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筝祗 作者:倜傥君子

字体:[ ]

 
文案:
筝祗是别人眼中的“男神”,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就是一个霸道总裁文中的炮灰——而且还是小说里的男二,并且还是女主心里的那道“白月光”。最后还担任了女主和男主孩子的n_ai爸的筝祗表示他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出生就把自己的一生看,只能说这就是命?????
筝祗表示我才不跟男女主玩,可是为什么避开剧情的他身旁某男主还在瞎晃中?
“走开,我和你不熟”某面瘫受说道
“好”霸道总裁抱起筝祗受走起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筝祗温璟承 ┃ 配角:上官茗徐文钟浩瑜 ┃ 其它:
 
 
 
第1章 回国
  筝祗是别人眼中的“男神”,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就是一个霸道总裁文中的炮灰——而且还是小说里的男二,并且还是女主心里的那道“白月光”。最后还担任了女主和男主孩子的n_ai爸的筝祗表示他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出生就把自己的一生看,只能说这就是命
  筝祗22岁,F国的某高才学生,F国的首席模特一枚。现在他却在~~好吧补觉。
  “ 随着一声尖叫过后,一个声音惊喜的传出“恭喜,令夫人生下了一位小公子。”随及把婴儿递到了本来一脸愁云惨淡的英俊男人眼前:“夫人身体刚生产完略微有些虚弱,请先生暂时回避”一瞬间男子脸黑了,但也只是一瞬间就```
  “好好,我筝家有后了就是太丑了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英俊的男人突然大笑道后又皱着眉头说道。只是作为刚出生的婴儿表示这只是基因问题。男子又看了看闭着眼的小婴儿说道:“小家伙,你说你叫什么好呢?嗯,就叫筝祗吧。”婴儿轻轻皱了皱鼻子,似乎在表示不满意,但男人“看来你很喜欢嘛,小家伙,筝祗,筝祗,好名字。”
  而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小婴儿,不应该叫筝祗却看到了好多好多他似乎知道又不知道的东西。在哪里也有一个叫‘筝祗’的人,从小就很聪明,一切都过得很顺风顺水,直到他高中的时候有个美丽的小女生出现在他的视线了,于是他再也放不下,用各种方法去接近她,想让她爱上自己。
  可是事实是作为男二就算再优秀也是争不过男主的。女生其实最初是喜欢他这位学长的,但是只是心中的一片白月光——就此‘筝祗’就成了男主的眼中钉r_ou_中刺,于是‘筝祗’在女主和男足的爱恨情仇中他很幸运的充当了炮灰一枚,开始‘筝祗’只是一味以为女主其实是喜欢他的,继承家业后抵命的攻击男主的公司,可最后却被男主的手段把自家几辈人的心血都葬送掉了。
  最后淡出女主的视线重新创业,知道女主其实爱的是男主就放手了,最后画面中的‘筝祗’用真挚的眼神祝福了男主女主并且帮女主和男主照顾他们的小孩,再一生未娶。”
  筝祗欲哭无泪,表示那个傻逼怎么可能是以后风华绝代的他,于是开始了不同的一生。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女主呢,表示以后见到男女主分分钟避开。
  于是高中后筝祗就出法国深造了,没有像以前一样恋上女主,也没有为女主爱上自己到她身旁照顾她,甚至没有马上接手家业,而去做了模特。  "
  “先生,醒一醒,到站了要下机了”一位空姐对酐睡的筝祗说道。
  “好的,谢谢。”筝祗睁开他狭长的眼眸,用迷茫的桃花眼对空姐说。
  筝祗有些迷茫的望着前方,心中有些慌张不知道为什么做这个梦。有些烦心的下了飞机。留下一旁为他惊艳的空姐。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作者第一次写文,不好请不要介意O(∩_∩)O谢谢
 
