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之再入豪门+番外 作者:公子寻欢

字体:[ ]

 
文案
庄泽恩把青春供献给了庄家,直到死才知道庄家不过把他当成一个工具。
经历过上辈子的生死,庄泽恩一梦回到十年前,手持空间,看淡一切,救回父亲x_ing命,本想过点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顶级豪门甄家却找上门,声称他是甄家失散多年的小少爷,让他去为甄家继承薪火开枝散叶。
庄泽恩二十三脸懵逼,开枝散叶是没有问题哒!你们给我找个男的来是几个意思?
 
P个S:撒糖小甜饼,金丝边眼镜斯文腹黑鬼畜攻,重生萌系小狼狗扮猪吃老虎且吃不饱受。
种田生子豪门纠葛日常甜宠无虐搅基文!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泽恩,韩暻琛 ┃ 配角:庄遇,甄璃,二先生 ┃ 其它:公子寻欢
 
 
 
☆、第 1 章
 
  所谓的继承人,不过是庄家一把趁手的刀。
  庄泽恩微微摇了摇头,冷笑一声,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以及残疾的双腿。门外是庄家那些旧仇宿敌,只要门一破开,自己的命就会被他们瓜分。
  直到现在庄泽恩才明白,庄家为何要在他双亲去世后将他接进门。为何要将他重点培养,为何指名要让他做继承人。庄家的灰色收入颇丰,然而如今的世道,却不允许他们继续打着擦边球闷声发大财。想要洗白,难,他的那些新仇宿敌也不会答应。总该有一个人出来牵制着他们,这个人必须出自庄家,不能是外人。
  庄泽恩无法选择出身,他父亲本是庄家长子,却与他母亲私奔逃离。隐姓埋名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里,如果不是庄家的人找上门,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竟然有那么大的来头。由于母亲早早去世,他从小与父亲长大,父亲也在他十六岁那年因意外去世。因为年龄太大了,孤儿院不收,却还未成年,无法养活自己。庄家人的到来,无疑给了他一条活路。
  庄父走的时候庄泽恩十六岁,本来没人愿意搭理这个私生子,最后庄老爷子做主,把他接回了庄家。悉心栽培,比家里的几个哥哥还要看重。
  于是他感恩庄家,兢兢业业,为庄家打理着一切。 
  最后,他成为庄家继承人。然而继承的,却仅仅是庄家的灰色地带。每天与庄家那些宿敌斗智斗勇,明里暗里的交锋,成功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力。而庄家主脉那边则成功洗白,老大成了正儿八经的商人,老二则进了官场。庄家原来什么样,完全没有人记得了。
  唯独他这个庄家出来的私生子,以一个残破的身躯,替庄家档住了所有仇怨。
  仓库卷闸门终于被砸开,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涌了进来。庄泽恩闭上眼睛,那些嘈杂碰撞在耳边,仿佛光影交错,都沉寂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耳边却仿佛错觉一般传来一阵阵低低的嘶吼:“庄泽恩!庄泽恩你给我醒醒!你给我醒醒!啊!!!!!!!”
  砰!整个世界世界骤然安静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庄泽恩睁开眼睛,明媚的阳光洒过窗棂,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软软的叫声从耳边传来:“喵……!”接着呼啦一声,一只肥硕的橘猫从窗棂上跳到他枕边,庄泽恩伸手抚摸了一下那只猫,说道:“薛……薛胖子?”
  父亲在的时候一直说,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他家的是其中特别胖的那只。
  庄泽恩有些傻眼。等等,他不是死了吗?那些人冲进来的时候,一枪便击中了他的额头。忽觉脚上一阵冰凉,庄泽恩抬起脚,立即惊讶的发现,他的脚……竟然还在?明明早在五年前的那次大火中,他就失去了双腿。仍然是拜庄家那些宿仇所赐。在那场大火中,他不但失去了双腿,还毁了容。顶着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倒是威吓力十足。
  既然他的双脚还在,那么……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镜子,结果在床头看到一部直板按键旧手机。他立即将手机拿了起来,映出的人影虽然模糊,可是皮肤细嫩光滑,仍是记忆里那张清秀俊美的脸!
  庄泽恩有些怀念的抚摸着自己的脸,眼中满是迷茫。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自己不是早就……早就变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吗?为何如今却仍是一副少年的模样?
