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冤家路窄喜相逢 by:虞子酱(上)

字体:[ ]

 
文案
 
轻松校园文,1v1he
 
两个有点神经的小朋友打打闹闹谈谈恋爱顺便解解谜的故事。
 
没事搞点小刺激风s_ao攻(景一渭)×表面装乖内心狂热受(楼涧)
 
● 内容提要:
 
第一卷:学生连环自杀案
第二卷:高三学姐身世案
第三卷:雪地密室杀人案
 
● 微博@正版虞子酱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涧,景一渭 ┃ 配角: ┃ 其它:
 
 
 
 
  ☆、新生·一
 
  闷热的气息回转在整个校园,大地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热浪,就连灰尘都扬不起来,空气中的热度压抑得人能够窒息,整个早川高中经过了两个月的停滞,终于转动起来了。
  楼涧背着个单肩包走在一楼的走廊上,耳朵里戴着耳机,耳机里放着爱格蒙特,一路低头看着路。
  忽的前边一个学生冲了过来,猛地撞在他肩上。
  楼涧抬起眼看他,那男生却是倒退着走路,一脸快溢出来的笑,目光侧过了楼涧,看向他身后。
  当然,这个笑,楼涧没那么自恋以为是对他的。
  楼涧还没等到他的道歉,便听到后边一个声音朝那男生叫:“你小子!以后少闯红灯!每次都被我抓到!”
  楼涧回头看了那人一眼。
  那个人楼涧认识,好像是哪个班的体育老师,名叫赵易。
  楼涧虽没被他教过,但是每次体育课都有一群女生喜欢围着的风光人物,他还是有所关注的。
  男生敷衍地点了点头,笑得灿烂:“知道啦赵老师!”
  楼涧眼见着那撞了他的男生就这么跑了,心底掠过一丝不舒服,但是很快他便又低下了头,继续往前走着。
  既然是没所谓的人,也不需要花心思在他身上。
  高二的分科,家里一个老母念叨着男生学文科太秀气了,一个二叔絮絮叨叨男生就是要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不想让他一个男生跑去学文科。
  而楼涧却是硬生生迎面反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选了文科。
  倒也不是什么逆反心理,只不过楼涧自己确实觉得文科比较好学,所以就选了。
  但是很明显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家长。
  几分钟前,他从门口贴着的分班名单里看到自己被分在三班,便顾自往这边过来了。
  原先自己在的班改成理科班了,所以他猜测这个新班级里应该是遇不上什么熟人的。
  结果等到他进了三班的门,看着讲台上那个正肆意大喊大叫的人,他才发现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从内心深处隐隐涌出一种可以称之为绝望的东西。
  讲台上那人一看见门口进来的人,见他作势要悄悄钻进来,连忙像突袭的老鹰般扑了下来,抱住猎物十分兴奋:“哇!我就知道你也在这里!”
  楼涧的耳机都被他给扯了下来,他露出怯怯的神色:“如果说我们还有丝毫联系的话,那大概就是我们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吧。”
  “……”
  男生一边念叨着假心假意,一边放了他。
  楼涧像是躲瘟神一般,进了门找了个空位就坐下了,连同桌是谁都没有看清,书包一放,耳机一摘,手机往书桌里一推,眼神犀利地看着追过来的胡竣然,连忙出口:“行了行了,老师来了!”
  胡竣然贱笑:“别胡说,老师还没进办公室呢。我来的时候刚跟他打了招呼。”
  楼涧不说话了,只听得旁边传来一个声音:“班主任已经上楼了。”
  胡竣然刚要问他怎么知道的,那边楼涧已经转眼看向身边的人。
  见那歪歪坐着就快要掉下椅子的人正闲散地看着自己,于是他客客气气打了招呼:“你好啊,新同桌。”
  那人挑着眉朝他说:“新什么新,说得跟没见过似的。”
  楼涧刚觉得他眼熟,那胡竣然啧啧道:“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啊!你们俩的孽缘原来还没完呢!”
  景一渭依旧是歪着身子,懒洋洋道:“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党的章程死撑。”
  楼涧:“……”
  楼涧实在看不惯两人装逼的样子,一把推开了胡竣然,道,“老师真的来了。”
  “你少骗……”
  “那位同学还黏在人家身上干什么呢?”
  颇为调笑的声音响起,胡竣然立马便离了楼涧,端端正正跑回了自己的座位,坐好了。
  景一渭这才坐正了,看向台上。
  新来的男班主任似乎挺年轻,看上去意气风发,说话也中气十足。
  楼涧趁着他还在深呼吸适应紧张气氛的空档,前后左右的人都给认识了一遍。
  果真,除了那个在高一跟他同桌了一年的胡竣然,这个班还真的没有他认识的人了。
  他和景一渭坐在第三排,前排左边是一个个子不太高的男生,叫陆双行,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书生味十足。右边则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叫杜以珊,同样也戴着一副眼镜,楼涧不禁怀疑这两人是商量好了的要坐在一块。
  后边的左边便是那胡竣然,右边据说是大学霸,叫黄明靖。这个男生虽然看上去很man,但是却是瘦瘦的,还有点白,嘴巴一抿,大大的眼睛一眨巴,看起来还有点好欺负。
  楼涧坐在他前边,反头一看便看到他低着头正在写字呢,心里暗暗佩服,这高二的教科书都没发下来,他就在写作业了,果真是学霸呀!
  而左边的景一渭,楼涧总算是想起来,两人在高一的元旦晚会上被安排唱了一首情深深雨蒙蒙,之后便没了联系。
  楼涧都快忘了这人,没想到景一渭还记得,看他方才的口气,似乎还挺自来熟。
  楼涧腹诽,看来这人戏挺多。
  楼涧正百无聊赖,一边听着班主任讲着开学的注意事项,一边撑着头,看着前边那杜以珊,见她竟然在认认真真地听班主任说话,不禁好奇了,也不知唠叨着“上下课注意不要在路上出现交通事故”的班主任在她看来是不是在讲相声呢。
  全班人低着头玩手机的玩手机,跟同桌聊天的聊天,睡觉的睡觉,台上的老师也不管,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演讲当中,致力于感动全社会,建设新中国。
  楼涧瞄了一眼身边的景一渭,才知道还有更新奇的,那景一渭竟然拿着一本本子在涂涂画画,也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楼涧跟他也不是很熟,便也不好去问他,只斜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眼睛疼,刚要闭眼了,台上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那位同学,你偷瞄你同桌干嘛呢?”
  说罢,楼涧明显看到景一渭抬起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画画了,似乎根本就不关心是不是他在看他一般。
  楼涧又被班主任点名问名字,他见躲不过去,只好回答:“楼涧。”
  话音刚落,楼涧明显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是胡竣然在笑他了。
  这厮以前就喜欢看他的笑话,比段子手还容易制造乐趣。
  虽然他并不大懂此人的笑点低到了什么程度。
  班主任又问:“你同桌叫什么呀?你偷看他干嘛?”
  楼涧无语片刻,干脆出卖了他:“景一渭,他在画画。”
  班主任一听,这还得了,在他讲话的时候不听他讲,玩手机也就算了,聊天也可以忍了,睡觉也可以马马虎虎装作没看到了,居然还在画画!
  这绝不能容忍!
  他一走下来,那景一渭立马将自己的本子送上。
  楼涧正要奇怪他怎么这么主动,便听到班主任的声音:“这哪是画画?人家明明在做数学题!”
  楼涧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景一渭,却见他正噙着一抹笑看着他,似乎在说:傻眼了吧傻逼。
  楼涧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辩解:“老师,那是Cao稿,你哪里看见题目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