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包青天]何以安乐+番外 作者:孺江(下)

字体:[ ]

 
第73章 局中局10
  小庞琪喝完n_ai就抻着小胳膊呼呼大睡, n_ai娘用小被子将他裹成一个小粽子,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n_ai娘解释道:“这样包法可以让小宝宝感觉自己还在娘亲肚子里, 晚上睡觉也能踏实些, 不闹腾。”
  庞昱认真地看了好半天, 还是没把握学会。回头一看,白玉堂已经开始左右手比划了, 脸上还是那副成竹在胸的表情。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既然小家伙已经睡了, 几个大男人也不好再挤在小庞琪的房间里, 而且庞昱肚子里还积了一堆的问题想问, 于是大家又转移到了花厅。
  庞太师对这个案子也颇感兴趣,他在朝中只是略有耳闻,比不上亲身查案的庞昱和白玉堂, 此时捧着一杯热茶兴致勃勃地听他们说起其中细节,说到公主跟几个人都“有一腿”的时候,庞太师还挺高兴的——原以为这个年轻漂亮的公主会是庞妃的一大劲敌,现在看来,这公主要入宫已是没什么希望了,压根不足为虑。
  庞太师最关心的问题已经不成问题, 剩下的案情讨论他就当个乐子听。
  庞昱和他爹不一样,最关心的还是案情, 于是上来就急切地问:“怎么样,你能看出那个太子是易容的吗?”
  白玉堂遗憾摇头:“若非他天生就长着一张与王崑极其相似的脸,就是我技逊一筹, 没看出来。”
  庞昱惊讶道:“这世上有连你都看不出来的易容?”
  “自然有,我在这方面也不是天下第一的。”白玉堂摇头笑,同时又觉得有几分高兴。正如孔雀开屏般,男人都希望自己在心上人的心目中是无所不能的,从庞昱的反应来看,说明他这个“屏”开得还不错。
  白玉堂:“易容术千变万化,有时候就连我也未必能看得准,若是我四哥在,必然会更有把握。”
  “那我找人送信去将他请来?”庞昱道。
  “不必,我已经差人去信了。”白玉堂道,“前些日子正好在生意上碰到点事,想让他亲来京城一趟,当面商量。想必这会儿四哥已经收到了信,不久就能前来。”
  庞昱睁大眼:“你什么时候在生意上遇到了问题,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没准我能帮你呢?”
  “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让你烦心。”白玉堂很自然地说。
  “不对啊,如果不是大事,怎么还需要四哥跑一趟?”庞昱并不笨,马上就抓住了重点。
  白玉堂转开目光,顾左右而言他:“不知太师可知晓有关当年高丽的太子妃的事,哪怕是传言也好?”
  庞昱见他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满腹疑惑,正要表达不满,却听到他爹颇有几分认真地说:“当年的高丽太子妃啊……若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应当是先帝的淑宁长公主,传言淑宁与淑静两位长公主乃是一胞双胎,感情极好,淑宁长公主嫁往高丽以后,淑静长公主因思念胞姐过甚郁郁而终,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了。唉,可惜了!”
  “她们是……双生子?”白玉堂蹙了蹙眉。
  “不错,这在宫中也是罕见之事,所以老夫记忆犹新。”庞太师拍了拍自己的圆肚子感叹道,“想当年,公主择婿时,老夫的名字也曾列在册子上……咳,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庞太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不大高兴的儿子,赶紧收住了话匣。
  白玉堂倒是若有所思,不禁道:“还有呢?有关当年的两位公主,还有什么传闻吗?”