 
第2章 偶遇
  筝祗下了飞机看着机场的人来人往,有一种恍若如梦的错觉。
  在机场中只见那人静静的站在那处如一幅画一般,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带着淡淡的疏离感,像是本就不在这个世界里的人一样。一头黑色的长发,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深黑,如一潭殷流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却带着冰霜似的。可容貌出众的他却没有人看到一般。
  “誒”筝祗想何必想那么多呢?只见筝祗一下飞机就将自己隐藏起来,有时候出色的外貌也是一种麻烦。拉起行李箱便慢慢向外走。
  机场中人来人往,温璟承有些不耐的看着人潮,好看的眉皱了起来。不免有些烦躁,心中很是不爽‘为什么我一定要来接机?真是麻烦。’ 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钟浩瑜,你给我妹来接机,我要先走了,给你们培养机会。”
  “嗯,在哪?我马上过去……喂喂,喂喂…温璟承你他妈耍我是吧。”电话的另一边大吼道,可温璟承却理不了他了。
  忽然一个人影摔了下来将温璟承压倒,手机摔到了一旁。
  温璟承闷哼了一声,抬起眼眸,面瘫俊美的脸上出现了微怒的神情。但看向眼前的人时,也不免愣住了心神。而在温璟承打量筝祗时,筝祗也在打量着他记忆中的男主,心中不断的开始刷屏‘这不是真的吧?嗯,男主长得真是帅,难怪女主会喜欢他,(⊙v⊙)嗯我在想什么?男主一点都不好看,不对,为什么会遇见男主?…’
  筝祗在发愣中,不自觉地将手抚上温璟承的面颊再掐了掐。温璟承马上回过神说:“起来”。
  筝祗刷的一下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险先维持不知自己面瘫的脸,声音有些僵硬抱歉道“对不起,刚刚有人不小心撞到了我,我想闪一下不小心撞到你了。”后将温璟承的手机捡了起来还到了他手中,在慢慢地拿起行李箱走了。
  温璟承由愣了愣,看着筝祗的背影在人流中消失,之后露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并且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过的浅笑。只是手机里突然出来煞风景的话“温大爷,你在哪?我已经到机场了,告诉我快点啊,要不然…嘿嘿我就告诉伯母你昨天压根就没去和上官茗相亲”
  “只要你敢的话,你大可去说。”温璟承满头黑线道。
  “没有,我怎么可能出卖哥们呢?你刚刚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钟浩瑜狗腿的说。
  “嗯,我在机场候站处,我先走了,温雅应该快到了。”温璟承无奈的回答。
  机场中依旧人来人往,只是没了刚刚出尘的人。不知为何温璟承有种失落的感觉。忽然看见脚边一抹淡蓝,捡起一看是刚刚那人固定长发的丝带。于是在看不出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纠结,快速的将丝带放入了口袋。走出了机场。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的水平不高,请大家不要介意,作者会努力的↖(^ω^)↗
话说主角其实名字是来自“政治”,因为作者政治考砸了心疼,就O(∩_∩)O~大家都懂了吧
 
