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酒醉换来月下眠 作者:莫逢君

字体:[ ]

 
文案:
怼天怼地交际花x沉默寡言闷葫芦
谢砚x赵无眠
 
你知道耍流氓的君子么。
大概就是四处留情的风流公子,眼波流露出的笑意无耻的说着。
“呐,开个玩笑,别当真。”
大概就是他有一天醉了酒埋首在你肩上,嘟嘟囔囔有点模糊不清。
“今晚的月色真好看,你也是。”
 
食用指南:
主受,正正经经谈个恋爱,尽量不狗血,没啥误会,小甜饼,HE
受不洁,受还有个前男友,但是受不渣
攻没谈过恋爱,情商负无穷,凭本事单身
接受任何关于文笔、情节的指点,但不接受指指点点,不喜人设请右上角
 
注:前男友=剧情需要=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
给小可爱们比个heart。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砚,赵无眠 ┃ 配角:太多懒得写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指针指向了十一点,然而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精彩起来。
  坐落在旧城区的HOMELESS是买醉街里的有名gay吧,买醉街,顾名思义,这座城市酒吧聚集的一条街。入夜以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人呐,欢场无爱,逢场作戏。在这里来来往往的寻欢作乐买醉的人都遵循着同一条游戏规则,各玩各,仇不带来,恩不带走。
  今天HOMELESS的人不算多,酒吧里灯光闪闪烁烁的,舞台上的光就显得有些暗,聚光灯下弹着吉他唱着”It’s your God-forsaken right to be loved love loved love loved”的男人对着台下比了个wink,嘴角勾起的笑漾开来,和欢快的调子相映成趣。他唱歌时身子也随着节拍微晃,oversize的白T就显得有些单薄,润朗又舒缓的音色,倒是叫醉意沉沉的酒吧都变得清明了很多。
  除了台上,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吧台边了。
  坐在吧台边上的男人手里端着杯红蓝混合的酒,白色衬衣的扣子一丝不苟的扣着,修长的手指在灯光和酒水的掩映下分外好看,那张脸隐没在y-in影里,叫人看得不是很分明,只有一双漆黑的眸子,亮得惊人。
  在酒吧里,落单的男人本来就容易引人注意,何况,还是这种看起来一本正经端方克己的男人。
  暗处不少人都在看他,眼底都是滚烫的不加掩饰的兴致,骨子里流淌着的挑战欲和征服欲被勾了起来,于有人大着胆子过去搭讪。
  最开始是试探,后来是紧皱着的眉头,干脆利落的拒绝,倒有些杀伐果断的意味。
  折戟沉沙的人凑在一起,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大家都是常出来玩的,互相算是认识,不熟也能说上几句,现在又有了共同的猎物,然后毫无例外的都被拒绝了,难免意难平,隐约有“长得怪好看的,以前怎么没见过”、“真是想脱掉他那身碍眼的衬衣”、“没戏,说不定也是个零”之类的低声议论在歌声里散开了去。
  台上的人唱完一曲,有人上场换下他,他就把吉他交递过去,单手撑着舞台跳了下来:“宝贝们,聊什么呢?”
  “砚哥。”个子稍微矮些的男人指了指吧台的方向,“喏,不知道哪儿的谪仙儿下凡,我们几个,连话都没搭上。”
  谢砚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透过流漫陆离的光线,坐在吧台的男人也正好抬眸,自然不会是在看他,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眼,却叫他心头无端端的荡了一下,一时竟有些看愣了。
  去搭讪的这几个身材长相都还不错,一个都没约上,这事儿倒是有点新鲜。
  谢砚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蹦出一句同x_ing相斥,视线落在男人扣得整齐的扣子上,他饶有兴致的勾了勾唇:“一看就是第一次出来玩的,你们跟他计较什么。”
