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鸳鸳相抱 作者:莫惊鸳鹭

字体:[ ]

 
  楔子
 
  极北苦寒之地。
  常年风雪暴虐,生活艰苦,在这荒芜之地却有一种珍贵的药Cao,冰凌Cao,平常所见除了一些渔民就是专门采药之人了。
  常春夫妇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突然来个说书的呢?
  这个说书的怎么就正好让常容遇到了呢?
  这个惟恐天下不乱、听风就是雨的孩子今天就来找他们了,说他要去中原,这惹是生非的孩子若真去了那如狼似虎的中原还能有好?而且就会打渔和几下三脚猫的工夫到中原如何生活?他们自然不能应允,让他的两个哥哥这几日好生看管他吧。
  没料想三日后常容还是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他为数不多的那几件衣裳和他那只叫青头鱼的大笨狗。
  就知道这孩子不会死心的,现在也只能任他去了。
  “现在的中原和以前该不一样了吧”常夫人依着自己的丈夫轻声说。
  “二十多年了,必是不同了,容儿机灵,会顺利的,如果不顺利也许倒可以早点回来”
  “能知道回来就好”
 
  第一章
 
  此时的常容正带着青头鱼奔跑在冻的坚硬的地面上,奔跑不是要赶路,而是因为冷,往常这个时候他们还都没有出来呢,必要太阳出的圆满了他们才会开始一天的劳作。
  “青头,那先生说中原离我们这很远,需要走几个月的样子,你说咱俩不会还没走到就被冻死吧”
  常容蹲下身子抱着青头鱼一顿狠揉,身上好象多了些热乎气“你饿不饿,我出来时带了几条鱼还有点r_ou_,但现在风太大了,也没有柴,咱们得快点走了,中原我一定要去”
  一人一狗在荒原上努力奔跑,不远的地方一白衣人如换了保护色般站在这同样洁白的地方看着笨拙的两个黑影,微微扯动嘴角,这算是笑了吧。
  根据说书先生的指点,天黑之前常容终于来到了一个稀疏矮小的勉强可以被称做树林的地方,把包袱里的熊皮裹在身上,拣了树枝生着了火,把从家里带出来的r_ou_烤上,在和青头鱼把一大块r_ou_分了吃下肚去以后,常容才感觉出自己还活着,又用随身携带的小锅烧了些雪水喝下去,爹娘是怕他受苦吧,但繁华的中原太诱人了,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常容不敢让火灭了,一来取暖,二来可以防掠食动物,可这样一来睡觉就成了大问题,没有大木材,一会不添柴火就尽了,常容在这样的地方长大,生来就是困了就睡,还要睡到自然醒的,不能睡觉对他来说就太痛苦了。
  “你这样是到不了中原的”一个苍白的声音遽然想起,常容抱着小包袱就跳了起来,瞌睡早就吓没了,惊恐的四下里看,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不会等你到中原你就会死掉”
  常容回头,身后低矮的小树树枝上安然坐着个一身白衣的陌生人,细软的树枝却没有断裂的痕迹,在严寒的天气里衣衫依然单薄,脸也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配上那身苍白的衣服和同样苍白的衣服,让常容无端的感到惧怕,他不是这里的人。
  “你是中原人?你是谁?”常容对他嘶喊,好象这样就能够减轻心底里的恐惧。
  “我可以带你去中原,还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声音依旧苍白,似乎对常容的嘶喊充耳不闻。
  “我自己可以”
  “你不能,哼,就算你可以,我也可以现在就杀了你”
  常容的脸色象白衣人一样苍白了,他看见了白衣人腰间的剑,说书先生说的书里不乏这样的人物,常容当时听的羡慕,现在却觉得可怕。
  “我想我们的交易很公平,我带你去中原,你帮我找冰凌Cao”
  常容抱着包袱一屁股坐回地上,他看清了眼前的形势,他无可选择,他只能听这个人的。想清楚了这些,常容倒头便睡,到底还是个孩子,而且也知道这个人不会看着他死,所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一觉就到了天亮。
