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你喜欢吃糖油粑粑吗 by:随缪

字体:[ ]

 
文案
 
一位长沙大族里的军家少爷,一位北京贵族的少爷,不受家族待见的落魄贵族小少爷,到了军家少爷的眼前,却是宝贝一样的存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民国旧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言|蒋语桓 ┃ 配角:宋林轩|越江秀 ┃ 其它:
 
 
第1章 京城小少爷
  宋林轩到佟家的时候,佟言正□□着上身跪在自家内院正中央,双手稳稳的平举着一把铁质的戒尺,面朝大堂牌位,背靠自家大门。
  许是自小长在军中,佟言虚岁十八的脸上稚嫩已经看不到了,即使是跪着,脸上的神情也一点不像在受罚,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正前方。
  腊月二十八了,今日的雪下的有些大,内院已经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佟言因为跪着,雪已经埋到了大腿,肩上和头上也是厚厚的一层。
  宋林轩一进门,就看见了跪在院中央的佟言,脚下步伐却一点都不慢,等走到抄手游廊才朗声叫了一句,“佟少爷今天又赶早练功呢?”
  佟言一听,就知道他轩叔来了,忍不住笑了一声,也提气回了一句,“是啊,昨天揍了李家的纨绔子,他老娘找上门非要我娘给个说法,我就在这成了说法了!”
  宋林轩轻笑了一下,已经到了大堂门口停下,正对着佟言吼了一句,“行了!赶紧滚起来收拾收拾,今天给你带了个弟弟来,光着膀子像什么样子?”
  佟言闻声愣了一下,抬头一看,果真看到宋林轩身边站着个人,一身大红的斗篷在满眼风雪里扎眼得很。
  宋林轩看着佟言从雪里站起身,侧头跟身边的少年介绍,“这就是舅舅我的救命恩人佟大帅的儿子,佟言。”
  “嗯。”少年应了一句。
  话音刚落,佟言已经踏上了石阶,好奇的看向宋林轩带来的“弟弟”,这“弟弟”比他矮一个头,一张脸巴掌大,一双桃花眼灵气十足,眉眼弯弯的,好看的紧。
  宋林轩见佟言打量自己家外甥,笑着踹了他一脚,“臭小子!见着好看的就走不动道!”
  佟言闪身躲开,笑嘻嘻道,“轩叔,介绍一下呗?”
  宋林轩没办法,扶着少年的肩将他拉到身边,“这是蒋语桓,我外甥,昨天刚从北京过来,比你小一岁,桓儿,这你言哥哥。”
  蒋语桓闻言抬头,对上了佟言的目光,看见他睫毛上还挂着白色的雪粒,一双眼睛荡起了弧度,“言哥哥好,我是蒋语桓。”
  佟言被他这一笑晃花了眼,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啊……你好。”
  说完抬起手摸了摸鼻子。
  宋林轩不动声色地看着佟言的小动作,心里好笑,这个混小子,一紧张就喜欢摸鼻子。
  “行了,别在这装纯情,赶紧滚去请你母亲,顺便把衣服穿了。”
  “哦……好嘞,哎我去……轩叔您别踹我……”佟言又被宋林轩补了一脚,连滚带爬地往北房去了。
  蒋语桓看着佟言的背影,觉得甚是有趣,自己在北京时,蒋家沉闷无趣得很,阖家上下都透着一股死气,他爹又严肃,定下的家规已经装成了四本书,教育出的儿女都带着老贵族的习气,因此像佟言这样活泼的同辈人,还真是头一次见。
  “怎么?桓儿也走不动道了?”宋林轩看着蒋语桓笑道。
  “舅舅不要取笑我,我只是好奇。”蒋语桓收回目光,歉意地笑了笑,随即跟着宋林轩进了大堂。
 
 
 
 
 
