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想回家 作者:镜予

字体:[ ]

 
 
文案:
——谢家小少爷,名门望族,有钱有势,可惜是个同x_ing恋。
这是媒体报道的谢昱明。
 
——谢家私生子,骄傲乖张,恣意妄为,以及他的前男友。
这是黎骞眼中的谢昱明。
 
然而短短两年后,黎骞与媒体对谢昱明的看法达成了一致。
——疯子。
 
温和攻重新回到真·精神病人受身边的故事。
注意:文中一切精神病表现、精神病院均为杜撰!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骞,谢昱明 ┃ 配角:谢熙磊,谢熙兰 ┃ 其它:虐受,主角控
 
 
 
第1章 往事难追
  「嘟——嘟——嘟——」
  电话响了三四声被人接起。
  “您好,这里是黎骞。”他习惯x_ing地自报姓名。黎骞素来不爱与人联系,朋友知道他的习x_ing,平常也少有叨扰,因此电话大多是来拜托他设计玉雕的。
  黎骞原来是一名琢玉师,祖师爷传下来的饭碗。
  琢玉是老一辈人的说法,包揽了开玉、掏堂、上花、打钻、透花等等一系列工序,当然,设计是琢玉的灵魂。每一块原石都有她独一无二的纹理,好的琢玉师不仅仅是设计出一块漂亮的玉器,更重要的是表达出玉的声音,尊重玉x_ing。所谓“大道至简,美玉心琢”,便是琢玉师一生的追求。
  琢玉本是既讲究雕工,又讲究设计的活,但自从黎骞伤了手之后,便只负责玉石的设计,也就称不上琢玉师了,只能算是玉雕师。
  黎骞祖辈虽为琢玉师,但其实却没有谁有他这样的天赋,于是手艺传到了他手上,却也没有什么金字招牌给他铺铺路。早年他照样是一穷二白的闯荡,顶着个名牌大学的中国书画专业,但由于设计过于稚嫩,缺少灵魂,碰了很多壁,顶多算个设计师。直到他与谢昱明分手,离开了A市,沉淀了大半年,才终于对玉雕设计有了进一步的了悟,一年前他因为一副作品《童子戏莲》正式跨入了玉雕师的圈子,仅仅一年时间,便成了极受追捧的、最年轻的成名玉雕师。前辈们对他作品的评价是“别具一分灵气,更有三分暖意”。他手中出来的玉器,虽不一定是最漂亮、最吸引眼球的,却是让人觉得是经过了时光淬炼,显得格外温柔、淡泊而宁静的。
  黎骞的x_ing子也公认地如他的作品一般,温和澄澈。
  但现在,这位素来温和的玉雕师的心情并不愉快,因为电话对面自报家门的人与他之间可没有一段愉快的经历。
  “黎先生,我是谢熙磊。你别着急挂电话,我这次是想拜托你一件事。”向来高高在上的男人大概是从没拜托过人,语气难得有几分尴尬。
  “嗯。”黎骞努力保持风度,哼出一声。
  他实在想不出谢熙磊有什么事好拜托他的,不,应该说他心里门儿清,谢熙磊找上他只有可能是因为谢昱明的事,但谢昱明这位与他向来不睦的大哥,当初对他俩的事最没有好脸色的人,还会有一天因为谢昱明来拜托他吗?
  黎骞觉得有些好笑,谢熙磊对谢昱明的不喜、甚至是厌恶,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谢昱明是谢父在外面的私生子,对他而言,就是父亲出轨的铁证,是他谢家污点一样的存在。
  电话那边的男人因为他明摆着不待见的态度弄得恼火,但又是自己有求于人,只得压下脾气,继续说:“我希望,”他顿了一下,显然有些难以启齿,“麻烦你去照顾一下谢昱明,我会给你一笔钱——”
  显然,从来只发号施令的谢家继承人兼谢大总裁没干过这种拜托人的事,黎骞语气一下蓦地冷了下来,打断他:“谢先生弄清楚,我可不是保姆,也不缺钱。”说完就想挂电话。
  对面的人显然也意识到他的措辞实在不佳,连忙说:“等等,你先别挂!你听我说,谢昱明他疯了。”
  黎骞一怔,他两年来并未关注谢昱明的消息,也再没见过媒体对他的报道,他就像销声匿迹了一样,可现在谢熙磊居然告诉他:谢昱明疯了?
  黎骞眼眸中滑过莫名的神色。
  谢熙磊见他没有挂电话,便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谢昱明是一年半前疯的,那时候他已经找了你半年,当然,没有得到半点你的消息,曹伯说他似乎出现了幻觉,起先我没有注意,直到他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带有强烈的攻击x_ing行为时…医生说他患上了分离x_ing障碍,也就是癔症。”
  黎骞讽刺地问:“谢大少的意思是我是害他疯了的罪魁祸首了?”
  谢熙磊以为黎骞对谢昱明还是有几分念想在的,但此刻他不由恍然,随即了悟,黎骞确实是当断则断,毫不拖泥带水的人,否则如何也会先关心一句,而不是这般嘲讽。
  不过谢熙磊心里也清楚,要说起来,谢昱明确实是因为黎骞疯的,但黎骞也确实没有一毛钱的责任。他与谢昱明已经一刀两断,就看谢昱明平常那德x_ing,别人也能觉出来几分——断的缘由估计就是谢昱明自己作出来的。作完之后又追悔莫及,还把自己给弄疯了,那不是活该吗?他就是死了,黎骞都没有定要去扫墓的道理,谁还能指责黎骞两句不是呢。
