸上已流露出几丝凄凉,“难道咱们做戏子的,到最后就只能做那些人的玩物吗……”
  “兰舟……”二师兄叹了口气,“这是咱们的命。”
  “可我不想要这样的命,我只想好好唱戏!”兰舟的宛如女子般柔婉的脸上透露出坚毅,又带着几丝悲切。
  “怎么回事?”一个清亮分不清男女的声音c-h-a入正在吵闹的喧哗中。
  “关你小子什么鸟事,给……”声音不知为何,嘎然而止。
  “关我鸟事,我倒要看看,谁家的公子这么大的口气,哼!”顿了一下,估计是将那几个大爷从头到脚看了一下,“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大人、赵大人、李大人的公子啊,我说怎么这么大脾气呢,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语气里尽是不屑。
  那几个闹事的听了这样的话,竟已是不再吭声。
  “吉祥班班主赛鸿秋是哪个?”
  “在下正是,不知道公公有什么事情?”赛鸿秋的声音立马回道,想是早已过来到门口拦着几个闹事的。
  “哀家是来传达皇上的意思,下月初三是皇上三十寿辰,特命吉祥班全部人员进宫献艺。”
  “是,公公。”
  “嗯,话已经传到了,你们可要好好的排练,讨得皇上的开心,赏赐是少不了,”突然话峰一转,“唱得不好的话……呵呵,班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