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拯救与被拯救 作者:昼夜不分

字体:[ ]

 
文案:
又名:我的邻居有点迷
佟泽:我发誓,一开始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当朋友
文翎:所以?
佟泽:怪我情不自禁
文翎:……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翎;佟泽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朋友之情一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存稿,5W字的小短文
求包养求评论求收藏
依旧每晚19:00不见不散
鞠躬!!
  窗外太阳西斜,闯进了文翎的办公桌,他抬头看时钟,已经下午六点整,同事几乎已经都走了,只剩下三三两两人还在加班,他揉了揉眼睛,然后关掉电脑,把所有东西整理整齐,起身离开公司准备回家。
  两点一线的生活文翎并不觉得枯燥,事实上他对此毫不在意。开门换鞋,打开冰箱,然后煮速冻饺子。当然,他不是每天都吃速冻饺子,偶尔也会点个外卖,心情好时甚至会自己下厨,不过他下厨的次数,三年来屈指可数。
  也许是营养不足的原因,文翎的肤色一直带着些病态的苍白,并且削瘦,他有一双大而圆的眼睛,却并没有多少生气,他对自己的外貌向来不以为意,但有一些洁癖,所以好在自身和房间都非常整洁。
  吃完他的晚餐速冻饺子,前后洗涑干净,就开始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放新闻。文翎有些轻微失眠,总是要听新闻才能睡得着,每次都是在沙发上睡着一段时间后,然后再爬到床上继续睡。
  他没有感兴趣的业余活动,所以便早早的洗涑休息,然后不到天亮,就睁眼等待黎明降临,这是他的习惯,三年来,一向如此。和平常一样,文翎渐渐感到困意来袭,正当他准备入睡时,一阵门铃声突然让他睁开眼睛。
  文翎没有动,难得响动的门铃让他感觉很陌生,直到半分钟后,他才慢慢缓过来。文翎皱眉,然后起身打开房门,不悦的看着门口的男人。
  “你是谁?”文翎歪头看着他。
  男人先是一愣,然后笑弯着眼睛道:“对不起,打扰了,我是今天刚搬来的,住在你对面,那个…请问你家里有盐吗?可以借我一点吗?”
  事实上文翎对于对面住着谁并不清楚,也许租客换了一个又一个,但都与他并无瓜葛。看着他手上的一次x_ing杯子,文翎没有说话,直接转身进了厨房,然后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包没有开封的盐递给了他。
  “太谢谢你了,我叫佟泽,明天我买了就立刻还给你,你吃饭了吗?你要不要过来吃点?”佟泽接过盐非常感激。
  文翎摇摇头,然后关上了门。他躺回沙发上,继续酝酿睡意,直到新闻播放完毕,他还是毫无睡意,文翎关掉电视,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在发呆,脑海中一片空白,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文翎点亮手机屏幕,今天是星期五,明天他不用上班,他难得的勾起唇角,起身从冰箱拿出啤酒,还没开喝,门铃却又开始响起来。
  还是佟泽,不同的是,这次他提着个桶,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子朝文翎笑。
  “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停水了,能在你这接桶水吗?”
