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严肃点,咱们逃命呢 作者:七弦弄月

字体:[ ]

  《严肃点,咱们逃命呢》作者:七弦弄月
  文案:
  各路异星人侵略地球,意欲反抗的地球人面临牢狱之灾,怎么办?
  白陵川说了:这算多大点事儿。
  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娃娃脸狱友私奔……啊不是,越狱了。
  “诶,大白,两个老爷们这么亡命天涯,是不是有点浪漫?”
  “你问问车后面那五个神经病,他们觉得浪漫么?”
  大白长得帅,狱友一枝花,再加五名灯泡侠,凑成葫芦娃。
 
 
第1章 你好,叫我大白
  2047年,数以万计的异星人,开辟了无数条自宇宙通往地球的侵略之路,他们开着各式战机冲锋陷阵,践踏土地,压迫民众,就像是疯狂生长的带刺藤蔓,缠绕进每座城市的血r_ou_中,直至占领了这蓝色星球的每一处角落。
  到了2050年,所谓地球,已经彻底被瓜分干净,成为了那些异星人的玩乐之地。
  恐怕就算是司马迁重新活过来,也难以准确记录这一段飞速沦陷的历史,地球人怨声载道,各国政府一筹莫展,或许在真正的救世主没有出现之前,这样的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
  问:如此受欺压,以后可怎么活下去呢?
  答:想开点,怎么不能活着啊。
  悲观派的成员也太多了,相比之下乐观派的成员寥寥无几,而白陵川就是其中一位。
  白陵川何许人也?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即“呵呵我没什么来头,我就一做甜品的,要说和别人不同的地方,仅仅是长得比较帅而已”。所以此时此刻,他正在异星人联合建造的宇宙监狱3307牢房里,以这种格式和那位狱友介绍自己。
  “你好,我是甜品师白陵川,就叫我大白吧。”
  “你好,我是盛之卿。”
  对面叫作盛之卿的年轻狱友,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小顺毛,新月眼,一张秀气的娃娃脸,显然还是个高中生。本着刨根问底的原则,白陵川多了解了一句:“之之,你今年多大了?”
  盛之卿轻易就接受了这一莫名其妙的昵称,他笑起来特好看,天真烂漫的:“我24,你呢?”
  “……我26,原来咱俩没差多少?”
  白陵川认为自己的脸,就是一张26岁青年应该具备的帅脸而已,之所以俩人看起来年龄差略大,那估计是源于对方模样太幼稚了。
  盛之卿认认真真将他打量了一番:“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有点……”
  “有点什么?有点过于英俊潇洒?”
  盛之卿微笑:“英俊还算英俊了,只可惜是英俊的反派,一脸邪相。”
  “……???”
  白陵川很不爱听这话,但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评价了。没办法,他天生长相就如此,眉眼间痞气纵横,连打量别人的目光都透着心怀不轨的意味,像是个机关算尽的混蛋,跟善良无邪四个字完全不挨边。
  不是说人不可貌相吗?眼瞎的家伙们,都不懂得用心感受吗?!
  他轻哼一声:“上帝派我这个英俊反派来给你做狱友,就是为了教你认识社会险恶,世间冷暖——你该心存感恩的,小朋友。”
  “我24了。”
  “那跟我比也是小朋友,你入狱前是干什么的?”
  “平面模特。”盛之卿想了想,复又补充一句,“如果你爱看杂志的话,应该会经常在各种封面上看到我。”
  白陵川很实诚地回答:“在我家,杂志一般都是用来垫桌脚的。”
  “好的,请当我没说过。”
  然后是一阵颇为尴尬的沉默,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良久,直到把对方脸上有多少根汗毛都快数清楚了,白陵川这才硬着头皮开口,他决定探讨一些有深度的问题,譬如……
  “你犯了什么事儿,怎么被抓进来的?”
  盛之卿托腮叹了口气:“因为美貌是种罪过。”
  “啥玩意儿?”
  “具体来讲,就是大头星球的一个小首领相中了我,想让我当他的男宠,被我拒绝之后恼羞成怒,干脆把我关在这里,等我妥协示弱呢。”
  白陵川愤怒一拍大腿:“太过分了!这和古代的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难道长得像男宠,就可以随便让他们糟蹋了吗?”
  盛之卿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大白先生平时都是这样安慰人的么?在现实生活中一定挨了很多揍吧。”
  “……还好还好,主要是我也不常安慰人。”
  “那你呢,一个甜品师,为什么会突然进监狱?”
  白陵川万分懊恼:“我也没做什么,其实就杀了个蛙星人——就随便拿木头凳子一砸脑袋,谁知道那蛤蟆人的身体构造跟咱差不多,死得那么容易啊。”
  盛之卿笑得眉眼弯弯:“蛤蟆人怎么惹你了,吃你的甜品不给钱?”
  “不给钱也是我老板需要cao心的事,我是因为看到了他欺负孕妇,还说要把人家肚子里的孩子剖出来玩一玩。”
  “原来如此。”盛之卿若有所思,“确实该死。”
  “可不,但我没给自己想好后路,稀里糊涂就被抓了,帅不过三分钟,根本不够浪漫英雄主义。”
  “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浪漫英雄主义,而是自己还能活多久的问题。”
  白陵川环视四周,看墙壁的角落里,一只蜘蛛正在结网,还有只老鼠正奄奄一息地蹬腿儿,不禁感慨:“这不是死牢么,我明白,听说新关进来的一批犯人,三天后处决,的确得想想辙了。”
  盛之卿悠然反问:“我很欣赏你勇于和命运对抗的精神,不过你准备想什么辙?”
  “要不咱们挖洞逃走?”
  “好啊,这么说你身上带着工具了?”
  白陵川从内侧口袋摸了很久,最终在对方略显期待的眼神中,找出了一柄挖耳勺……
  盛之卿含笑注视着那柄挖耳勺,半晌,他很温柔地讲。
  “咱们还是等死吧。”
 
