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冤家易结 作者:透明人间

字体:[ ]

 
第 1 章
 
  00
 
  ××年×月×日,市立商业幼儿园
 
  这是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圆圆黑黑的大眼睛,此刻正专注地看着一个蹲在沙坑旁的身影。
 
  那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幼儿园的红色制服衬着她红扑扑的脸,此刻也正专注地研究着手上什么东西。
 
  过了许久,男孩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朝着女孩的方向慢慢移动。
 
  “你好……我是……君子兰大班的季砚泽……我想……”似乎耗尽了长到6岁以来所有积攒地勇气才出口的搭讪,却只有善始没有善终。
 
  一个从旁飞出的身影以很熟练却略带粗鲁的动作将他推倒在地,一只脚也顺势踩上了他的前胸。艰难地略微抬起上半身,却看到一个和他一样身穿蓝色校服的男孩,有着和那女孩相象的脸。
 
  “你谁啊?李……见……啥?”高高在上的眯眼辨认着胸前铭牌上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还没来得及纠正对方的认半边读法,季砚泽就又给一脚踩回地上。
 
  “管你叫李见啥呢!叫李见鬼都没用!敢来惹我们家小武!也不看看他是谁罩的!”跟文雅完全搭不上边的言语让季砚泽听得一愣一愣无力反驳,等他回过神来也只能看到两个离去的身影,周遭同学带着同情的目光。
 
  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这本来是及其平常的幼稚园小朋友冲突事件,却由于当事人的缘故而引发了今后的种种故事。
 
  这厢,季家。
 
  “宝宝,听说你今天在幼儿园哭了?是被人欺负了?”
 
  “……嗯……”
 
  “啊!谁那么大胆敢欺负我们家宝宝啊!别怕,妈妈明天就送你去上武术班,总有一天咱会打翻身仗,把那坏蛋压倒的!”
 
  宝宝似懂非懂点头……爸爸黑线中……
 
  那厢,韩家。
 
  “韩文琪,你今天又在学校欺负人家同学了是不是!”
 
  “谁让他打小武的主意来着!哼!”
 
  “诶?打小武主意的?该打!不过,还有个事情,你不要老是抢小武的校服穿好不好,你是女生啊!”
 
  “可老妈你自己不也认为小武穿粉红色比我好看么?”
 
  “这个……倒也是啊……”
 
  小武默不作声……爸爸黑线中……
 
  01
 
  703宿舍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撞上墙壁发出一声惨痛的哀嚎声时,韩武骐正趴在书桌前整理课堂笔记,手一抖,笔记本上一条长长的印子。“胶带胶带……”喃喃自语着找着胶带,他却没有回头——不用回头,用脚趾头都知道来者是谁,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开门,堪称大门杀手。
 
  “小武,你惨了!”果然,与大力开门绝对匹配的是一个超级大嗓门。
 
  韩武骐依旧没有回头。小心翼翼地清理完了划痕正准备继续往下抄,却被来人连人带凳子转了180度——乖乖,好大力啊,这可是方板凳水泥地啊。
 
  还在感慨着吃一样的米养出来的人还是可能有很大差别,可惜来人没有韩武骐那么好的耐x_ing,已经一把抓住面前一脸梦游样的人开始大力摇晃。
 
  “你有么有在听我说啊,小武!”
 
  勉强把思绪从有关一种米养百种人的论证中拉回来,韩武骐摇了摇脑袋把小金星们赶出去后,才抬起眼睛,看向面前和自己有着七分相象的双胞胎妹妹——韩文琪。
 
  “说吧,你急惊风似的跑来我这踹坏了我的门还喳喳呼呼了半天为了什么事情?”
 
  “有没有水,累死我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并没有让了解她秉x_ing的韩武骐感到奇怪——估计是一路狂奔冲上七楼又踹了门挪了人椅再加上用力摇晃,这个要耗体力的——递了瓶水给她看她以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迈表情仰着脖子猛灌,石非老说她这种喝法叫自杀式饮水法,因为表情实在是像在喝毒药一样。
 
  “小武,你惨了。”
 
  “你辛辛苦苦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反复跟我说这句话么?”
 
