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侧翼单拉先生 by:冰糖炒山楂

字体:[ ]

 
文案
 
韩国仁川邀请赛结束后,裴霁以甩开第二名十六个人头,二百四十分击杀分的高额击杀,毫无悬念地坐稳了击杀榜上冠军的位置。
甜美可人的主持人仰头问他关于夺冠的感想。
裴霁风度翩翩地欠了欠身,貌似温和无害地接过话筒,一本正经道:“首先要感谢我们的教练组,让我们实行的侧翼单拉战术,其次要感谢解说席少n_ai了我几口,今天手没滑,啊,还有……”他话锋一转,眼光流转一圈,“不过最要感谢的还是场上的你们,要不是你们送得好,哪有我裴霁的今天。”
主持人:“……”
各个战队还没离席的选手们面上表情纷纷惨不忍睹。
主持人为了救场,连忙把话筒怼到骑士新晋一队队员江汀的脸上。
裴霁笑吟吟地用眼角扫过江汀,风姿俊秀地往边上一靠。
江汀顶着众人期盼的目光耸了耸肩,无奈道:“哪里有什么侧翼单拉战术,他就是头铁,硬顶。”
 
食用指南:年下小狼狗攻x每天都要皮一皮自以为年上的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霁、江汀 ┃ 配角:汤远、简荣、江延州、褚维、陆一言 ┃ 其它:乐于搞事的电竞圈各位
 
 
第1章 Chapter 1
绝地求生中国职业邀请赛。
赛场上代表各个选手的灯光一个个暗淡下去,每一盏灯熄灭就代表着一名选手被淘汰出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豪华的赛场上仅剩下了两盏灯光闪烁。
解说A:“现在到了我们大家都非常喜爱的决赛阶段,场上仅有两名选手存活,我们的导播现在切的是KNI的Rain,裴霁裴神的视角。”
导播与解说心意相通似的,给了选手一个近距离面部特写。场上的选手戴着隔音耳机听不见场下粉丝们热情高涨的欢呼声,不过解说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解说连忙制止导播,“导播小哥快住手,我在场上已经可以听见我们Rain神太太粉的尖叫了。”
镜头里的裴霁虽然没什么表情,可是眉梢眼角都十分温和,黑白相间的队服把他衬得更加俊秀,又因为他今天带了一副防辐s_h_è 的眼镜,从镜头里看上去简直像是校园里最经典的那一挂帅哥。
解说A:“虽然他们教练已经给我们两个解说一人送了一杯n_ai茶,贿赂我们闲着没事少n_ai一口裴神,但是我们这能叫n_ai吗?我们明明就是实话实说。”
解说B:“裴神的近战solo能力确实是国内顶尖,他去年在群星邀请赛上,依靠着一定的地理环境因素,虽然占了天命圈的一点便宜,可是完成了一打八的壮举,我个人对于裴神的这种近距离作战能力还是非常敬仰的。”
解说A哈哈一笑:“我们来看一下另外一名选手。”
随着导播切换的镜头,解说A疑惑道:“唉,这好像是一位新秀啊。”
解说B补充:“是的,这一位是SKS战队刚刚挖来的新人,liquid,能够和我们Rain最后贴面solo可以说个人势力也是非常强悍了。”
 
解说席上谈笑风生,仿佛这一局的胜负已定。
 
刚刚被两个解说吹上天的裴霁——Rain,现下趴在一个掩体后,谨慎地等待最后一个圈的刷新,不出意外最后的两人一定会在这一个圈里厮杀。
 
解说看得到两边的动向。
解说A轻嘶了一声:“两个人卡在圈边上,中间刚好有那么一个小坡,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打不起来了,除非是有一边想要rush,两位选手各占一边,趴得很好一点身位都没有露出来。”
解说B:“好,最后一个圈刷出来了!竟然是在中间,那么这样对于两边都是公平的,现在就是看个人能力了。”
 