第2章 偷窥
  佟言冲到北房请越江秀时,还是被结实地甩了一戒尺,还龇牙咧嘴呢,越江秀就让他穿好衣服滚去抄书,一点都不客气。
  等到佟言把那一沓书抄的差不多时,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宋林轩也已经离开佟府,佟言从东厢房跑到大堂里,就见他老娘跪在牌位前上香。
  他佟家没有修专门的祠堂供祖先的牌位,倒是在大堂随意放着,又因为佟大帅孤儿出身,追溯不到祖籍,因此大堂里只放着佟大帅一人的牌位。
  佟言不敢在他老娘上香的时候打扰她,只能乖乖在旁边站着等着她完事。
  “做什么?”越江秀知道儿子在边上,手里动作不断。
  “嗯……轩叔走了啊?”佟言踟蹰道。
  越江秀闻言侧头睨他一眼,“怎么的,平时在军中没被管够,人一走还想要追着求训?”
  “不不不我没有我就问一嘴真的!娘你吃饭了吗?没吧?我去给你做你要吃啥糖醋鱼是吧!我马上就去!”佟言一溜儿嘴炮打完,脚底抹油立刻溜了。
  “哼……我还不懂你那点小九九,父子俩一个德行……”越江秀哼了一声,转身回了北房。
  眨眼间十几天过去,日子一下滑到了正月十五,佟言终于从家里的忙碌中缓下来,带着闲情去宋家串门。
  轻车熟路地摸到宋府大堂后,府里的仆人却说宋林轩已经去了军中,宋家老爷子宋毓和也随老友散心去了,府里只有宋林轩的夫人在。
  佟言顿觉没意思,他和宋夫人不熟,也不敢擅自打扰,只能自己在府里乱逛,刚走到通往西厢房的月洞门,就见回廊上站着个人,穿着一顶及地的大红斗篷,只露出一颗小小的头,手里捧着本书,正在低声诵读。
  哎,美人。
  佟言心里叹了一句,立刻闪到一扇漏窗后头,偷偷摸摸地探头窥视。
  蒋语桓是读书人,对这种窥探的行为不敏感,仍旧在廊上认真吟诵,他的声音不大,尾音软软的,不像京城的口音,倒像江南的口音。
  佟言好像被那口音蛊惑了一样,还真的挪不动道了,暗戳戳地听人家吟诵了半个时辰的《论语》,等到他尽兴了回了西厢房熄了声,佟言才迈着有点飘的步子回了家。
  一连几天,佟少爷都往宋府里杵着,佟宋两家关系匪浅,宋家的人对佟言见怪不怪,倒是方便了佟言可耻的窥视行为。
  开始几天佟言还满脑子罪恶感,觉得自己此行非君子,等苦思了几天,就彻底安慰自己,这不过是自己没见过这种温文尔雅的大少爷,好奇罢了,于是第二日又照常往宋家跑。
  一来二去的,不知觉间佟言竟然已经在宋府窥视了半月之久,这日他仍旧装作不经意地往西厢房走去,还没到回廊呢,就见宋林轩迎面走来,这厮心中有鬼,突然见着宋林轩倒是不自然的很。
  “轩叔,您从军中回来啦。”
  “嗯,我父亲最近去了京都,家里没人照料,就回来几日,结果一回来,我那外甥就病倒了,这会儿送到医院去了,我正要过去看看呢。”宋林轩匆忙说完,撂下佟言就走了。
  佟言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西厢房的回廊。
  生病了啊……
 
 
 
 
 
第3章 病中小白兔
  佟言到医院的时候,刚巧看见宋林轩进了一间病房,这日子还在春节,医院里病人不多,佟言装模作样地从那间病房前来来回回路过了不知多少次,终于等到宋林轩和医生一起出来离开了。
  佟言闪身到拐角,支着耳朵听宋林轩和医生说话,隐约听见“药效到了”“睡一段时间”的字眼,顿时来了精神,睡了好!
  于是,佟大少非常不光彩地摸进了病房,然而还没走到病床前,身后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刘医生看着背对着自己站在病床前的人,狐疑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佟言僵了一下,随即淡定地回头,“我是佟言,佟大帅的儿子。”
  刘医生愣了愣,突然想起来佟宋两家的关系,佟言他不认识,但佟大帅无人不知,“佟少爷您轻着点,蒋少爷用了药,需要休息。”说罢就要关门。
  “哎,等一下,”佟言三步并两步到了门前,“请问,小语……生的什么病啊?”
  “啊,也没啥,就是身子骨太虚了,出生时腿落下了毛病,这天气总是疼,年前又冒着寒天从北京过来,受了风寒,反复好几次了,这次还不知吃错了什么,过敏了……唉,这小小年纪的一身病痛,啊,佟少爷我还有病人,您要没事我就忙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