  “不是,我是说真的。”
 
  “我知道你是说真的。”虽然听上去怎么都不像……后面这句可是怎么都没胆说出口的。
 
  “你晓得就好。我跟你说啊……”韩大小姐把水杯一甩,顺势往身边下铺的床上一坐,便开始跟韩武骐讲述他莫名其妙要倒霉了的前因后果。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踢球把人家踢进了医院却要我去负责?”罕见的韩武骐高八度惊现,这个时候走过703室门口的人都不由得缩了下脖子,能让一向温文的韩武骐这样没形象的大叫,看来是真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被妹妹东拉西扯搞得有点小鸟乱飞的韩武骐好不容易理出了点头绪,却是她从N大来D大看自己路过学校cao场的时候进去晃了下然后看到一个排球掉自己面前就一时脚痒踢了一脚没想到失了准头踢到了人而那个被踢的倒霉鬼不巧从观战的花坛上摔下去好死不死把脚给摔了爬不起来给送进医院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闯了祸的韩文琪却要自己来替她善后。
 
  “嗯!”韩文琪老实地点头。
 
  “嗯?为什么你自己闯了祸却要我替你善后?”
 
  “诶?为什么”韩文琪暗自啐了一口,刚才自己那段故意天南地北的东拉西扯居然没让小武昏了头啥啥点头,看来要好好检讨下是自己在历史系混多了退化了还是小武在法律系呆久了稍微进化了点了。“你想知道原因?”
 
  “废话!”
 
  “啊,那听好了。第一,我是因为来你们学校看你所以才有机会在你们学校的cao场上踢了你们学校的球踢到你们学校的人的,如果我不是为了你才不会来你们学校也就没可能在你们学校的cao场上踢了你们学校的球踢到你们学校的人;第二,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排球队的,所以看到排球自然有种亲切感所以让我看到了不碰下是很难的,而当时的情况是那群人在篮球场上踢排球我也就跟着入乡随俗了;第三,那个被踢的倒霉鬼是你们学校的人而现在也就被送到了你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基于就近原则也应该是你比较方便。”一口气吐出那么多话也真是不容易更难得还条理分明。而韩武骐已经给轰炸得傻乎乎得过了好久才冒出一句话。
 
  “你不应该在篮球场上踢排球……”
 
  “这不是重点!”
 
  “重点……啊,我倒想起来了,重点是为什么人是你踢倒的却要我去善后!”
 
  “因为近啊。”
 
  “哈?”
 
  “他就被送到中大医院,就在你学校前面啊……小武,难道你忍心让我从我学校那个死乡下校区跑来么,我可也很多的?”看说理不行就才哀兵政策,硬是逼着自己挤出那么丁点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的。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在这边女生宿舍借张床位,反正我们班女生还跟你满要好的。至于课么,更无所谓了,反正你是典型的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哀兵政策失败。
 
  “不要这样啊,小武,好歹我们兄妹一场啊……”
 
  “是兄妹所以我才决定支持你亲自去道歉。”
 
  “小武,你就帮我这一次,大不了放假回家你那份家务我帮你做?”
 
  “不行。每次放假回家你人都没影,那些家务连你的都肯定是我做的,不干!”
 
  “小武……”
 
  “不行!”
 
  眼看着哀兵利诱政策都宣告失败,韩文琪咬咬牙,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韩武骐,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了!”
 
  韩武骐不敢置信地看着再次被甩倒墙壁上发出哀嚎的门,韩文琪居然就这么……跑了,只搁下句威胁和一张字条,难不成自己之前的那些抗议就这么宣告无效而要去收拾那个烂摊子?
 
  门外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怯生生地问:“小武……可以进来了么?”
 
  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室友丁晓皓,看他那样八成是给韩文琪吓到了。微笑着点点头,看着他舒了口起走进房间,眼神不经意就扫到了韩文琪搁在桌子上的那张字条。
 
  突然间,韩武骐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第 2 章
 
  02
 
  第二天,D大附属中大医院住院部门口还是出现了一个身影。
 
  自从韩文琪搁下句狠话以及一张字条就遁走之后,她就跟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找不着了。打手机手机关机,打到宿舍说人还没回来,估计不晓得跑到哪个地方避风头去了,想找她除非比她还能躲……偏偏韩文琪那种很少有事情会要她躲起来可一旦她要躲起来就没人找的到的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自己去探望道歉?”丁晓皓看看那纸条又看看韩武骐,不安的问。
 
  “那还能怎么样,总要有人出面的。丁丁你也别太担心了,我想别人也不会刻意刁难的,毕竟球场如战场么……”这话说出来连韩武骐自己都不信,什么球场如战场,鬼!明明就是韩文琪那运动神经粗到天上去的家伙自己在篮球场上踢排球的不是。可看到丁丁一脸不安,即使是骗人也要骗了再说。
 
  “真的么?那样就好了。”
 
  “嗯,一定没什么事了啦。丁丁你放心。”看着丁丁安心的样子韩武骐觉得自己至少有作对一件事情。至于明天怎么去面对,想起这个他还是头疼。本来想找石非商量,毕竟从小到大他们兄妹俩有什么事情找石非商量一定没问题,可又想起他最近似乎有个课题在做很忙的样子,就没忍心去打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