说是个人能力,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
裴霁,也就是刚刚解说嘴里的Rain,在役五年,现在效力于KNI战队,期间大大小小的奖项近乎包揽,以个人的solo能力为人所知。
解说刚刚的一波吹也不是没有道理,裴霁最擅长的就是极近距离点s_h_è ,业界在决赛圈最讨厌遇到的人,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终极大莽子”——曾有外国选手击杀裴霁之后兴奋起身,被检查员红牌警告,队长方文思戏称裴霁就算被打死,临了还差点带走一个。
 
不过战斗力强是一码事,他的c.ao作极其谨慎,现在他c.ao控着他的游戏人物站起了身,慢慢地开始从一侧清过去。
不过既然一动,立马就发出了声音,对面的人也开始动了。
裴霁的听力极好,几乎立马就捕捉到了对面的脚步声,他开始往对面丢预判雷。
解说A终于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意识非常好,先制造人工轰炸区把对方逼出来,能够对枪就稳了,当然如果直接炸死那就更赚了。“
裴霁一边丢烟,一边开始猜对方的位置,耳机里却传来□□的声音,他眯了眯眼,觉得对方多半准备浑水摸鱼,他没有在意,身上带足了雷开始往烟里灌雷。
 
解说B不解:“从我们这里可以看得到liquid丢了几个烟,把安全区的中间拉出一道一字烟之后开始打药,难道他是准备直接冲了吗?”
在解说脑补里已经冲了的liquid转身就跑。
解说B:……
解说A给他解围:“哈哈哈,这一波打脸来的很快啊,不过怂得这么真实吗?一枪没打就准备溜了?”
解说B看到liquid接下来的举动:“不,他不是要跑,他是要绕后!”
这回轮到解说A目瞪口呆了:“这么近他还要绕后吗?就没有想过对方可以把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咋舌道:“不愧是年轻人,就是敢想,但是他这样可能没走几步就被听见了,职业选手的耳力可不是盖的。”
解说B:“你仔细看,他放了□□就是准备掩盖自己的脚步,这样Rain根本听不见他,他准备在最后对枪时打个出其不意!”
 
裴霁被场上的□□盖住了视线,不清楚对方的位置。
解说席已经都震惊了:“我们的小将已经绕到后面了,不过Rain还没有发现,不知道……”
 
裴霁千锤百炼的神经捕捉到微弱的一点异样,他立马拉枪回头。
解说A激动道:“两人对枪!liquid优先权!”
解说B满脸不可思议:“竟然是……”
解说A也梦幻道:“还是让我们恭喜SKS的liquid拿下今天的最后一局单人solo赛冠军!”
 
裴霁面前的那盏灯也熄了,他慢慢地摘了耳机抬眼望向全场灯光的焦点,向来喜怒不露的裴霁眼角一弯,露出笑纹来,可是他面色明明不善极了,看得身边的队友一阵心凉。
两百多斤的队友汤远扛住了裴霁的辐s_h_è ,娇羞地推了一把身边的裴霁,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样,死鬼,说好了单人solo赛拿了金锅请大伙吃饭的呢?现在只有个银锅人家吃不饱啊。”
裴霁坐在电竞椅上差点连人带椅给他推出去,他一把拖住了身后的检察员,堪堪在自己战队的边缘稳住。
他舒了口气,额头上青筋快要爆出来了:“你自己下手是想少一个队友多吃点饭?”
他转头向检察员低声道谢,检察员是个体态娇小的妹子,睁大了眼睛连连摆手。
身边的简荣借了把力,把裴霁推回去。
给汤远这么一折腾,他心里郁结的那口气蓦地就散了,他有些茫然地抬眼看灯光刺眼的天花板,无力地想:“自己这是纠结个什么劲儿呢?”
眼睛被灯光刺得疼,他面无表情,拿了个银锅像拿了个木奉槌似的。
裴霁背靠在电竞椅里不言语,但表情倒是比刚刚好了很多,方文思好奇问道:“刚刚那样是怎么了?痛失金锅不至于吧。”
 
裴霁把胸前的参赛证捏过来捏过去,脸上表情y-in晴不定,过了半晌,连他手里的参赛证都发出不堪受辱的”嘎吱“声,他才张了张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