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历史同人)将军,请吃糖 by:青鸟的麦穗

字体:[ ]

 
文案
 
前世有多冤,今世有多甜
 
历史同人文
 
 
 
卷一:三国++孙权++陆逊
 
 
卷二:南宋++宋高宗++岳飞
 
 
卷三:明朝+++崇祯==袁崇焕
 
卷四:秦朝赢政-- 蒙恬
卷五:汉朝刘弗陵----霍光
卷六:汉朝+++顾岳==韩信
 
内容标签: 传奇 历史衍生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逊  孙权 ┃ 配角:顾岳 ┃ 其它:
 
 
 
第1章 初见陆议
楔子
 
 
    影帝顾岳,死了!
 
    在刚被邀请为文明交通形象大使之后,被一辆醉驾车凶猛地辗压在通往绿灯的人行道上。
    多么痛的讽刺!
 
    顾岳飘在身体上方,蹙眉看着五官都找不到了的一团血肉,作为一个有腔调有格调品味高雅的十级颜控,他头也不回地对身旁黑白使道:
 
“快走,我宁愿做鬼也不愿看到这样的自己。”
 
    黑白使朝他竖了个拇指,痛快人呀!
 
    新上任的阎王眉头紧皱,看到像来喝个茶一样随意的顾岳,翻了翻他的生死簿子,底气不足地说:
  “顾先生,不好意思,弄错了,我这就安排你还阳啊!”
 
    顾岳瞅了他一眼,气哼哼地说:“我不想还阳了,那个身体已经面目全非了,看着恶心死了。”
 
    阎王沉思了一会,试探着说:“顾先生,你想不想成仙?到天庭上班?你灵魂纯粹,在仙路上会前途远大的!不过,要先得到灵石,凑够六块才能洗毛伐髓,成为仙体。”阎王小心毅毅地看了他一眼,又说道:“顾先生,你看地府的天,有什么特别的?”
 
    顾岳向外瞅了瞅,不确定地问:“雾霾天?”
 
  “哎,造成这种环境污染的几个罪魁祸首虽然已经接受了处罚,但几千年来积聚的怨气不散的话,雾霾就得不到根治,如果环境不达标,我的年终考核就要黄,我这屁股还没坐稳的职位就要换人,顾先生,求您帮帮我。”阎王苦兮兮地说。
 
  “怎么帮?”顾岳被阎王跳跃式的谈话懵了圈。
 
    阎王领着顾岳来到一个大屋子,一股子愁云惨淡扑面而来。
 
  “这些帝王身上都背负着大小不一的冤案,你可以替他们穿回去,安抚受害人,解除冤案,回来后换取他们身上的灵石。
 
    顾岳挨个看了过去。
 
    一个紫须的男人正用手拍着脑袋,一个字一个字地挤着写一张万字检讨书。看到顾岳过来,激动地一把拽住他。
 
  “我给你灵石,快帮我穿回去,老子受够了在这写检查了,他妈地三天憋不出来一个字来。”
 
  “你谁呀?你冤了谁呀”顾岳瞅了眼那张只写了三个字的检查,同情地问。
 
  “孙权,东吴大帝孙权,我冤了谁?哎,陆逊呀,我还不是天天逼着人家写认罪书,把人给逼死了吗?”孙权低着头,闷闷地说。
 
  “陆逊?这在历史上不算很大的冤案吧?”顾岳扭头问阎王。
 
  “他自己倒没多大冤气,但架不住几千年后他的粉丝多呀,每个人都觉得他冤得历害呀。”阎王答道。
 
    陆逊、东吴、羽扇纶巾、惊涛拍岸、英雄遍地的时代!
 
   “好,成交!”顾岳朝孙权笑了笑。
 
    阎王像个狡猾的经纪人一样,飞快地拿起两人的手,合在一起,孙权一生的剧本啪地撞进了脑仁。
 
    一阵晕眩,顾岳吓得闭上了眼睛。
 
 
 
第一章
 
    一滴雨落在脸颊上,顾岳缓缓睁开了眼睛。
 
    自己躺在一棵大槐树下,洁白的槐花开得正欢,丝丝缕缕的甜香让空气都变得鲜活起来。
    顾岳陶醉地吸了一大口这一千八百年前的空气,觉得通体舒畅。
 
    雨点像调皮的小孩子,争先恐后地砸下来,越砸越欢。
 
    顾岳不情愿地站起来,拿起身边的剑,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一树槐花,很不厚道地折了一大枝,一肩扛剑,一肩扛花,朝山坡下走去。
 
    走到吴郡的街道上时,雨已经缠缠绵绵,把天地间连成一片。
 
    顾岳也不跑,就不紧不慢地走着,路上匆匆奔跑的行人还不忘投来匆匆一瞥,这谁家的傻儿朗?
 
    顾岳舔了舔嘴巴上的雨水,甜哪!
 
    看着越来越多看傻瓜一样的目光,顾岳心下诽谤,你们这群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古人,若是你们像我一样有十几年吸霾史,你他妈地能像我这样优雅地只是舔舔,怕是要趴在地上大喝几口吧。
 
    一个身影急急地擦肩而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匆匆跨进了路旁一家医馆。
 
    这个身影,莫名其妙地熟悉。
 
    顾岳的脑中白光一现,孙权的人生剧本徐徐展开。
 
 
    陆逊,不,现在应该叫陆议,孙权与他的初遇,就在这里!
 
    顾岳跟了进去,一个白发老头正在给躺在木榻上的小女孩把脉,一大一小两个少年站在一边,面色发白。
 
    顾岳没出声,静静地站在布帘后,悄悄打量着这几个人。
 
    陆议,很高、很瘦、眼窝有点点陷,垂着眼睛专注地看着小女孩,显得睫毛很长。
 
    身边的小男孩大约七八岁,莹白可爱,大眼睛盯着老头,一动不动。
 
    老头背对门口而坐,仔细把完脉后,抬起头笑着说:“两位小郎君莫急,小女朗是风寒侵体,痰热气闷,导致昏厥,小老儿先下几针,再开几幅药吃吃便好。”
 
  “多谢大夫,有劳了”陆议拱手行礼,声音清越温润。
 
    老头再不说话,拿起长针,在小女孩几个x_u_e位上扎了下去,当最后一针落在头顶百会x_u_e时,小女孩嘤地一声,悠悠醒转。
 
  “兄长?小叔父?”小女孩低低喊道。
 
  “暄儿,兄长在这里,是这位大夫救了你,快谢谢老人家”陆议蹲下,握住小女孩的手,柔声说道。
 
    小女孩朝老者微微点头示意。
 
  “小女朗好礼仪!”老者笑道,起身走到一张破桌前,扯过一张发黄的Cao纸,天马行空地画了一通,朝内堂喊了一声:“徒儿,取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