  “砚哥,你去试试?”旁边的人挤眉弄眼的冲他笑,“咱们这几个可都是铩羽而归,砚哥你作为镇店之宝,不该帮我们找个场子么?”
  “行。”谢砚一把揽过他的腰,“想要微信还是电话,帮你要到了,我有什么好处,嗯?”后半句他是压低声音说的,凑得极近,语调暧昧。
  一张房卡被塞到了谢砚的牛仔裤口袋里,其中深意大家心照不宣:“要个电话就行。”
  “等着。”谢砚暗示x_ing的拍了下他包裹在紧身裤下的t.un,笑着朝着吧台走去。
  谢砚在圈子里玩得很开,虽然有着个夜场交际花的名号,却是个不折不扣的top。皮相好,活好,x_ing子好,圈子里零多一少,像他这样的,往酒吧一坐就有人投怀送抱。
  送上门来的炮为什么不做,反正谁也没带真心,要是对了胃口还可以多睡两次。谢砚的规矩是事不过三,无数零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知道自己能不能破了这个规矩,但很可惜,谢砚这个人,当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心。
  更可惜的是,递卡给他的人,他已经睡过三次了。
  把口袋里的房卡随手扔给调酒师,他在男人身边坐下,笑着要了杯墨西哥日出。
  谢砚跟HOMELESS就跟自己家似的,上至酒吧老板,下至服务员保安,没一个不认识他的。调酒师Lance一看他脸上的笑就知道他是来干嘛的了,连忙低声提醒了一句:“老板带来的朋友,让我看照着点,砚哥你高抬贵手。”
  “大仙的朋友?”谢砚有点意外,偏头打量了一番身边的男人,心里,还有些可惜。
  离得近了,昏暗的灯光也掩不住男人风华月貌的眉眼,大抵是喝得有点多了,眼底的水色撩人得紧,犹如春日里飘忽不定的柳絮,痒痒的落在人心头上,又像是吸入鼻腔堵在了嗓子眼,只叫人口干舌燥。
  捻了捻指尖,他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支烟。
  烟Cao的香气在指尖氤氲开来,谢砚稍微找回了点理智。
  酒吧老板姓慎,单名一个羡字,谐音神仙,熟一点的都叫他大仙。既然是慎羡的朋友,那他无论如何是碰不得的了。
  撩起来的兴致和欲望被一泼冷水浇灭,谢砚低“啧”了一声,咬着烟头轻吸了一口,吐烟圈时,微微眯了下眼。
  不能cao,那,撩一下总可以的吧?
  “大仙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了?”他话里有话,低笑了一声,“他也放心。”
  一直沉默着的男人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里有几分不解,微微皱眉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暗恼。谢砚不知怎么的就猜到了他的意思,一边抽着烟,一边道:“别说你恼他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了,我今天是被拉来救场的,也没见到他人影。”
  他慢条斯理的抽完这支烟,食指中指夹着烟头,在透明的烟灰缸里摁着火头旋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里溺死了。”
  把分离的烟头扔进垃圾桶,他端起透明冰凉的杯身抵在唇边,喝了一口。橙红渐染的酒沾在了唇上,水泽明亮。
  说慎羡在温柔乡里溺死了只是一句玩笑,熟人都知道HOMELESS的老板慎羡和驻唱歌手连笑是一对欢喜冤家,俩人在一起好几年,都老夫老妻了还隔三差五就得闹翻一次。
  今天两人又日常吵架了,连笑撂挑子,他被叫来江湖救急,谢砚瞥了一眼舞台方向,心想着也不知道慎羡有没有把人哄好。
  男人眉头松了一下,没接话,只是又喝了一口酒。
  谢砚看着他喝酒时上下一动的喉结,熄下去的心思又被勾起来了几分:“第一次来玩?”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谢砚的朋友圈里虽然零多一少,但也有不少同为top的同道中人,直男也有。他阅人无数,眼下却突然有些不确定这人到底是哪一路的人来,不过食色x_ing也,他心底那点小火苗被撩得更欢腾了些,觉得若这人也是个top,自己便是做一回零号也未尝不可。
  这个念头不过是一瞬间掠过心头,他暗笑自己是有些魔怔了,想了想,他伸手捏住了那人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修长灵活的手指两下就挑开了扣眼,又往下去——手腕被人用力的握住,动弹不得。
