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朕知道了[网游]/我的男神不可能是个蛇精病+番外 作者:弄清风

字体:[ ]

 
 
书名:朕知道了[网游]
作者:弄清风
 
文案
 
从前有个全息网游叫剑歌,剑歌里有个男女神遍布的地方叫鬼画社,粉丝爱称大剑歌牛郎团。
 
鬼画社里有个永远只当面瘫背景布的门面担当,自从粉上了他,苏鱼觉得自己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男神你的马甲又掉了。
 
男神我是你的脑残粉你知道吗?
 
朕知道了。
 
那么问题来了,学挖掘机到底哪家强?
 
身残志坚纯天然正气受+马甲超多无厘头冷萌攻
 
本文别名《我的男神不可能是个蛇精病》
 
1V1,HE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网配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鱼 ┃ 配角:沈戈 ┃ 其它:
 
 
 
  ☆、男神和他的小毛驴
 
  “摩擦,摩擦,这恶魔的步伐~”
  欢快的铃声响起,苏鱼停下画笔拿起手机,“喂?”
  “快十点了,小木鱼快上线!快快快!”
  豪气十足的女声,那声音仿佛要从手机里冲出来,苏鱼无奈的笑笑,“嗯,我马上来。”
  “那你快点啊,我等你!”
  “好。”挂了电话,苏鱼也不耽搁,立刻拿起桌上放着的游戏头盔戴上,而后往后靠在宽大柔软的椅背上,全身放松,闭上眼等待进入游戏。
  “欢迎进入剑歌的光影世界。”
  温柔的女声过后,苏鱼再睁开眼时,整个人就已经身处在游戏的虚拟世界里,脚下站立的地方就是长安城最繁华的朱雀大街,两侧都是林立的商铺,飘摇的酒旗和漆金的招牌古色古香。
  现在的网游已经全面进入全息时代,而苏鱼进入的这个剑歌,就是全息网游中最火爆的一个,甚至已经推广到国外,中国就以盛唐为时代背景,创建大中华区。而现如今人们对于游戏的接受程度也比前几年高了很多,全息网游因为它的特殊性,已经不再仅限于打怪升级,而是变成了一个更大、更全面的社交平台。
  你在这里可以打游戏,也可以做一个生活玩家,不管男女老少,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偶尔体验一把盛唐时期的别样生活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风尚。
  所以,作为大中华区当之无愧的京都,长安城可谓行人如织,磅礴恢宏的主城毫不吝啬的向人们展示着它的繁华,甚至吸引了很多国外的玩家跨区过来玩。
  苏鱼接触这款游戏一个多月,到现在看到眼前这宛如真实的画面也还是要忍不住惊叹。再看看自己那一身青色的古装打扮,好像真的穿越到了古代。
  忽然,苏鱼的眼前出现一个电话图标,旁边一个头像伴随着电话音效闪啊闪的。这是玩家的个人光板,就像以前键盘网游的菜单栏和任务栏,只有自己能看到。
  点击接通,刚刚的豪气女声响起,“木鱼你上线啦,速度走起~”
  苏鱼的ID就叫木鱼,是个隶属于真武宗的小道长,而这个喊他过去的人叫南下采桑,折冲府的军娘。
  南下所在地方是在距离朱雀大街三条街道远的偏僻街口……对面的大槐树后。苏鱼一路小跑过去,刚到就被大槐树后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抓了过去。
  “藏好藏好,别被发现了!”
  苏鱼赶紧蹲下来,前面有几个木箱子叠着,正好可以挡挡。
  “南下姐,他来了吗?”苏鱼有些紧张。
  “放心,他很快就会从这里走过了,你肯定能看到他!”南下拍着胸脯保证,“我们都观察好几天了,他这个礼拜每天早上十点都从这里过,看看告示栏上的各路消息再过去,妥妥的。”
  “嗯。”苏鱼点头,然后继续紧张的露出小半个脑袋,看着街道对面的那块告示栏。
  南下嘴上让苏鱼不要紧张,但她自己却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激动的,苏鱼听到她全身的盔甲都在颤了。幸亏这里人不是很多,否则被人看到了还以为他们在干嘛呢。
  不一会儿,一个白衣服的琴师就走了过来,牵着一头黑色的毛驴走入了他们的视线。
  “来了!”南下低声惊喜,发冠上的翎羽都抖了三抖。
  苏鱼的眼睛也一亮,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个在告示栏前驻足的身影。他叫折戟沉沙,广陵阁琴师,著名戏班子鬼画社的门面担当。
  剑歌作为一个富有发展性的社交平台,多才多艺的玩家们不仅会玩游戏,更是发展了很多副业,反正现实生活中有的,大多都被如法炮制到了剑歌里。鬼画社就是由几个玩家组建的以舞台表演为主的小团体,成员里有好几个都是表演系科班出身,虽然不是真的在混娱乐圈,但人气却是杠杠的。因为其成员都是帅哥,所以被戏称为大剑歌牛郎团。
  而折戟沉沙,就是牛郎团的看板郎,虽然他从来只演面瘫的背景树、面瘫的路人、面瘫的尸体,但却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绝对男神。
  为啥?
  因为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而折戟沉沙的脸,是用的他自己的脸,纯天然,无包装!要知道,剑歌是有自己的捏脸系统的,太过真实的东西反而不美,于是玩家就可以用游戏提供的素材创造一张自己满意的脸,当然,想用自己的真实面貌也是可以的。
  据说折戟沉沙当初是嫌捏脸太麻烦,就用了自己的,反正剑歌里捏出来的帅哥那么多,谁会知道他究竟是人工的还是纯天然的。
  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那张脸,可比别人花大心思捏的脸还要帅,捏脸技术再好,比得过万能的造物主么?就好比整容的永远比不过纯天然。
  他华丽丽的被注意到了,华丽丽的被人发现脸是真的,然后又华丽丽的变成了N多人口中的头牌。