 
第2章 容易脸疼的超能力
  平心而论,白陵川也觉得用挖耳勺不太靠谱,但是除了这柄挖耳勺,他身上所有能够称之为利器的东西,都已经在进监狱之前就被没收了。
  他试图寻求盛之卿的帮助,但盛之卿跟他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能提供的工具就只有腰间的皮带扣了。
  “其实刚才我忘了问啊,之之,你的情况特殊,又不是一定要被处死的罪名,干嘛也要逃狱?”
  盛之卿仍旧纯良地微笑着,但瞥过来的眼神,却很像是在看智障:“是当大头星人的男宠,还是当自由的逃犯,这道选择题很难么?”
  “……哦,有道理。”
  “大白,既然挖洞这办法不可行,又没有亲戚好友来劫狱,咱们不如直接闯出去吧。”
  说实话白陵川很佩服自己这个狱友,虽然长得十分幼稚好欺负,但人家心理素质过硬,毋庸置疑,能轻描淡写做出“咱们直接闯出去吧”这种提议的,都不是普通人。
  “你很有当亡命徒的潜质啊。”
  “是当亡命徒,还是当冤死鬼,这道选择题也同样不难。”
  “唔,我刚才说错了,其实你是个堪比哈姆雷特的哲学家。”
  盛之卿笑意更深:“我怎么不知道,原来哈姆雷特是哲学家?”
  白陵川想了又想,觉得眼前这人说什么都带着几分嘲讽的味道,但一对上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他又偏偏无言以对,好像自己跟人家抬杠就是欺负小孩子似的。
  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好吧我们换个话题,譬如是今晚就行动,还是明晚再行动?”
  “又不需要准备什么,今晚和明晚有区别?”
  “……丑话可说在前边啊,尽管这座监狱建造不久,还没达到全高科技的水平,但也算是守备森严了,我们有70%的可能x_ing会被击毙在半路上——当然,我肯定是要被击毙的,你应该还有生还余地,毕竟他们的首领喜欢你。”
  盛之卿慢条斯理应着:“那我还是死了比较省心……嗯?你口袋有什么东西?”
  白陵川起初没意识到他指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见刚才翻找时,自己衬衫内侧口袋里,露出了某张紫色卡片的一角。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它的来历,反正在我某天下班的时候,它就被放在柜台上了。”他抽出那张卡片,见上面花纹繁复,正中央用烫金大字写着自己的名字,“原本还有一句话的,但在我看完的30秒之内就自动消失了,我也很懵。”
  “消失的一句话,是‘超级能力由你开启’?”
  白陵川讶然:“你是神算子啊,这都能猜出来?”
  盛之卿叹了口气,转而从自己的皮带内侧,取出了一张被折叠成一指宽的卡片,展开后和他的那张完全一致,只是上面的名字不同罢了。
  “因为我也收到过,当时就被放在我的手提包里。”
  “天呐这简直是难以言喻的缘分,莫非咱俩就是传说中被选召的孩子?”
  “原来你也看过《数码宝贝》这么古老的片子,中二至此,仍保留一颗年轻的心,很令人欣慰了。”
  “……”白陵川严肃一拍他的肩膀,“看在比你年长两岁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来说正事,你卡片上标注的超级能力,究竟是什么?”
  其实在“超级能力由你开启”这八个字的后面,还清晰写着他们将要拥有的异能,只不过具体内容已经随着这八个字一齐消失了而已。
  显然,这种不同寻常的事情,只能令他们自己知晓。
  盛之卿反问:“你的是什么?对我们这次逃狱有帮助么?”
  白陵川十分不喜欢对方的问话方式,听起来就仿佛在质疑自己的实力一样,所以他目光冷峻、义正辞严地回答:“我认为没什么帮助!”
  “……”
  “但让你见识一下,倒也无所谓。”
  话音未落,他已经利落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那清脆的“啪”的一声听着都疼,然后他就在盛之卿略显惊讶的眼神中,十分坦然从怀里取出了……对方的皮带扣。
  “实在不好意思,毕竟你身上也没什么可拿的了。”
  盛之卿沉默半晌,随即冷静提了提自己的裤子,幸好最近天气挺凉,他里面还穿了条加绒单裤,否则这大半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在做什么奇怪的事。
  “原来你的特殊能力是变魔术。”
  白陵川掂着掌心的皮带扣,也觉得有点尴尬:“不,不是变魔术,只是我在三米范围之内,能把对面任何人的任何东西得到手而已。”
  “那为什么事先要扇自己一耳光?因为良心上过意不去吗?”
  “……那是条件,我不扇自己,就拿不到东西。”
  这技能看上去很炫酷,实际上脸很容易疼。
  盛之卿点点头,若有所思:“挺有趣的。”
  白陵川反问:“该看的你都看见了,是不是也得对我讲两句实话?”
  “我一直对你讲的都是实话。”盛之卿未置可否,只示意他往牢门外面看,原来是定点送饭的大头星守卫过来了,“我看也不用商量时间了,就现在吧,咱俩趁机把牢门钥匙偷过来——谁说你超能力没用?其实有用得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