  肌肤相贴,谢砚暧昧的笑了笑:“大仙没跟你说么,出来玩,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不能扣。”
  当然是解得越多越x_ing感,他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脑补了一下眼前人衬衫全解开的模样,迸发的岩浆和一汪幽深的湖水撞在一起,空气中似乎都有“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谢砚勾了勾唇角,在男人松开手时得寸进尺的解开了第二颗扣子,这才满意道:“顺眼多了。”
  他兴致正浓,也不觉得男人一脸冷漠自己自讨没趣,他这个人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作天作地到处撩,情场高手,浪子名声,他谢砚要是这点道行都没有,怎么叫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跟他上床。
  “我叫谢砚,大仙有没有跟你提过,防火防盗防——谢砚?”他和眼前这个男人目前能找到的唯一话题大概就是慎羡,男人之间的友谊嘛,只要有了共同话题,还怕建立不起来?
  谢砚。
  两个字在心头过了一遭,男人确实听慎羡提起过这个名字,但绝不是什么好话。也曾再三叮嘱他怎么玩都可以,就是离谢砚远一点。
  方才酒吧里欢快动人的英文歌旋律似乎还在耳边,他眼底情绪晦暗不明,这才抬眸认真的看了谢砚一眼。
  谢砚的眼睛很漂亮,天生的琥珀色,很浅淡的清亮,杂糅着少年感和岁月沉淀后的澄澈。很矛盾的一双眼睛,他明明笑着,嘴角扬起,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亮晶晶的,只有猎人盯着猎物时的野心。
  他嘴角挂着的笑很浅,笑意再深几分的时候,眼底就带了一分邪气,他看着他唇瓣一抿一开,碎玉般的笑声从喉中逸出:“那么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眼里有笑了,一眸春水,水波盈盈。
  “赵无眠。”
  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因为一个笑,游离了一晚上的思绪猝不防被拉回了现实,有些眩晕。
  男人的嗓音有些低沉,沉而不浊,慢而不散,谢砚听得有些走神,在心头默了一句赵无眠,不自觉就的念了出来:“赵无眠……”,突兀的开了口,就得往下接,“好名字。”
  话音落下,台上正好换了一首歌,轻缓的情歌调子里,谢砚看到赵无眠平静的眸色里掀起了一抹波澜。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存稿完结
  日更
  主受,谁都不虐
  赵无眠是攻,别站错
  攻的x_ing格可能会有点轴
  一个治愈的故事
  甜文呐
  希望,也能在这个冬天,给你一点点甜甜
 
 
第2章 第二章
  “哪里好?”赵无眠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些迟疑,眼神也是疑惑的,又带着几分似是回忆的神色。
  谢砚将他微妙的情绪变化都收入眼底,浅笑道:“《水调歌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长向别时圆。”
  他念诗的时候语调轻慢,咬字吐息都染上了几分笑意:“字取诗意,不应有恨,不应该有遗憾。”
  解到这里戛然而止,带着点意犹未尽,谢砚喝了口酒,慢条斯理的重复了一遍,“赵无眠不应有恨,你说好不好?”
  笑意酿成了眼底的星子,琥珀色揉碎了银辉。
  舒缓的情歌在耳边流淌,赵无眠眼底的微怔和瞬间展露的柔软都叫人想要趁虚而入,只是谢砚还来不及继续拨撩,就被人一把揽住肩硬生生的把身子扭了过去。
  “谢!石!见!你胆子挺大啊,我的人你也动?”
  语气里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谢砚一听,被气笑了:“也不知道是谁一个电话打过来求天求地的求我救个场,我跟无眠说几句话而已,他是你的人,那连笑就归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