  说到底,谢昱明在认识他的人眼中实在是乖张得叫人头疼,整一个纨绔子弟,偏偏谢家还宠着,平常谁敢触他的霉头,不过在心里骂两句痛快下罢了。黎骞不去见他,那是人之常情;若去见他两面,都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了。
  他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黎先生和他之间有些不快,也不期盼黎先生原谅他,只是当时熙兰出了一些意外,我一直在美国,没有精力看管他,只能将他放到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请的护工都因为他过强的攻击x_ing辞职了。但最近我才知道,他的情况非常糟糕。熙兰四个月后就会回来了,她并不知道谢昱明疯了的事情,一直盼着见他,但现在这样我……”谢熙磊的声音难得心虚,“我希望黎先生可以帮忙试一试,能否让他的症状有所好转,我会付出黎先生所要求的报酬。”
  黎骞挑眉,他说以谢熙磊对谢昱明的厌恶,怎么还跑他这来找不自在了,原来是因为谢熙兰。众所周知谢熙磊是个妹控,三十年来一心扑到他妹妹身上,可谓是细致入微,他对谢昱明,只怕不及对谢熙兰的万分之一。哈,他这是没法向妹妹交代了吧,黎骞忍不住幸灾乐祸。
  谢熙兰比谢昱明小上一岁,那也是谢老爷子和谢父捧在手心里疼的,连谢昱明是私生子的事都没让她知道。小姑娘x_ing格非常好,一笑眼睛便弯成了月牙,是个惹人疼的,只可惜她在儿时遭人绑架,匪徒逃亡时出了车祸,谢熙兰虽然被救了回来,却永远只能坐在轮椅上了。
  黎骞对谢熙兰是十分感激的。黎骞父亲在他五岁时死了,母亲丢下他和别人跑了,他从小被爷爷n_ain_ai带大。两年前爷爷生了病,姑母家也是自顾不暇,他那时也没闯出什么名堂,攒的一点钱都用在治病上了。爷爷的情况急需大笔现金,他也只能想到向谢昱明求助,然而那时候正是谢昱明对他爱理不搭的时候,他几天都联系不上人。当时他一筹莫展,只能把自己“劈成几瓣”,没日没夜地赚钱,是谢熙兰发现了异常,伸出了援手,甚至是用最不伤害他尊严的方式。后来他自然是一分不差的还了钱。
  这个虽然只能坐在轮椅上,但总是笑得甜甜的小姑娘,是他在谢家唯一感受到的善意。她的这份恩情,他也一直记在心里。
  “我知道了,给我地址。”黎骞开口道,眼里并没有什么波澜。
  谢熙磊大喜,给了他精神病院的地址和曹伯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黎骞弹了弹手中的便笺,神色重新温和起来。
  在大多数认识谢昱明的人、甚至谢熙磊眼里,黎骞和谢昱明,于情浓时相爱,情淡时分开。他们都知道谢昱明是个任x_ing又跋扈的主,只怕黎骞是吃了不少苦头,但爱情让他一再退让包容,直到爱意被作天作地的谢昱明消磨殆尽,于是矛盾爆发云云。
  谢昱明的确骄纵,黎骞x_ing格温和,也确实包容他些许,但不到旁人认为的折了自己身段的程度。谢昱明当时待他是真心,虽说稍微带些少爷脾气,y-in晴不定一些,至少没有展露过那些对待外人不可一世的模样,再加上爱情是自带美化的东西,黎骞也就没觉多少不妥。
  直到两年前,那时候不知是什么事触动了这位小少爷的神经,谢昱明变得非常暴躁,对他也常是面色不豫,后来就连续几天的不归家,黎骞联系不上他,也找不见人影,甚至一度怀疑他出轨了。当时,谢昱明突如其来的脾气与爷爷病重的压力一起坠在黎骞肩上,让他也失去了一贯的理智,偏偏那人回来后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y-in阳怪气冷嘲热讽的,黎骞由是与他大吵一架。
  那场争吵最后由谢昱明嘲讽的一句“你还不是因为谢家,才和我在一起的!”而结束。失望得无以复加的黎骞选择了抽身离开,莫说“再见”,连一句“分手”也没有留下。
  他对谢昱明并没有怨怼之意,只是当时爷爷的病和谢昱明的态度狠狠地敲了他一记。谢昱明不是不爱他,只是这份爱再浓,终究还是因为过于不平等的地位掺夹了些许不平等的意味,因此在潜意识里依旧是觉得黎骞低他一等。
  黎骞由此深刻地明白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为了什么清高或尊严受到伤害,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狼狈,以及对踩你的人给的侮辱念念不忘。
  你不如人,又凭什么去不让别人认可你不如人这个事实呢?
  只不过因为是爱人,所以比别人踩得还要更痛一些。
  这是那件事留给沉淀后的他最深的印象,但倒也不是彼时还幼稚的他毅然决然离开谢昱明的原因,那时他只觉得自己一腔真情错负,往日温柔和包容却换来爱人心中一个为钱为利的形象,连带着谢昱明从前的种种小x_ing子也变得不顺眼起来,于是心寒之下便选择了离开。
  黎骞尚且幼稚的时候真心爱过,也真心痛过,只是最后都化为回忆里的一抔灰,让他成熟了,却再燃不起炽热的火焰——
  既不会再让他感到温暖或火热,也不会让他感到灼烧的刺痛了。
 