  “起来”
  常容早晨是被人一脚踢醒的,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还迷瞪着,他刚才还做梦娘给他做好吃的呢,他怎么在外面呢,还有刚才踢他,肯定是二哥,常容一跃而起“常林”
  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好一会常容才缓过尽来,他从家里跑出来了,他还被这个人威逼了。
  “身手挺麻利的嘛”明明是讽刺的话,但那声音就是没有任何感□彩,除了苍白还是苍白。
  “走”
  说完他已经向前走去,常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冻住了,勉强爬起来还差点摔倒“混蛋,老子还饿着呢”,正腹诽着,忽见白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寒光一闪,常容激灵打个冷战,赶紧迈着他仍然不太灵便的腿跟了过去。
  他们现在正向着西侧的寒脊山进发,常容已经在很努力的跟了,累的呼呼直喘还是跟不上,寒脊山他去过,前两年因为好奇跟着挖药Cao的人上去过,冰凌Cao只在寒脊山上才有,而且还是在顶峰。
  终于常容还是累倒了,躺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起了,大不了就是被砍死呗,来吧,愣人自有愣人福。
  白衣人看他这样也不走了,反而回到常容身边也坐下了,青头鱼很孬的一直躲在主人的身后,偶尔探出大脑袋用他那胆小怕事的眼睛瞄瞄那个可怕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你别想让我走了啊,有种你就砍死我,爷爷快要累死了也快要饿死了”
  “中气还是很足嘛,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常容”
  “起来,走,到前面背风的地方再休息”
  常容的那股猛劲又过去了,站起来跟着人家走,只是这次速度慢了很多,这次走了不远就到了一处背风的地方,终于可以停下来了,看天色已经快正午了,饥饿战胜了疲劳,常容开始烤r_ou_,烤好以后刚拿到嘴边就看到了对面的人,心不甘情不原的撇撇嘴把到嘴边的r_ou_递了过去“哎”。
  那人看了看他,伸手在商量撕了一小块下来,剩下的又递了回来“初痕”
  “什么?”
  “我叫初痕”
  “哦”
  常容看看手里的r_ou_感觉也够吃了,就把火上半生不熟的那个丢给了青头鱼,青头鱼抱着r_ou_啃,幸福的直哼哼。
  初痕就吃了那一小块r_ou_,看常容和青头鱼狼吞虎咽的吃的正香也没理他们,只望着已经很近的寒脊山“你去过那里吗?”
  总是这么突然说话,常容非常不习惯,挺着脖子把噎在嗓子里的那口r_ou_咽下去“去过”
  “这么说带着你还没错,你是这里的吧,为什么就你一个人?”
  常容拒绝回答。
  “要去中原?自己跑出来的吧?”
  常容还是不答,初痕也不再问,只听见呼呼的风声。
  天黑前到达了山脚下,常容变的鬼鬼祟祟的,找到个山洞后就不出来了,初痕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拎着两只死兔子,扔下后淡淡的说“你用不着担心,这周围没有人”
  “谁担心了?”常容死鸭子嘴硬,他哪里知道,他的家人都以为他去了中原,又怎么会来这寒脊山中寻找呢。
  初痕吃的还是很少,常容吃饱喝足照样睡的死猪一样,天亮后开始爬山,他们在山上待了五天五夜,只靠烤好的r_ou_干充饥,幸好常容对这里还算清楚,而且在这苦寒之地生活久了,在满是冰的山上也还灵活,但渐渐还是支撑不住了,抱着青头鱼不撒手,在常容以为自己一定要死在山上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一株冰凌Cao。
