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荣宗耀祖 作者:余不知(下)

字体:[ ]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荣真卸了户部的值,闲适的多,得了空本想多和木樨亲近亲近,但一纸传召就把他召进了宫。
  “为什么我要娶亲,我不需要皇后!”
  荣真一走近太后的宫门口就听见李韫的大喊,抖了下身子,“我”都出来了,小皇帝怕是气的不轻。
  他没着急进去,等在门口听着。
  “你已经到了娶亲的年纪了,”太后的声音不大,沉稳得很,“这事□□关国运,你又不是没看见上书的那些奏章。”
  “呵,”李韫冷哼了一声,“那些不过是赶着把闺女送进来的人。”
  “是,就算他们有那么个意思,但也是顺应圣意,你上次和她们不是聊得挺好的吗?”
  “比如呢?”小皇上挑起眼眉。
  “公爷……”站在荣真旁边的小太监轻声问。
  荣真嘶了口气,这时候不进去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了,便给小太监使了个眼色。
  小太监喊了一声,“荣国公到!”
  屋里面的争吵声戛然而止,母子俩各归各位,都等着荣真进门。
  两边的太监给荣真开了门,荣真向前一跪,“臣参见皇上,太后。”
  “起来吧。”李韫抬抬手。
  荣真低着头站了起来,“不知皇上太后召臣来有何事?”
  “给荣国公赐座。”太后令道。
  荣真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大好,这是要持久战了。
  荣真战战兢兢地坐到凳子上,看着那母子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韫问,“荣国公,母后让你负责中秋宴会的事情,你做得怎么样了?”
  “臣还在筹备之中,这原本是礼部的事,臣还要多和礼部尚书商量才好。”
  “嗯,”太后总算遇上个舒心一点的事情了,“我和他讲了,他会多配合着你的。”
  “谢谢太后。”荣真两手拱起来。
  “中秋宴上是不是也要邀请大臣们的家眷啊?”李韫问。
  “那是自然,”太后瞟他一眼,“这是惯例了。”
  “母后是不是又要为朕做媒了?”
  太后深吸了口气,“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你就算怎样挖苦本宫,这大婚都是要成的,总不能让中宫空着。”
  “太后,”荣真出声,“臣看不必急着决定皇后人选,不如先选些皇上看着可人的放进宫里来,再逐个考量品x_ing升到皇后的位置上。”
  “这也未尝不是个好方法。”
  荣真清楚,太后自身就不是他们这种大氏族里出来的人,也对世家看不大惯,真要让她像从前似的直接从世家里选一个女孩当皇后她也不一定同意,这般方法算是折中,对这母子俩都是个妥协。
  “皇上觉得呢?”太后又看皇上,皇上还是那副软硬不吃的样子,“母后的话朕什么时候反对过?”
  “你!”
  荣真连忙打断太后,生怕她当场气晕了过去,“皇上,臣听家嫂提过,说您和江家的小姐聊得不错啊?”
  “那个,”李韫微微抬眼,“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太俗。”
  “要提到才女,御史大夫家的女儿可是首屈一指啊。”
  “她半天都不敢和朕说一句话,无聊。”
  “大理寺卿家的那位小姐呢,虽然父亲的职位低了些,但是那小姐常混迹民间,亲切的很。”
  “你都说了,她父亲的职位低了些,更何况朕对野丫头也没兴趣。”
  荣真如今可明白那些走街串巷的媒婆的难处了,碰上这样的公子,真是想一盆水泼过去,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了。
  他这么想着,抬头看了眼李韫。
  气质高贵,长相英俊,身份就更别提了,这世上也找不到比他更有斤两的人了,只得耐着心又提了几个姑娘,可惜都入不了皇帝的眼。
  半天,太后突然好奇地问,“荣国公怎么会这么了解朝中大臣的女儿?”
  “啊,”荣真清了下嗓子,“是丞相家的杨槿公子常跟我提的。”
  “杨槿?”李韫也来了兴趣,“他很了解吗?”
  “杨槿是出了名的才子,和佳人多有交往是很正常的。”
  “我看是荣国公叫人也帮自己留意着的吧,”太后两手并在一起,搭在腿上,微笑着看荣真,“荣国公今年也不小了,本宫催皇上婚配的时候,他也曾说朝中这么多才俊没成婚,何必逼他。”
  “太后的意思是……”荣真心虚地问。
  “不如荣国公先成个亲,给皇上做个榜样。”
  荣真不禁怀疑起太后的目的,她究竟是想逼着皇上成亲,还是想逼着自己,还是,一箭双雕。
  李韫也看着荣真,但那眼神分明就是为了看好戏,半点没有同甘共苦的意思。
  “臣……”
  “本宫知道你在民间做得那些不规矩的事。”太后缓缓道,“但玩乐也总该有个头不是?”
  荣真眨眨眼,果然每次让轿夫停在樱雪楼不是件好事情,他只能把太后的重点接着引回到皇上身上,“太后,臣和皇上这事还是不一样的,帝后和谐是国运昌盛的表现,臣娶不娶姑娘,却是没什么干系的。”
  “荣国公,我们不都一样吗,朕要有子嗣延续天命,你也要有子嗣填充荣家啊。”李韫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
  荣真从宫中走出来,心中一直郁郁,皇上的话他不是没考虑过。
  荣乾虽然还活着,但是他的孩子不一定会来继承荣家,那自己百年之后,这荣家不就……
  荣真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管这么多做什么,连自己活不活得过去都不知道呢。
  他乘着轿子,轿夫又问他,“公爷,还去樱雪楼吗?”
