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渣攻的前任挽回工作只做了一半+番外 作者:谁不傻白甜

字体:[ ]

 
  文案:
  什么都不会干的攻和什么都会干的受分手了,渣攻想挽回一下
  最近看破镜重圆类文看多了,有点抑郁,写个小短文致郁一下
 
  1
  王楷和李端晨分手了。
  要说原因其实很简单,大概就是李端晨再也无法忍受王楷的幼稚了。
  刚在一起时,这种幼稚或许还很可爱,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幼稚的爱人却慢慢变得让人难以接受。
  两人最初是在学校公选课上认识的。
  老师当时建了个微信群,最开始还挺热闹,而随着课程的结束,本来就只有几十个人的群,更是彻底沉寂下来。
  李端晨看到王楷,是因为那次他发了个外卖红包,“求哪位大佬帮忙领一下啊!”或许是王楷当时的小j-i仔头像还挺可爱,李端晨顺手帮忙点了一下,但过了一会他再去看的时候,却发现王楷已经被踢出群了,那个红包也停留在了9/10的地方。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加了王楷好友,把那个红包又转发给了他。两个人以此为契机,发展成为了朋友圈里时不时聊一句的朋友。
  本来李端晨并不觉得自己和王楷会发展出什么特殊关系,直到有一天他转发了一条某类公众号的推送。
  很快王楷就私戳他了。
  “啊,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是不是那什么……”
  “?”李端晨回了个问号。
  对方很快又再次发来消息,“就我想问问……你是不是同志?”
  “是的。”
  似乎李端晨的直接让王楷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当天没有再次回复李端晨。
  而过了几天后,他像是整理清楚了自己到底想要问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就朝着李端晨发了过来。
  虽然一开始觉得很麻烦,但出于某种责任心,李端晨还算耐心的回答了王楷的各种问题。而这样再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段时间后,王楷提出了见面请求。
  李端晨同意了。
  李端晨还依稀记得两人在三食堂门口见面的那一天。
  那天的李端晨有些倒霉,一开始是到食堂的时候,发现往常喜欢吃的包子卖完了,接着是骑车时不小心撞到了别人身上,不过最倒霉的当然还是上课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不算难,但正因为这样没回答出来才让人更加懊恼。
  不过在看到王楷的时候,李端晨整个人心情就又变好了。
  王楷说他会穿一件红色T恤,配黑色的牛仔裤,T恤就是之前学校统一活动时发的那件,然后他会再戴个木奉球帽。
  而李端晨一眼就看到了他——王楷不能说特别高,但也绝对不矮,他的眼睛很有神,总让人有他在笑着的错觉,身材匀称,就算是T恤牛仔裤穿起来也显得很帅气。
  王楷也一眼看到了李端晨,马上笑的眉眼弯弯——他笑起来果然也很好看。
  那天两人聊得也很开心,而那之后,两人同样心照不宣的增加了聊天时间。
  就算之前聊天时会有些敷衍,在看到本人后,李端晨也多了些认真。
  这样之后,没到一个月,两人就在一起了。
  两人x_ing格也算互补,王楷天真可爱,带着大男孩的稚气,李端晨则更加成熟一些,总会考虑更多的事情。
  而那之后的第三年,两人分手了。
  2
  其实他们熬过了所谓的毕业即分手,但是就算毕业时还在你侬我侬,随着李端晨开始工作,王楷继续读研,矛盾还是逐渐扩散了。
  王楷不会家务,更别提做饭。以前在学校吃食堂的时候,倒还没什么,但是随着两人有了自己的屋子,以前没有显现出来的矛盾就慢慢暴露出来了。
  李端晨在为出柜的事情和家人闹翻的时候,就曾有过一个人在外居住的经历,虽然不能说是家务万能,但是基本的都会做。而王楷则从小到大都被捧在家人的手心上长大,别说做饭做菜了,就连碗都没洗过。
  两人才住一起的时候,李端晨尝试让王楷洗过一次碗,但对方很快就洗五个砸了三个,自此以后,李端晨再也不敢让王楷沾一点半点的家务事。
  就算再累也罢,李端晨大多时候还是一个人默默干了。
  结果是平时不论,周末往往是李端晨一个人在这里拖地擦桌子——如果不做饭,王楷会帮忙叫个外卖,但要是做饭,那还是李端晨来,最后吃完李端晨还要负责收拾打理一切。
  而在知道王楷甚至会把内裤和其他衣服一起扔进洗衣机之后,当初在学校李端晨就经常帮王楷洗内衣,现在更是让对方每次周末都带着一周的脏衣服过来,最后再带着干净衣服回去。
  这样久了,李端晨其实也会累。