  文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身,示意他进来。佟泽进门前再三感谢,然后脱下了鞋,以免踩脏地板,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虽然穿了袜子,佟泽还是觉得踩着瓷砖的脚底有些冰凉。
  “浴室地面有水。”佟泽低头,就看见文翎扔过来的一双鞋。
  佟泽再次道谢,然后穿上鞋子,打开水龙头接水。流水哗哗声充斥着静寂的房间,他打量房子环境,格局和自己家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只是家具的摆放不同,房子主人正坐在沙发上喝啤酒,对自己视若无睹。
  “怎么称呼?今天实在太感谢你了。”佟泽关掉水,拎着水桶走到客厅停下。
  “没关系。”文翎放下啤酒,对他淡淡一笑。
  “你来我家吃饭吧,就我一个人,我做了很多菜,自己也吃不完。”佟泽诚挚的邀请他。
  文翎对他道谢,然后拒绝。
  “其实,我特别不好意思亏欠别人人情,你帮了我,我觉得欠了你,很不好意思。”佟泽说出心里话。
  文翎明白他的意思,甚至深有体会,他也一样,不想欠别人一点人情,哪怕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举手之劳,他也要一分一厘的还清,这不是客气,而是生疏。
  “那就打扰了,你喝啤酒吗?”佟泽笑眯着眼睛点头,表示可以来一点。
  文翎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然后进了佟泽的家。一进门便闻到饭菜香味,佟泽领着他在餐桌前坐下,然后自己进了厨房说还有一个汤。看着餐桌上的菜,文翎的胃仿佛感觉到了美食的气息,开始不安起来,文翎喝一口啤酒,压下胃部的躁动,他试图转移注意力,开始打量周围环境。除了门边还丢着垃圾,房内基本都收拾妥当了,角落的柜上都c-h-a着白色的花,半掩的卧室也铺上了地毯,茶几上还放着几本杂志,相比起自己,文翎觉得对方真是富有朝气又居家。
  佟泽端着鱼汤从厨房出来,所有菜都上齐全了,他脱下围裙,然后示意可以开动了,看着眼前的三菜一汤,文翎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动筷,佟泽便起身给他舀了一碗汤。
  “饭前先喝点汤,开胃。”佟泽道。
  文翎道谢,然后喝了一口,汤鲜香浓郁,没有一点腥味,他长久饱受折磨的胃,在这一碗汤下,仿若久旱逢甘霖。
  “你的手艺很好。”文翎真心夸赞。
  佟泽坦然接受,他对下厨有浓烈的兴趣,动手多了,厨艺水平自然不差。
  “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文翎。”
  佟泽细细念了几声这个名字,然后表示自己记住了,有人陪他吃饭,佟泽显然高兴的很,多喝了几口啤酒,脸颊已经有点微微泛红。
  相比而言,佟泽非常健谈,不过一餐饭功夫,文翎已经知道了他爱吃海鲜,酒量不太好,在大学里当老师等等基本信息,而文翎只是应和几句,并不太会主动说话。
  房间里冷气开得不低,文翎向来怕热,背上已经出了汗,加上喝了酒的缘故,心里更是有点燥热,一餐饭下来,文翎不得不打算回家再洗个澡,饭后文翎想帮他收拾碗筷,但是佟泽拒绝了,文翎无事可做,便告辞回了家。
  回家的第一件事,文翎就开始脱衣服,身上的热汗他被冷气一吹,瞬间舒服不少,文翎一边脱一边进了浴室,然后打开冷水从头浇下,冰冷的水打在身上,让他忍不住一激灵,但是习惯后便觉得通体舒畅来,贪图这一份清凉,文翎洗了整整半小时才出来,他把冷气打到最低,然后裹上毛毯,舒舒服服躺在床上,酒足饭饱,便觉得困意来袭,没过多久,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断断续续的歌声在门外响起,那是妈妈的声音。天气燥热,文翎爬下床跑到门边,偷偷打开一条门缝,看着妈妈拿着蒲扇,哄着弟弟午睡,文翎关上门不禁想,也许在他更小一点的时候,也曾躺在妈妈的臂弯,嗷嗷待哺。突然,时间转眼一变,从酷暑跳到了严寒,文翎穿着短袖瑟瑟发抖,他下意识打开门哭着找妈妈喊冷,却被她无情的呵斥,斥责他惊扰弟弟的睡眠,文翎只能惊恐的爬回床上,拉紧身上的被子,他听着门外的歌声默默流泪,这样的歌声不曾对他唱过,而妈妈的坏脾气,也不曾在弟弟面前表露过,他想,他可能是个从马路上捡来的野孩子…
  文翎挣扎着爬起来,他顾不上自己头重脚轻,只发觉面上早已一片潮s-hi,他许久不曾梦到家人,那些陈旧的往事,他以为早已经被遗忘,却不曾想到如同深埋于地下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他踉踉跄跄下床洗了把脸,然后又倒回床上。