  他按开手机,只见手机上的日历显示着200X年XX月X日,与他记忆中的世界,整整早了十年。他这是……回到了十年前?
  重生两个字在脑海中闪现,便让庄泽恩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回想上辈子,他为庄家,为那个不存在的恩情付出了青春与生命,付出了一切,换回的却是在他请求庄家支授时冷漠的回应。他死了,一了百了,庄家与旧仇家的宿怨了结。主脉那边一切安好,朝着更加生机勃勃的方向发展。而他这个私生子,则死得其所的为庄家挡了所有灾害。
  想到死前老友对他说过的话,再想到电话那端的沉默与无情,他都觉得自己兢兢业业那十几年全是笑话。
  庄泽恩迫不及待的坐起来,200X年的XX月X日,这个他永生难忘的日子,就是这一天的晚上,父亲被满身是血的送了回来。还没来得及从重生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便被惊出一身冷汗,猛然掀开被子刚要往外跑,小门便吱丫一声便被推开了。
  成熟英挺的男人端了一碗荷叶粥走了进来,精练的短发,略有些青黑的胡茬,男人味十足却又十分可靠强势。庄泽恩咧开嘴,笑意被泪水代替,刚开口叫了一声:“爸?”
  庄遇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又哭了?你这孩子跟你妈一样,动不动就爱哭。赶快起床去上学,爸爸今天有事要出门,让你王叔把你捎过去,爸爸得进城一趟,没办法送你了。”庄泽恩在县里读高中,现在刚读高二。明年就要高考,课业不轻。
  庄泽恩一听,立即急了,他一把拉住庄遇,说道:“不!不行爸爸!你不能去!”上辈子就是因为这一趟,庄遇有去无回,甚至连死因都不知道。满身是血,满身是伤,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当晚连一句遗言都没留,就这么撒手去了。
  庄遇皱了皱眉,多数情况下庄遇都是个慈父,但如果庄泽恩胡搅蛮缠,打起屁股来也是啪啪啪的。可是这件事非同小可,即使被打屁股他也不管了。不过庄遇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他重生一次,多少有些心机。于是略一思索,便一把捂住肚子趴在床上嚷嚷道:“爸,我胃疼,快疼死了!我胃好疼啊!求您别出去了,带我去林叔那里看看吧!我今天没办法去上学,快难受死了!”
  庄遇见状,眉心皱得更紧了。庄泽恩从小跟着父亲长大,父亲可以说是从小把他宠起来的。原因庄泽恩都知道,因为他长的随妈,他爸看到他就想到了他妈。两人的感情非常好,所以只要庄泽恩一撒娇,父亲就拿他没办法了。
  而且庄泽恩的双手发凉,额头却冒虚汗,脸色煞白,一看就是真不舒服的样子。庄遇不知道,自家儿子是因为刚刚重生过来紧张自己怕自己又出事才会这样的。
  庄遇的脸上很为难,他问庄泽恩:“真的很难受吗?能忍忍吗?”
  庄泽恩用力的摇头,说道:“不能不能!我都快疼死了!爸,快带我去林叔那里吧!让林叔给我贴几贴膏药,好不好?”
  之所以选择林叔的老诊所,是因为那边远,得翻三个山头。庄遇带他过去,就得到下午了。再带他回来,天黑了。只要今天不出去,父亲就不会出事,庄泽恩坚信,今天就是父亲的一道坎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庄遇的眼中仿佛藏着事儿,庄泽恩记得清清楚楚,上辈子父亲就是这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只告诉自己让王叔把他捎到学校便骑着摩托车进了城。上辈子庄泽恩是真正的十六岁,小孩子心x_ing什么都不懂。如今再看父亲眼里的神色,分明是焦虑与担忧。
  庄遇最后还是妥协了,说道:“好吧!我送你去林叔那里,快起来穿衣服。”说着便转身去车棚里推摩托车了。
  庄泽恩得逞的笑了笑,只要父亲今天不出门,就一定不会出事。他躺回床上,深吸一口气,看着这简陋却温暖的小屋子,又看了看桌子上放着的那飘着香气的荷叶粥。这是他爸爸最爱做也是做的味道还算不错的粥,只是再好喝的粥天天喝也会腻。每次爸爸做荷叶粥,庄泽恩都会赌气不吃饭。
  庄遇就好脾气的去给他煎蛋饼,烤馒头片,或者烙馅儿饼。庄泽恩美滋滋的喝了一碗热粥,父亲又拿着手机回来了,一边关门一边说道:“你林叔进山出诊了,一会儿让他大儿子过来给你贴膏药。你先喝点……行,喝完了就好。”庄遇上前揉了一把庄泽恩的狗头,说道:“今天这是咋了?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庄泽恩傻笑一声,好久没被父亲揉狗头了,真开心!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请问庄遇先生在家吗?”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气象,新文新开张!作者回归了,好久没写文,都有点手生了!不过这篇规划了好久,豪门狗血大剧,不造宝宝们喜欢否?想看否?感兴趣否?
  如果喜欢,想看,感兴趣,就请尽情的点击收藏吧!开文福利,正二分评论都有机会获得小红包哟!随机赠送不限量,作者高兴就送!哈哈作者今天很高兴,你不来抢个小红包么?啾啾啾!爱你们哟!
 