  庞太师干咳一声:“老夫毕竟年事已高,记得不太清了,你要是有什么想问的,不妨去问问宫里的老人,让丽儿安排一下,昱儿领你进宫去问也就是了。”
  丽儿,即庞妃的闺名。
  自打庞妃入宫后,庞太师当着人前总是称呼她为娘娘,如今倒是不自觉地将庞妃的闺名说出口,或许潜意识里,庞太师也不把白玉堂当外人看了。
  庞昱还是很了解他爹的,其实庞太师未必有多看重白玉堂,只是如今位高权重之人哪个身边没有武功高强的人保护,就连包大人身边都有个展护卫,八王爷的小舅子还是狄青呢——没当上将军之前,狄青也从刺客的刀下救了八王爷好几次。
  就如同跟着庞昱的四家将和冷孤独,以及庞太师身边的丁鹏、孙虎、左大、江彪,也是从江湖中重金招募来的好手。
  所以时下虽重文轻武,可如同包拯与展昭那样惺惺相惜的也大有人在,而像庞太师这种惜命的权臣,也从不会在涉及到自己身家x_ing命的时刻而看轻任何一个武人。
  所以此时庞太师对白玉堂表现出来的热情亲近,也不过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
  但不管庞太师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白玉堂迟早也要登堂入室的。
  只可惜,庞老爹现在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哎,你怎么突然对淑宁长公主这么感兴趣啊?”庞昱不解道。
  白玉堂笑了笑:“你觉得呢?”
  “难不成,你怀疑如今的高丽王后并非淑宁,而是淑静?”庞昱脑洞大开,不由自主地想到,“可就算如此,又能说明什么呢?跟高丽太子的身份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当年两位公主都嫁给了高丽太子,一人生了一个儿子,所以两个王昆才生得那么相似?也不对啊……”
  就算是双生子,也没听说他们各自生的孩子会长得很像的,除非是巧合中的巧合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白玉堂哭笑不得道,“我不过是对淑宁长公主略有好奇而已,想从她的为人处世上判断她教养出的太子会是何等x_ing情罢了。所谓言传身教,子女的x_ing情多半受其父母影响甚深,所以我想从这方面下手,对真正的高丽太子推测一二。”
  庞太师认同地点头:“确实可行,有其父必有其子,昱儿就很像年轻时候的我……”
  “哪里像了?”庞昱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他爹的,差距可太明显了。
  “我说的是x_ing子像!”庞太师还不乐意了,“想当年,老夫年轻时,也是名动京城的美男子呢!”
  庞昱怀疑道:“当真?”
  庞太师哼了哼:“要不然你们姐弟俩能生得这般好看吗?”
  庞昱:“那不都是我娘的功劳吗?”
  “胡说什么!”庞太师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脑勺,吹胡子瞪眼道,“我要是长得不好看,你娘能看上我吗!”
  “哦……倒也是。”庞昱恍然大悟。
  眼看话头快扯到没边了,白玉堂便道:“事不宜迟,不知太师可否马上安排进宫之事?”
  庞太师略一沉吟:“可以,你们二人正好趁此机会将外头发生的事跟丽儿说一下,让她也能有所准备。”
  白玉堂这才想起,庞昱的那位贵妃姐姐,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第74章 局中局11
  庞妃这次是躺在贵妃椅上见她弟弟的, 神情瞧着比上次还要慵懒,精心保养过的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 就是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 总不愿动弹。
  庞昱稀奇地围着那张贵妃椅转了一圈, 还打趣道:“当心你胖了一圈,姐夫就不喜欢你了。”
  庞妃瞥了他一眼:“你还真是好多管闲事, 担心我之前,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我瞧咱爹那个宰相肚子, 只怕是传男不传女的……”
  庞昱想象了一下, 顿时如同被人塞了一颗j-i蛋在喉咙似的, 噎得慌,脸都吓成菜色了。
  庞妃忍不住又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好笑道:“看把你吓得!”
  庞昱郁闷地抱着脑袋:“姐, 以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语出惊人’啊?”