  一米八五的个子,英挺的鼻梁,好看的剑眉,性感的薄唇,不是遍地都是的奶油小生和花美男,而恰好是介于少年和大叔之间的气质新青年。再加上那一身飘飘欲仙的白衣,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苏鱼还记得那时一个礼拜前,鬼画社正好在卖周末演出的票,他作为一个游戏新人路过,看到那边好热闹就凑过去看了看,这一看,就远远的看到了折戟沉沙。
  遇到南下也是在那一天,因为买票的人太多,她没买到票,正懊恼着,看到个小道长傻愣愣的站在门口,就热心的过去搭讪。
  “小道长你也没买到票吗?不用伤心啦,下次来早一点就可以了。”
  “啊,谢谢,我没事。”苏鱼回过神来。
  “小道长你怎么啦?脸红扑扑的。”
  “我……”
  “哦~刚刚你在看折戟男神对不对?!哈哈哈我就说嘛没有人抵挡得了我们家男神的魅力……”
  苏鱼没有反驳,因为心跳的有些快,让他有些无措。他喜欢折戟,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只不过不是这一次罢了。只是没想到,会在游戏里碰见他。
  接下去,就一直是南下在说话了,她说她是男神后援团的,有关于男神的第一手线报啊巴拉巴拉的,热情的拉这位看起来很顺眼的眉清目秀小道长入伙。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苏鱼躲在大槐树后看折戟沉沙,折戟沉沙站在告示栏前看消息,看得很认真很仔细。
  南下推推苏鱼,示意他赶紧出去,来个偶遇什么的。但苏鱼觉得自己就像痴汉一样,摇摇头有点难为情。
  南下拍大腿怒其不争,这多好的机会啊!虽然这条路很僻静,但说不定过几天男神就改路线了!诶,不对,男神拿出笔在写什么呢?
  南下早有准备,立马掏出两颗明目丹,一颗给自己一颗给苏鱼,吃了之后就能看到远处的景物,维持三分钟。
  视力变好了,两人很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那块告示栏上的详细内容,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一句——折戟男神我是你的脑残粉你知道吗?!!
  “卧槽这表白方式略清奇啊,贴小广告是要闹哪样……”南下暗暗吐槽。
  苏鱼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折戟沉沙拿笔的手,他好像是要回话,会怎么回答?南下也急,男神,每天对你表白的人那么多,你不是该一笑而过吗?你到底想回复什么啊?
  男神提笔写到——朕知道了。
  铁画银钩的四个大字,兼具了楷书的工整和草书的写意,简直堪称大气磅礴。
  下面还有。
  那么问题来了,学挖掘机技术到底哪家强?
  ——折戟沉沙
  男神求你别署名啊!高大的形象会破灭的!男神!南下在心里哀嚎,转头看到木鱼小道长睁大了眼睛的样子,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木鱼啊,那个……其实男神这样也挺萌的对不对?哈,啊哈哈哈……就是那个啦,幽默,幽默你懂的。”
  苏鱼郑重的点头,“嗯,我知道。”
  “对吧,这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男神嘛!他们说的那个什么脚踩七星、腾云驾雾,什么高贵冷艳的才不靠谱呢,男神明明是骑小毛驴的……”
  “南下姐,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苏鱼都要惊呆了,跟开挖掘机相比这些比较恐怖好吗。
  “啊哈哈哈你别计较这个啦……”
  “不过南下姐,我们要见男神的为什么不去鬼画社看戏啊?为什么要蹲在这里?”
  “额……咳咳,小木鱼啊,人生是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的。有的时候我们只需要专注于眼前就好了,眼前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要把握当下,珍惜眼前。”
  “对,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这时,折戟沉沙收起笔,牵着毛驴准备去鬼画社。结果刚转身,就发现对面大槐树那儿有点可疑。
  码着的那几个箱子后面戳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一根道长的恨天高,一根军爷或者军娘的红毛,还有一杆红缨枪?
  折戟沉沙:……
  晃来晃去的吓谁呢。我们还是快走吧,小毛驴。
  小毛驴打了个响鼻,傲娇的甩了甩尾巴,走咯,吃草去。
  南下和苏鱼交流了一下男神的幽默感,再探头出来看的时候,人早不见了。
  两人就从树后走出来,南下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男神的踪影,可男神已经走远了,啥也看不见,于是她只得悻悻回头,就看见苏鱼也拿着笔认真的在告示栏上写着什么。
  凑过去一看——中国山东找蓝翔。
  小道长这不是真的问答题啊!不要跟着男神擅自转变画风!南下觉得今天真是出师不利,男神没有勾搭到,他们却在这里回答男神的又二又蠢的问题。不过……南下随即又灵机一动,激动的抓着苏鱼一定要他也签上自己的大名。
  “你不签名,男神就永远不会知道是你回答的他的问题啊骚年!不该低调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低调!”
  苏鱼被她连哄带骗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别说,折戟沉沙和木鱼一上一下,还挺顺眼,苏鱼看着还是挺开心的。这还是他们的名字靠得最近的一次。
  南下也颇为满意,不过她还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拿出自己的笔又在对话中间加了一句ps——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嗯,这样上下文不仅连贯了,而且增添了可读性,非常good。
  “我们现在就去买票吧,鬼画社下周的演出票应该快出来了,晚去了就又买不到了。”南下摩拳擦掌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