    
第2章 久别重逢
  对于黎骞来说,住在A市和B市是没有什么分别的,甚至A市有更多的玉雕展览和比赛,与他或许还要更方便些。这两年间他也不是没回来过,只是都是因为工作原因,匆匆来匆匆走,也未曾听到过谢昱明的消息。如今知道原来是谢熙磊封锁了他在精神病院的消息,再次踏入这片土地时,他竟生出些物是人非的念头。
  黎骞并没有联系曹伯,曹伯是跟了谢家三代的老人,现在已经八十有余,若不是有心无力也不会放任谢昱明在精神病院呆着,所以他也实在不好去叨扰他老人家。
  更何况谢昱明若真是因为他疯的,他总要为自己当初连分手都不说的冲动离开负责——要是当年好好分了手,可能谢昱明现在连儿子都有了不是,哪还有这些烂摊子。只是虽然来了,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还是等去先看看再说。
  谢昱明回到A市后,先联系了几个当年好友,之前的毛头小子们现在大多也都有了自己稳定的事业,甚至最年长的李崇孩子都上小学了。几人聚了一顿,侃天侃地,却都小心翼翼地没有问黎骞回来的原因,也没敢提谢昱明半个字。
  其实是他们过于小心了,谢昱明是黎骞一段深刻到难以忘记的回忆,但远远算不上他的伤疤。谢昱明若是没有疯,他现在见到他或许还能坦然地寒暄几句。
  无疾而终的恋情虽然遗憾,但过程未尝没有甜蜜。谢昱明有错,他亦有错,但要说谁亏欠了谁,黎骞觉得,纵使谢昱明是因他而疯,他也没有欠上谢昱明什么。
  倒是黎骞的发小田子丰比较了解他,凑上前来问了一句:“你知道那个人去哪了吗?听说他出国了?”他可不是关心谢昱明,当初数他最恨谢昱明,恨得牙痒痒,谢昱明来找他询问黎骞下落时,他还二话不说就按着人家揍了一顿,活像与谢昱明谈恋爱谈崩了的人是他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