  这简直不能用幸运来形容了,要知道在冰凌Cao的价格越来越高,可Cao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要找到一株有多难,常容清楚记得有很多从他们那里过来找冰凌Cao的人在这里一两个月是空手而归的,他要是知道初痕来了找不到就不下山的话,当初说什么他也不会跟来的。
  山脚下初痕问常容“你真要跟我去中原?”
  “当然,难道你要反悔?你答应我帮你找冰凌Cao就带我去中原的”
  “你如果非要去中原那就走吧,但是,那里确实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我要去中原”
  常容跟着初痕正式踏上了去中原的路,也因此彻底沦为了初痕的奴仆,谁让他一没盘缠二没行李呢,吃喝住宿全都得靠初痕,常容只能出卖劳动力换个白吃白喝。
  常容散漫惯了的人,很多事情做的并不好,有时反而会添乱,初痕倒也没说什么,只向他表明,既然常容帮他找到了冰凌Cao,他自然会带常容去中原,但常容自己不愿意白沾便宜,尤其是每天和初痕一起吃饭时,就会对自己和青头鱼的饭量产生罪孽感,只有劳动才能消除。
  这日正午,他们进了说书先生最常提到的地方—酒楼,而说书先生之所以最常提到也是因为这是他工作生活的地方啊。
  常容认识的字不多,但这家酒楼的名字他恰好认识,醉仙楼,是不是真的醉过神仙就很好判断了,以常容一路走来的经验,这家酒楼颇大,上下两层,因为正是吃饭的时候,所以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他们才要进门却被拦住了“客官,我们店不能带狗进来”小二笑脸相陪,看着看似高大壮硕的青头鱼还是缩了缩。
  “他不是狗,是我兄弟”常容一路上说了无数次了。
  “叫你们掌柜的过来”初痕说。
  小二显然是觉得这两位的气场比较强,也不愿意多接触,转身就奔着掌柜的去了,掌柜的一看就是个滑头,瞥见初痕露出一截的剑柄,连问都没问就直接说“对不住了,二位里边请,只不过二楼雅间都满了,委屈二位在一楼凑合下吧”
  一句话就把他们放到了抗摔打的一楼,初痕也没表示异议,跟着掌柜的就往里走。
  掌柜的把他们领到了靠墙很偏僻的位子上,青头鱼蹲在了墙根,掌柜的瞥了一眼,看起来很满意“二位想要点什么?”
  “拣你们拿手的做四个菜,记得多拿点饭,另外再来二斤牛r_ou_”
  “好,二位稍等,如果还有很多要求就尽管跟伙计说,在下先告退了”
  初痕点头“掌柜的请便”
  掌柜的挂着满意的微笑,迈着轻松的小碎步回去工作了,刚才的那个小二满脸崇拜状,掌柜的看起来心情更好了,又向他嘱咐了两句就到二楼去了。
  菜陆续的上来了,把牛r_ou_大部分给了青头鱼,常容自己留了一点,还是不太吃的惯中原的饭菜,做的固然是好看的紧,但吃下去没多长时间就又饿了。
  时间长了常容也不客气了,自顾自的吃着,反正初痕是一如既往的吃的少,一路上常容都在思考,初痕吃的那么少,穿的那么少是怎么活下去的呢?这么想着已经吃了大半碗饭,初痕早已经吃饱了,青头鱼也吃饱喝足在他的脚边转来转去。
  “好奇怪的狗啊,不过我喜欢”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惹得一屋子的人都看向这边,初痕好似没听见一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喝着茶。
  常容看过去的时候见说话的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连系头发的带子都是大红色的,配上依然婴儿肥的脸煞是可爱,但小脸上倨傲的神情却让人讨厌的很,把头转回来继续吃饭。
  那孩子看他们不说话居然走了过来,对初痕说“这位公子,本少爷很喜欢你的狗,你开个价吧”
  “那不是我的狗”初痕面无表情的回答,连看都不看那孩子一眼。
  “它不卖”常容愤慨。
  红衣孩子看了看常容继续对初痕说“我出的价钱很优厚,你这只一看就是只笨狗,杀了倒可以得几斤r_ou_”
  常容听他这么说已经开始磨牙了,初痕又重复了一遍“那不是我的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