 
第3章 回家
  而在另一边
  筝祗没有了固定长发的丝带,一袭乌黑的长发随着他的走动而飘荡,再加上遇见男主忘了刻意的掩饰自己的存在感,白衣浮身一路上不知迷倒了多少风华。
  “杜叔叔,我回来了。”筝祗走到一位看起来十分严肃的中年男子旁并鞠了个躬。
  “哈哈,小祗真是越来越有礼貌了,在国外过几年怎么样,老爷和夫人可是天天在我面前唠叨你啊。”中年男子把身后的车门打开道“少爷,请进。”
  “嗯”筝祗答道“杜叔叔,你知道这次父亲叫我回来是为了什么吗?您知道我还不想那么早继承家业,我在国外待的很好。”
  “少爷,这次您必须要回来,你也老大不小了,老爷和夫人正在帮你筹备对象,家业你可以回到家中和老爷商量。”杜管家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不似刚才的轻松。
  “我知道了”筝祗不再说话,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动容的事情,只是迷人的桃花眼中闪过了一丝深沉。小车快速的向城市郊区行驶,到达一处面积广阔的地方,道路两旁都种满了高耸的树,长长的道路露出它古老的气息与醇厚的底蕴。直驶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大门旁停止。
  “少爷,请下车。”筝祗淡淡的凝视着眼前的房屋,想这是自己无论在哪都可以归来的家啊。
  客厅中“父亲母亲,我回来了。”筝祗鞠了个躬,并拿出手中的礼物说:“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而后白皙脸颊上透出一丝红晕。
  “回来了就好。”筝母笑道“我家筝祗可越来越好看越来越孝顺了,也不知该迷倒多少女孩子呢。对吧,老公。”筝母对筝父调侃道。
  “我这次叫你回来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了吧,你也大了该分担一些家业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毕竟我和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孩子。”筝父话虽说得严肃但眼角的笑意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筝父筝母保养得十分好,看起来跟三十出头的美貌.英俊年轻人一般--却不失威严。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后面瘫似得脸展露了一丝笑颜。“父亲母亲,好久不见,你们可是越来越年轻了呢,以后儿子和你们一起出去都会以为我们是兄弟姐妹吧!”筝祗写下了刚才的冷淡在面对筝父筝母时。
  “只会贫嘴,一路上饿了吧,来,我给你煮了好吃的,去吃饭。”筝母说。
  “我就说我怎么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味,原来是老妈您的手艺啊,那怪那么好闻。”筝祗用面瘫的脸对筝母夸到。而筝母筝父一脸习以为常的看着筝祗的面瘫脸。(筝祗表示从小面瘫不是他的错)
  于是一家人嬉笑的走入了饭厅。
  温璟承在办公室看着手中的丝带发着呆,低声说道:“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深邃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砰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一个艳丽的女子打开,亚麻色的长发在身后轻荡,火红的短裙包裹着她火辣的身姿,引人沉迷。“哥,你怎么不来接我,钟浩瑜太讨厌了,哥…”温雅忽然眼尖的看到一条发带在温璟承的手中,一瞬间似乎什么都明了了“哥,你该不会在思春吧,那发带可是女孩子的东西啊,嘿嘿,快告诉我是哪位女士可以得到您的亲寐。”说着便要抢那条发带。
  温璟承非常快的将丝带收回口袋,眼神冰冷的看着温雅示意着‘你说够了吗?那么请出去。’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他是男的不是嘛?自己这是怎么了?
  “哥,你重色轻友,昨天还说人家是你的小心肝今天就变脸了。”温雅妖娆并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温璟承。“有了女人就不要妹妹了。”
  温璟承的脸变得更黑了,说道:“听说钟浩瑜今天约了位美女在‘筑月庭’里吃饭。小妹你说是她长得好看还是你呢?听说人家还是名门淑女中的一代温婉女子,看你就知道…诶---”温璟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什么,他怎么可以,,,,,啊啊啊O(≧口≦)O,‘筑月庭’是吧,妈的。看我不收拾他。”温雅气哄哄的跑了出去,全然忘了她现在还不是钟浩瑜的女朋友。
  温雅走后,温璟承又拿出丝带看了看,想以后可以见到的话就还给那个人吧,并把丝带放到了自己抽屉中。拿起身旁的酒杯走向透明的落地窗边,俯视着繁华的都市,眼中透出一种势在必得的信心——若能再见势必求之。举起红酒一饮而尽。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是在校寄读生,所以一个星期最多三章,请不要介意。谢谢。
 
 
第4章 继承家业
  秋高气爽,在古香古色的古屋旁黄叶飘洒。树木上被彩符挂坠,显得隆重又神秘——今天是筝家的嫡系世子继承家业的祭祀之日,各大世家皆倾友而来,道喜之声连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