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神医有毒 by:竹猫猫

字体:[ ]

 
文案
 
神医端木明月,明月公子,虽然年纪不大,却位于四公子之首。
明月公子先天体弱并患有眼疾、腿疾,不良于行。说的不好听些就是端木明月是个眼瞎的瘸子。然而事实……
伪病弱真戏精受×冷酷无情只对受好攻
 
注:主角的本名不是端木明月。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寻月 ┃ 配角:韩肆 ┃ 其它:
 
 
 
第1章 天镜
        “啊!啊~啊……”
        “用力,再用力,快了快了!”
        一座华美的宫殿,外表大气内里精致,此时殿里乱做一团。外室一大一小两个长相相似的男子焦急等待。大的三十左右,长相俊美,身穿玄色衣袍,上绣金色龙纹,正走来走去,一脸担心,恨不得冲进寝室。小的十来岁,不难看出以后也是个美男子,此时也是一脸担心,还有着期待。
        “啊!”
        “生了,生了!”
        “哇~哇哇~”
        室内传来婴儿的哭声,玄衣男子立刻冲进去来到床边,看着满头大汗神情疲惫的女子,摸摸她的脸颊,“婉儿,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孩子呢,我想先看看孩子。”女子摇头,美丽的脸上满是慈爱的表情。
        身边一个粉色衣裳的丫鬟拿来帕子想给她擦汗,被男子抢去做了也不意外,“娘娘,小皇子被带下去清洗了,马上就回来了。”
        刚刚随着男子一起进来的男孩儿也走过来,“母后,您好好休息,我这就去把弟弟抱过来。”
        玄衣男子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粉衣丫鬟也主动说:“巧儿和殿下一起去。”
        过了一会传来巧儿惊慌的叫声,“啊!”
        “不好了,小皇子不见了!”巧儿跑进来。
        “什么?”床上的女子本就疲惫,此时因为惊吓昏过去了。
        “婉儿!巧儿,照顾好她。”说完赶到偏殿。
        偏殿的宫人都死了,一招毙命,男孩儿正皱眉看着眼前的情景,见男人过来满是担心,“父皇,我们刚刚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弟弟,不见了。”
        “门外的侍卫都是死人吗?找,赶紧去找!”
        找遍了整个皇宫也没有小皇子的踪迹,哪里都没发现异常。
        “呜呜呜,我的孩子,呜呜……”醒过来的女子险些再次昏过去,趴在男人怀里痛哭。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刚出生的孩子,他就不见了。
        男子知道想找到失踪的小儿子很难,能在宫中来去自如不被发现,这要什么样的人才行?宫人都死了就没人见过来人了,虽然很难,但是还是命人去找,“孩子……孩子身上可有什么标记?”
        见过小皇子的宫人甚至是稳婆都死了,不过还有巧儿,“这……啊!有,奴婢记得小皇子的后背好像有一块微红的痕迹,应该不是血迹。”
        “是什么样的?”一边的十来岁的男孩赶紧问。
       “是……”
 
        天镜以武为尊。
       以前天镜不叫天镜,而是叫云镜,当时大陆上有诸多小国,彼此实力差不多。直到五百多年前,一个国家出了一位惊才艳艳的太子,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积极扩张自己国家的领土,直到他登基十年后统一了整个大陆,改云镜为天镜,取国名为天择,那一年也是天镜1年。
       然而几年后这位皇帝c.ao劳过度加上旧伤复发驾崩了,他唯一的儿子继位。新皇从前就不学无术,登基后整天享乐,不理政事,导致贪官污吏多不胜数,百姓怨声载道,没几年天择国就成了历史。
       因为是多方民众起义,最终谁也不愿意屈居人下,成立一个新的统一的国家这件事是不可能实现了。如今天镜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自由之地,只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有国家存在,都在天镜中部。
       天镜最西边是吞口沙漠,东边是圣海,西北有雪山,最南边是暗芒森林。大陆最中心是荣华山脉,荣华山脉东西走向,是金泽国和土泽国界限的一部分,南为金泽北为土泽。金泽是天镜最大的国家,土泽次之,另有三个小国与他们相差甚多。
        在天镜,国家只能算是一流势力,顶级势力要数江湖势力。分别是位于北方的第一山庄、西北雪山的奇门、西南的医谷和中部天觉寺,这四个门派历史悠久,是天镜还是云镜的时候就存在了。再加上天择国灭亡几年后成立的全是女子的百花派并称为五大门派。
        
        “谷主。”一处优美的山谷谷口有着守门的人,见一个褐色衣服的老者出现恭敬地行礼。
        老者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手里提了个篮子,半点不理会他人,身形一闪就进到谷中。
        “谷主的轻功就是高啊。”一个守门人感叹。
        另一个看了他一眼,“谷主的武功也高啊。”
       老者来到一个院子里,推开其中一间屋子的房门进去,里面有三个大池子,一个淡绿色,一个乌黑,还有一个被盖上了。
       拿来一个木盆,老者指着绿色的池子,吩咐唯一一直在房间里的人,“去那个里面取几滴兑上水,别太多。”
       那是个孩子,四、五岁的样子很瘦弱,听话地做事,只是低下头后眼睛里有着很深的恨意和恶意。
       老者放下手里的篮子,从里面抓出一个婴儿,“好体质啊,真是太好了。”将婴儿放进盆中,只留口鼻在外,婴儿立刻挣扎着哭起来,“哇~”
       
        三月末了,朋城渐渐热闹起来,每年的四月初三是一年一度的武林大比,就在朋城举行。仙客楼,天镜最大的酒楼,几乎每个城里都有,其背后是何人不得而知。只是在其刚出现之时曾有人找麻烦,第二天来找麻烦的人和背后指使之人都死了,再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仙客楼了。
       仙客楼不远处的一个茶棚坐着不少人,凑在一起说着八卦。
       一个瘦小的男人喝了口凉茶,一抹嘴说: “快到日子了,来朋城的人越来越多了。”
       “那当然,武林大比啊。”一个肤色较白的男人说。
       “听说今年五大门派也会来,往年他们几乎不露面的。”这是个大胡子。
       瘦小男人说:“唉,那些大人物的事哪是我们能知道的。”
        “哒哒哒……”
        马蹄声打断了几人的对话,抬眼望去是一匹枣红色的马拉着通体白色的马车,车身白玉打造,窗帘和门帘是上好的白色绣银色暗纹的锦缎,阳光一照微微反射 出亮光。一看就是身份不简单的人,这马车不是一般人能坐得起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