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冤家路窄喜相逢 by:虞子酱(下)

字体:[ ]

 
  ☆、相亲·四
 
  李清言和妈妈一起租的是学校附近租金比较低的公寓,也没有安装监控。
  李岚中午出去了一趟,下午回来的时候,家里就像是经历了龙卷风一样,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
  衣柜里的衣服全部被翻出来了,七零八落洒在客厅的小沙发上,凡是放了东西的箱子柜子,全部被翻箱倒柜了。
  李岚吓死了,连忙找找看有没有丢了什么,整理了一下午,发现什么也没少——
  她放钱的地方还是没被找到。
  不管怎么样,李岚还是报案了。
  从公安局回来的时候,楼下几个经常跟李岚一起买菜的妇女跟了上来,问发上什么事了。
  李岚敷衍着笑笑说没事,其中一个女人拉着她让她当心:“你不看电视不知道,就在前些天,新闻上还说什么有十几岁的小姑娘遭了绑架,没几天他们家里就进了贼,你之前还不说你女儿差点额被绑架吗?你看,是不是差不多的样子?”
  经她这么一说,李岚才终于觉得不对劲,上了楼之后拿手机一查前些天的那起绑架案,脸色忽的吓得刷白。
  李清言下了晚自习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整理得干净如初,问李岚,她也只是说没事,她藏钱的地方没被发现,这就好,其他的交给警方去管。
  李清言苦恼地问:“妈,咱们家是不是惹上什么事啦?”
  李岚嗔她一句:“瞎说什么呢,我们能惹上什么事。”
  既然她妈都这么说,李清言也不好再怀疑什么了。日子照样过,每天晚上依然是徐晨舒送她回来。
  徐晨舒还笑着对他说:“我爸还说,你要是学校有什么事,我等你一起回家呢。”
  李清言着实是被他爸爸感动了一把,连忙说:“一定要替我向你爸爸问好。”
  而26号一大早,景一渭就一脸愁苦地去了数学老师的办公室。
  他人一走,班上立马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徐落明拍着桌子道:“他居然还以为那个数学老师是我装的哈哈哈哈真是要笑死我了哈哈哈!”
  潘浩在后边笑出了花:“你是要笑死我继承我的头发吗哈哈哈哈!”
  楼涧偏过头,看着景一渭的背影有些微微出神。
  昨天晚上那事,楼涧自己确实是笑得不行了,但是今天见到了他,心里又开始心疼了。
  他心想,所有的人都嘲笑他,可是自己却没有站出来维护他。
  楼涧越想越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够格。
  沈静在前边回过头来跟后边的人对话:“你们说,今天数学课老师会说什么呢哈哈哈哈!”
  花灵道:“我估计这事老赖肯定也要知道了哈哈哈!”
  胡竣然从前边发声:“那可说不定,景渭数学那么好,数学老师可喜欢他了!”
  楼涧听着这些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他现在后悔了,他不应该跟着他们一起笑景渭,而应该早一点告诉他。
  楼涧撑着头,烦躁地闭了闭眼。
  下了早读,景一渭终于回来了。
  大家本以为他回来的时候脸上会是生不如死的表情,谁知道他进门依旧是一脸的笑嘻嘻,还客客气气朝大家挥挥手:“我回来啦。”
  这话普通得就好像他上完学回家了似的。
  沈静最八卦,趁着英语老师还没来,赶紧问:“怎么回事啊?老师说了什么没有?”
  景一渭点点头:“骂了我一顿啊。”
  沈静不敢相信:“骂了你一顿你还这么高兴?”
  景一渭懒懒散散地往椅背上一靠:“不行吗,我高兴。”
  沈静:“……”
  徐落明看了他一眼,道:“你这状态不对劲啊。”
  景一渭问:“哪里不对劲了?”
  楼涧也回过头来,跟景一渭视线撞上的时候,他莫名有些心虚。
  景一渭的视线停留在楼涧的嘴唇上,看着他张开了但是没说话的嘴,景一渭微微眯起眼睛。
  好想亲上去啊……
  事实上,被数学老师骂了一顿是真的。
  他一进数学办公室,数学老师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只不过这次有些不同。
  景一渭愣愣地看着数学老师头上多出了一块假发片,说不出话来,想笑,又只能憋着。
  数学老师瞥了一眼景一渭,没好气道:“你倒是给我推荐推荐,哪家淘宝店里的假发片真实一点?”
  景一渭连忙笑道:“没没没,老师我跟您开玩笑呢。”
  数学老师横眉竖眼道:“开玩笑!”
  旁边二班的数学老师就是班主任,他见了这样,笑道:“哎哟,老刘啊,你说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跟学生置气呢?再说了,这不是你们班数学最好的景一渭吗?”
  景一渭朝他礼貌地笑了笑。
  数学老师没管他的讽刺,继续把景一渭骂得狗血淋头,让全校所有的数学老师知道,即使是全校数学最好的学生,也不能拿他的假发片开玩笑!
  骂得累了,数学老师舒了口气,换了个语气道:“你跟楼涧关系不错啊?他还悬崖勒马呢?”
  提到楼涧景一渭就眼睛一亮:“是啊是啊。”
  数学老师又想起来之前宣传栏的那幅画,调笑道:“现在没跟人家坐同桌了?老赖不许啊?”
  景一渭听懂了他的意思,立马点头,委屈道:“是啊老师,您都不知道,我跟他一分开,我就浑身难受,上什么课我都集中不了精神,要不然,您跟班主任说说,把我俩调在一起呗。”
  数学老师撑着头道:“就你昨晚那个态度,还想求我办事?”
  景一渭立马过去给老师lū 毛:“老师,我那些都是违心话,你也不看看,他们那些戏精在你面前多能演,您又不是看不到之前的聊天记录,您看看,就我一个人最真诚了,他们都是给您做做样子呢。”
  景一渭这张嘴是真的甜,数学老师最后还真的被他给打动了,点头说要去给老赖说说换位置的事。
  景一渭来这里一趟没受冤,反而还拿到了好处,自然回去的时候就高兴了。
  果然,在第二节历史课的时候,班主任一进来,就把楼涧给叫起来了。
  楼涧站起来,一脸懵逼。
  班主任道:“徐落明你跟他换个位置!”
  徐落明:“???”
  楼涧没懂:“什么?”
  班主任见他俩还没上道,一脸不解道:“不是景渭说的吗,他没你就活不成了,赶紧的,换了位置上课。”
  楼涧闻言,耳朵立马红了。
  他回头看景一渭,见他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起哄份子立马活跃起来。
  沈静:“我的妈妈这是什么神仙兄弟情啊?”
  徐落明:“所以我是做错什么了?”
  潘浩:“没你就活不成哈哈哈哈!”
  徐落明朝沈静使了个眼色,立马把东西全部搬好了。
  见楼涧还不动,景一渭干脆亲自上阵,帮楼涧把东西搬过来。
  班主任坐在讲台上,看着他俩,点点头道:“你别说,你俩坐在一起还挺养眼。”
  徐落明:“……”
  换好了位置,楼涧都没敢看他,撑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相比之前的位置,两人算是左右互换了一下,景一渭要看黑板就必须看左边,余光里看见楼涧红红的耳朵,心情好得不得了。
  一节课楼涧都心不在焉,一下课,楼涧干脆趴在了桌子上。
  胡竣然和项浩宇两个人组团过来看热闹,景一渭把人全部赶走:“人睡觉呢,能不能有点眼力见?”
  胡竣然笑得有些油腻:“我的天哪,你俩这是在全班面前公开出柜了吗?”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结婚”,顿时全班整齐划一地喊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