  荣真翻了个白眼,舒了口气,“不去了,回府。”
  “诶。”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荣真走到荣国府门口,正瞧见木樨坐在门槛上,手里抱着小钱,手心里似乎放了什么吃的,小钱伸出舌头,舔个没完。
  木樨笑了一会,才发现荣真已经走到自己跟前了。
  他的手颤了一下,抱着小钱忽然就向院子里跑了进去。
  江玉簪扭着身子,手里端着个小碗,刚走过来,被木樨吓了一跳,看着荣真道,“我刚把吃食拿来,这孩子又上哪去啊?”
  “我怎么知道?”荣真暗暗笑了一下,擦过江玉簪的身边,又道,“你今日用的香粉还不错。”
  江玉簪捧起脸,惊喜道,“真的?”
  荣真不置可否,走了过去。
  江玉簪看着他的样子,“今天心情可真是不错了。”
  一到饭点,杨槿就准时来报道了。
  “你都快把荣国府当家了,丞相就没点意见?”江玉簪这么说着,又吩咐人给杨槿准备碗筷。
  杨槿眨了眨眼,“我爹近日忙得都不回家来吃饭了,我家的丫头都不待见我,宁可饿死我。”
  “别胡说了,”荣真瞟了下自己身边的座位,“坐吧。”
  杨槿喜笑颜开地坐了过去,他正对着木樨,便问,“木樨,下午有空吗,和少爷我出去逛逛啊。”
  木樨原本只看着自己眼前的碗筷发呆,一听杨槿叫自己,愣了下,头歪了歪。
  “我是问你下午要不要和我出去玩啊?”
  木樨恍然大悟的样子,很快笑笑,表示愿意。
  江玉簪瞥了一眼他,又问荣真,“你是不是欺负木樨了,这孩子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
  “我怎的欺负他?”荣真眼里都是笑意,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杨槿看了眼他,又看看木樨,勉强笑了下,又道,“你知道吗,李啸快到了。”
  “已经上路了?”
  “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皇上是不是要你接待他?”
  “是啊,”荣真点头,“那我下午还要去一趟礼部。”
  “你去礼部?”江玉簪来了兴趣,“那待会我给我爹写封信,你帮我带过去吧。”
  “我又不是信差。”
  “诶,”江玉簪不悦,“你帮我个忙又不会怎样,况且我跟我爹说的事跟你也有关系呢。”
  “什么事?”杨槿好奇。
  “皇上这不是要选后吗,我的小表妹很有希望的,我得让我爹提点她一下啊,机灵点。”
  荣真想起早上李韫评价江家小姐的那话,摇摇头,“我劝你家别抱那么大的希望。”
  “为什么?”江玉簪侧着身子看荣真。
  “我见过我见过,”杨槿举起手,“特别好看,若不是你那表妹心比天高,我都要派人问问了。”
  “你喜欢那个样子的?”荣真好笑地看着杨槿,若是按李韫所说,这江家小姐琴棋书画样样不通,那跟杨槿可是万分的不配啊。
  “嗯,我就喜欢金玉其外的。”杨槿想了想,又肯定的点点头。
  荣真听他这话,总觉得这里也含着挖苦自己的意思。
  “瞎说,”江玉簪埋怨道,“我那表妹可不只是长得好看。”
  “嗯嗯嗯。”杨槿连着点了几个头。
  他越这样就让人觉得越敷衍,江玉簪恨不得把筷子扔到他头顶上,“吃你的饭吧。”
  “你若是带木樨出去,多照顾些。”荣真临出门前又嘱咐了句杨槿。
  杨槿满口答应,接着就拉着木樨的手往门外走了。
  今天并不是什么节日,街上有些冷清,不过木樨现在也不大在意了,跟着杨槿,他走哪就到哪。
  “木樨,”杨槿终于觉着有些不对了,带着木樨到一处茶馆歇下,“你究竟怎么了?”
  木樨摇摇头。
  “不对,不会是怀春了吧?”
  木樨更加用力的摇了摇头。
  “是荣真?”杨槿整个身子都倾前,脸差点和木樨贴上。
  木樨微微张嘴,又合上,接着摇头。
  “荣真和你说了,他喜欢你的事?”
  木樨已经无法再摇头下去了,心里默默佩服杨槿,真不愧是能考上状元的人,这么聪明。
  “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杨槿心里虽不是滋味,但为了安慰木樨一直强忍着,试探道,“你怎么想呢?”
  木樨抬起手肘,“想不明白。”
  “嗯?”
  “不知道怎么办。”木樨嘟着嘴,“看到公爷就想跑。”
  杨槿忍不住笑,“你跑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和他睡在一个院子里。”
  木樨叹了口气。
  “你不必担心,这种事啊,顺其自然吧。”杨槿一边说着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一边又觉着胃口堵得难受,今日吃的中饭不断上涌。
  等把木樨送回府,杨槿才算松了口气,回去的路上一个劲埋怨自己,充的是什么大头菜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