  几年来,文翎的身体一直很好,从来不曾感冒过,而这一次,病来如山倒,他竟然真的有种撑不下去的感觉。也许是梦中情景太过伤怀,亦或许是病痛带来的折磨,他眨眨眼睛,眼角便沾染泪意。三年前,他独自来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三年后,他依旧孑然一身,无所依靠。
  被子盖得再严实,文翎依旧寒冷入骨,他关掉冷气,把整个人蒙进被子里,没过多久又因通气不畅而冒出头来,他感觉得到自己浑身滚烫,应该是发起了高烧。这时候,他想起那个聋了的大伯,听爸爸说,就是因为年幼时高烧时没有钱治才烧聋的。文翎不禁自嘲,也许睡一觉起来,他也可能会变成一个聋子,他的前半生如此不济,后半生应当也好不到哪去。
  来不及细想以后聋了的种种,文翎就听见门铃又在咚咚作响,兴许是他的求生欲让他找回了一点力气,文翎好不容易扶着墙走到门口,门铃声却戛然而止,天地间又回归寂静。文翎想,对方大概是走了,他打开门,就看到对面正在开门的佟泽转过身来。
  “你?生病了?”佟泽手里提着东西向前走了两步,来到文翎面前。
  “是…是你按的门铃吗?”嗓子嘶哑得简直说不出话。
  佟泽放下东西,把手贴近他的额头,刚一贴上手仿佛如触电般立刻收了回来,温度实在太高令人心惊。他扶着文翎进了客厅沙发躺下,房内闷热得很,佟泽把所有窗户打开通风,然后又跑回家,提来了医药箱。
  “来,把这个夹在腋下。”佟泽甩了甩体温计递给他,文翎一言不发听从了他的指挥,之前没注意,看到客厅的时钟,才发现已经中午一点了。
  “你吃药没有?”佟泽问。
  文翎摇摇头,他很少生病,从不备这些东西,觉得没必要。
  佟泽把体温计拿出来一看,已经是40度的高热了,他从箱子里拿出退烧药给文翎,文翎乖乖照做,把药服下,只是从头到尾,他都一言不发。
  “有没有出汗?”佟泽担忧的看着他。
  文翎又摇摇头,然后慢慢缩成一团,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佟泽看他这样便知道他冷,体温可能还会继续升高。
  “走,我扶你去床上。”佟泽拉起他的手,把他整个人搀扶起来,然后拖到床上,给他严严实实盖好被子。
  做完这系列动作,佟泽已经出汗了,这天气本就热,何况这屋里没开空调又通风没多久,他抹一把脸,看着对方紧锁着眉头,面上带着病态的潮红,实在可怜的紧。
  “我说,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不行的。”文翎像是没听到一般,扯着被子头往里缩了缩,并不搭理他。
  这样不是办法,佟泽决定叫他家人来,但是任凭他怎么问,文翎却一声不吭。佟泽几乎要动气,他既没办法做到视而不见,又对文翎的无视束手无策,局面一度僵持下来。
  “你再这样,我就翻你手机了啊。”佟泽走到床头,拿起他的手机。
  看到文翎依旧无动于衷,他点亮屏幕,划开手机屏保,手机没设密码,轻而易举就进入了桌面。佟泽点开联系人,却发现只有房东一个人的联系号码,他又打开通话记录,最近的一通电话已经是两个月前,还是房东打来的,佟泽最后打开短信,不出所料,只有通信公司几条短信。他关掉手机,忍不住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他还这样的年轻,应当是朝气蓬勃的年纪,却独自一人居住这里,手机没有可供联系的人,人也寡言内向,他生得并不算英俊,鼻子太过于秀气,缺乏男人的阳刚,连身形也削瘦得很,至少他搀扶起来,并不用费太大力气。此刻他正背对着自己,紧抿着双唇,对自己的存在毫不在意,又或许是没有精力在意。
  炎炎夏日,灰色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带来外面广玉兰树独有的清香,寂静的午后只能听见指针转动的声音,以及那人略微沉重的呼吸声,此时他的脸已经完全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后顶的头发随风轻颤。
  真是可怜,佟泽心想。他把手机放回原位,然后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他知道对方可能不会回应,但还是忍不住说:“多喝点热水,等下发汗就会慢慢好了。”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佟泽轻轻走出房间,临走前再烧了一壶热水。回到家的佟泽早已饥肠辘辘,上午他在市场买了些新鲜的海鲜,中午准备做海鲜大餐,但一想到对面的人,佟泽就改变了计划。他把河虾去壳剔除虾线,和瘦r_ou_一起剁成r_ou_糜做成海鲜粥,再用昨天剩下排骨熬了汤。刚出锅的粥和汤都还烫得很,佟泽暂且抛开对面那个病号,安安心心吃了一顿中饭,然后才端着稍微冷却的汤粥前往对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