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秀才遇到兵 by:未时蟾

字体:[ ]

 
文案
 
明明是个满腹经纶的才子,为什么天妒英才,不但在赶考途中遭遇旱灾,撞到了超凶的守卫大哥,最后还沦为了种田小弟……?
 
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燕一真是打不倒的!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躺下!不服趴着!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种田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一真,张车前 ┃ 配角:张副将,方校尉 ┃ 其它:科举,赶考,文武双全,隐居的小日子
 
 
 
第1章 【1-5】惨烈的相遇
 
1.
 
熙宁六年,天下大旱。酷暑从五月一直延续到冬月,许多无辜百姓流离失所。南北走向的官道上,全是逃难的流民。
 
燕一真挤在臭气熏天的马棚里,又饿又累,心里十分愁苦。
 
他和其他进京赶考的学子一起被堵在城外头好几天了,一路辛苦都不在话下,眼看就要到上京,却出了这等大事。
 
为怕有心人作乱,城门口盘查极严,一天过去,竟只放进去百来号人。
 
照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京城?若是错过了秋闱,岂不是又要多等三年?
 
他家隔壁的李老爷,一辈子被大事小事耽搁了考试,到死都还是个童生。
 
李老爷躺在棺材里,气是断了,却怎么也不肯瞑目。头七那天,李家一个晚上都是他的读书声。一想李家那个闹鬼人心惶惶的样子,燕一真就一阵哆嗦。
 
我可不要当第二个李老爷啊!
 
2.
 
等到第四天,总算排到了燕一真。
 
他早把文谍身凭都备好了,交给守卫时激动得手抖拿不住包袱。
 
“抖什么!站直了!”方脸的守卫不满地喝道。
 
燕一真连忙乖乖站直了。
 
“叫什么?”
 
“回官爷,燕一真。”
 
“哪来的?”
 
“吉庆来的,官爷。”
 
守卫又细细盘问了一圈,终于放行:“进了城别乱走,见着没住满的客栈就进去,老板会安排住处,钱折一半。等上京救济粮到了自会放你们出去。”
 
说着把他往里一推就要招呼下一个。
 
燕一真连忙按住他:“要等多久?”
 
守卫说:“上京离这儿不过几百里,能多久。”
 
燕一真还不放心:“不会拖上半年吧?”
 
守卫瞥了一眼自己被弱书生按在门把上的手,“你这人x_ing子磨叽,胆子还挺大。不过一两月的事,我劝你老实点,上头的命令没下来,天塌了你也走不了。”
 
燕一真在心里算清了日程,满打满算两月后出发,正好能在夏至到达上京,大松了口气,忙和守卫道谢。
 
守卫却似笑非笑:“谢倒不必,但你若再不松手,我可就真不放人了。”
 
3.
 
燕一真这才惊觉自己因为太过紧张,硬生生把守卫的手按红了一片。
 
他面烧耳赤地缩回袖子里,“官,官爷,我并非有意,您大人大量莫见怪……”
 
两人正黏糊,对面不解风情的守卫兄弟隔着矮墙大吼:“干撒子!搞对象回家去哟喂半天不拉门!”
 
守卫暴喝:“滚!”
 
燕一真腿都软了:“官爷息怒,官爷息怒,我这就滚,这就滚。”
 
守卫怒:“大爷的老子不是说你!……算了你走吧。”
 
燕一真:“……”
 
哼。
 
虽然很委屈,但还是要微笑。
 
俗话说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是俗话。
 
 
4.
 
燕一真住在柏杨客栈里,除了读书人,最多就是商人和江湖侠士。每天看看书,练练字,吃饭时还能听些武林野史、朝廷八卦,倒也不算难熬。
 
何况上头拨了救济款的,他们在此生活只需要付一半的价钱。
 
“哟,小磨叽。”张车前大刺刺站在店外。
 
燕一真呆了一会儿,方想起这眼熟的方脸是那个城门口的守卫。
 
脱了官府的守卫像个猎户,一身健实的虎子肉,山贼见了也不敢惹。
 
“官爷,你也来吃饭?”燕一真不知道他的姓名,更不知道他的喜好,只好挑了一句最平淡无奇的问话。
 
吃了吗?
 
一看就是实在人。
 
“唔。”张车前含糊其辞。
 
其实他只是路过而已,看到这胆小的读书人便心血来潮起了招呼的念头。
 
都说文人只读圣贤书,这书生居然听那些东拉西扯明显是瞎编的故事听得入迷,恨不得连碗也端过去。
 
“想必你读书并不厉害。”张车前总结道。
 
 
5.
 
“为何?”
 
燕一真不高兴了!饭碗重重磕在桌上!
 
读书人也是有脾气的!
 
这人怎么开口就是丧气话!
 
明知我是要进京赶考!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衙门怎能纵容百姓胡说八道!
 
就是官爷也不行!
 
“江湖多少故事,恩怨情仇,他们说着玩呢,你还当真了。”张车前嘲笑道。
 
燕一真瞬间满脸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躁的。“我,我自然知道是假的,我不过听听罢了!”
 
他就是打小爱听英雄好汉的故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为这事在学堂没少挨打。但就是喜欢,热血沸腾!
 
张车前没听见一样,叫来小二要了一碗牛肉羹。
 
燕一真没想到他居然不走了,尴尬地埋头喝粥。等守卫把牛肉羹吃光了,他脸上的红晕也没能褪掉。
 
作者有话要说:
秀才这篇大概会比较长,就不一发完了 ~ (*?▽`)ノノ
 
 
 
 
 
第2章 【6-10】三个张大哥
6.
 
“我说,官爷……”燕一真战战兢兢地开口。
 
都吃完许久了他还不走,害得燕一真也不敢走,坐得屁股疼。
 
“我姓张,”张车前好心道,“叫大哥。”
 
你个小书生,乖乖叫大哥,以后我罩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