 
☆、第 2 章
 
  庄泽恩的心中泛起警惕,这是他在庄家十几年养成的习惯。因为庄家的特殊,他必须每天和那些危险分子打交道。所以一有些风吹Cao动,他就习惯x_ing警惕。这快成心理疾病了,让他有些焦虑。
  也不怪他警惕,因为来人说得是普通话,而且是北方那一带的普通话。他们在偏南部地区的小山村里,这里人人都说方言,想找到个说普通话的都难。
  庄遇也有些奇怪,他转身对儿子说道:“先躺一会儿,爸爸看看去。”
  庄泽恩嗯了一声,便躺回了床上。庄遇拉开门栓,打开大门,来人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长者。那人很面生,庄遇确定自己没见过,于是问道:“请问您是?”
  老人一脸好脾气,说话举止都很客气和蔼:“您就是庄遇庄先生吧?请问您认不认识甄璃?”
  听到这个名字后,庄遇怔了怔,随即冷笑道:“呵,你就是给我发信息的人吧?甄璃没死对不对?让我去见他对不对?他当年就在我怀里断气,难道死人还能复生?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有什么事就说吧!不要拐弯抹角。”
  庄泽恩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父亲说这句话,他站在那里没有动,而是思考着。上辈子父亲是收到什么人的信息才出去的吧?那么甄璃又是谁?甄璃……是母亲吗?父亲从来没提过母亲,就算自己问,他也只是低头抽烟。久了,庄泽恩也就不问了。他只知道母亲已经死了,独独留下父亲,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到这么大。
  老人一脸疑惑的望着庄遇,说道:“我并没有给庄先生发过任何信息,这次过来,也是在整理小璃遗物的时候看到的。这封信,是庄先生写给他的吧?”
  庄遇接过那那张信纸打开后,果然是自己的字迹,他只默念了一句,眼圈儿便红了起来:亲爱的璃,见字如晤……
  庄遇读着信,老人继续自我介绍着:“我是甄家的管家我叫齐平,这次过来,是想和庄先生商量一件事的。”
  庄遇抬起头,将信收进自己的口袋里。这是庄遇最后一次给甄璃写信,大概就是告诉他,自己已经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给他盖了一个宅子,养了一只猫,置办好了家具田产。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带他过归隐田园无忧无虑的生活。
  庄遇想了想,便让开了门,对大管家说:“里面请吧!”
  其实庄遇父子的家并不简陋破旧,甚至还颇有浪漫的小情调。庄泽恩知道,这是庄遇当年为了讨好他妈特意盖的。里面的家具摆设,也是庄泽恩他妈喜欢的北欧古典风格。齐管家打量着这个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的小院子,抬头对庄遇说道:“难怪当年小璃愿意跟着庄先生离开,看来庄先生的确是个很细心体贴的人。”
  庄遇有些不耐烦,说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需要拐弯抹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