  庞妃不理他,只是吃吃地笑。逗弟弟是她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她才不会轻易放过大好机会呢。
  白玉堂亲眼看到这对姐弟俩相处的模样,竟然不见庞妃有任何高傲疏离之处,也不见庞昱有任何谄媚之举,举止之间都是脉脉温情, 好似平凡人家的姐弟,倒是难能可贵。
  庞妃自然也看见了白玉堂, 也知道白玉堂的身份,毕竟是要带进宫里的人,总要查查身份背景之类的, 庞太师此前也托人将白玉堂的来历禀告了一遍,可当面一瞧,又能让庞妃看出一些连庞太师都看不出来的东西。
  情人间的眼波流转,往往是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温柔甜蜜。
  庞昱自以为掩饰得好,殊不知仅是下意识地往白玉堂身上看的几眼就足以出卖了他自己。
  而白玉堂那双稍嫌风流的眼眸,也只在看着庞昱的时候多了几分专注。
  ——管他是男是女,只要对昱儿一心一意就够了。
  庞妃轻掩唇边笑意:“你这泼猴一到我这儿来就撒娇卖痴,还不曾给我介绍这位少侠呢!”
  庞昱脸色上一热,没好气道:“你都知道他是少侠了,还问个什么?”
  “哎呀,莫不是咱们家昱儿害羞了吧?”庞妃像是瞧什么稀罕物事般盯着他乐呵呵地看。
  庞昱惯来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当着皇帝姐夫的面也不见得会有这般羞涩的情态,真让庞妃看了个稀奇,连声笑道:“都说这人哪,有了心上人这x_ing子就要变,没想到咱们昱儿也变得快叫人不认识啦!”
  庞昱瞪了一眼他姐,脸上薄红依然未退,又气又羞,眼睛瞪得圆圆的。
  “我们可是有要事在身的,闲话休提,闲话休提!”庞昱绷着脸,还特地将“闲话”的音咬重了。
  庞妃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望着白玉堂的眼神也很和善:“早就知道你们为何而来了,既是不愿听我唠叨,那就坐下听人讲古吧。”
  很快,就有一名两鬓斑白的宫女进来。
  “奴婢卫珠,见过娘娘、侯爷。”那宫女规矩行得一丝不错,完全可以拿出来当范本了。
  “卫司赞请起。”庞妃在外人面前又恢复了雍容高贵的姿态,脸上的笑意也收敛几分,“本宫希望你能将此前提起的那些故事,再说一遍。”
  卫珠点点头,严肃的面容上多了一分微笑:“愿为娘娘效劳。”
  于是她用那略显轻柔的嗓音,说起了当年的事。
  三十年前,卫珠还只是一个小宫女,因她规矩学得好,很快就被上头挑中,送去伺候公主,又因年纪与两位公主相仿,x_ing情也对公主的脾x_ing,没多久又从二等宫女提拔为一等宫女,能够贴身伺候公主。
  那时,由于淑宁、淑静两位公主一胎双生,先帝也觉得稀罕,就将两位公主放在一个宫里教养,两位公主同吃同住,感情很好。
  可也因为长年都在一块,两位公主又生得一般模样,就连先帝与她们的母妃有时都会认错她们。
  她们年幼贪玩时也经常模仿对方,故意叫人认不出来,并以此为乐。
  不过,与她们朝夕相处好几年的宫女卫珠,却很少会错认她们。
  “若是你们与两位公主相处这么久,必然也会觉得她们有很多的地方都不一样……”卫珠回忆道,“淑宁公主的眉毛比淑静公主的要粗一些,淑静公主的脸盘比淑宁公主的要小一点;淑宁公主的唇珠饱满一点,而淑静公主只有笑得特别开怀时,才会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
  回忆往昔,卫珠的脸上满满都是怀念。
  庞妃道:“当初嫁给高丽太子的,确是淑宁长公主吗?”
  卫珠习惯将两位公主称为公主,而庞妃却是站在后辈的立场上,言辞间绝不会忘记将她们称为长公主——但凡新帝登基,前朝的公主都会加个“长”字,以示尊敬,也方便与后面新帝所出的公主区分开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