  在看着王楷一脸天真不谙世事地坐在床上打游戏,而他在旁边费心尽力地拖地的时候,他也会感到不满。
  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王楷确实什么都不会做。
  如果让他洗碗,那估计最后会变成李端晨来收拾碎了的盘子碗,让他拖地,李端晨还要自己再来一次,擦桌子也是,王楷擦过的地方,还是会残留些灰尘,洗衣服,他就知道扔洗衣机,就连晒衣服,也不知道要把衣服弄平整。
  做饭就更别提了,李端晨真的害怕有一天回家来,就看到租的房子变成一片废墟。
  不过说了那么多缺点,王楷也有好的地方。
  房子是李端晨租的,虽然他只有周末回来,但在李端晨不让他出房租的情况下,他还是主动承包了水电费和网费。平时也会带些蔬菜水果什么的回来——虽然他买的要么是贵了,要么是品相不好。
  而李端晨跟他抱怨累了的情况下,他也会主动接手做些事情——当然,大多时候还是以李端晨看不下去,赶走他自己来做为结尾。
  所以虽然平时辛苦些,李端晨倒也不是不能忍。
  只不过偶尔他也会希望周末不要看到王楷,毕竟王楷一来,他总要做些好吃的给对方改善一下生活,在外带帮对方洗衣服之类的,甚至还要记着问对方有没有生活用品短缺,要是缺了,在他回学校前还要记着帮他买掉。
  这样慢慢同居一年,李端晨其实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分手。
  而到了分手的那天,他才意识到他其实不是对王楷没有怨言,只是之前一直努力压了下去。
  3
  在真正分手的那一天的前一个月,李端晨就想分手了。
  不像已经同家里出柜了的李端晨,王楷一直没有和家里说他的x_ing向问题。
  而到了他的年纪,还单身着,在大部分家长看来都是天理难容的事情。
  一段时间内,王楷经常能接到家里来催婚的电话。
  李端晨其实是想让王楷出柜,告诉家里,他现在有个男朋友,过得很好。
  但是王楷却不愿意。
  李端晨不知道为什么王楷怎么……算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他确实也没多少立场强迫王楷出柜,在没有婚姻,没有任何保证的现在,他没有立场让另一个从法律上讲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做任何事。
  再说,如果他能让王楷出柜,那么他早就进入了王楷的朋友圈。
  是的,虽然他们交往了三年,但是他们其实互不相识。
  李端晨翻过王楷的朋友圈,翻到尽头能看到有几个人点赞——但那个人也不是李端晨所熟识的人,而且也只是点赞而已,并没有多少评论。
  李端晨更不是那种会想要掌控别人手机、了解对方一切信息的人。
  他这样的x_ing格,反而让别人更加乐意告诉他那些愿意告诉他的事情。
  王楷也交代了。
  家里人逼他结婚,他撑不住了,准备找个女生假装情侣。
  那个女生是他高中同学,现在不想结婚,也是家里逼婚,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作。
  要说王楷交代的不彻底,他也彻底——毕竟现在李端晨工作忙,他在学校,两人不在一起,李端晨也确实没什么时间去查他的岗,他就算偷偷摸摸去找一个女孩子甚至男孩子,李端晨也很难发现。
  要说王楷交代的彻底,他也不彻底——他偏偏当时没说那个女生曾经是他高中时候的女朋友,还是后面有一次给李端晨看他打算发给家里的照片时说漏嘴的。
  画面上笑的灿烂的男生女生刺眼,王楷不以为然说出的话刺耳,李端晨自那以后心里就扎了根刺。
  但那纠结的一个月他还是没分手。
  毕竟他总担心,如果分手后,留王楷一个人的话,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毕竟他是李端晨一个不注意,就会往微波炉放j-i蛋的人。
  虽然已经没有曾经那样爱的轰轰烈烈,但是这么久相处下来,感情还是在着。
  但那一天,李端晨还是下定决心分手了。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王楷居然给那个女生煮了碗面——还像是什么宝贝一样的专门发了照片给李端晨看。
  李端晨当时在加班,没吃到晚饭,面前的工作似乎遥遥无期。
  王楷发了微信过来,他以为是什么呢,点开一看,是个小电锅煮的泡面,上面加了个j-i蛋加了块芝士片,看起来还像模像样。
  “怎么样!我做的!宿舍限电,好不容易折腾出来的,小月说好吃,你嫉不嫉妒啊~”
  还带个表情包。
  李端晨深呼吸了三次,才忍住了砸手机的冲动。
  他没有回复王楷,王楷也没有再发信息过来。
  第二天,他补完觉起来,就打电话对王楷说,“我们分手吧,你东西明天或者这周末来拿,拿不了我下周打包个快递给你发回去。”
  然后他挂了电话,出门上班。
  4
  王楷那边的反应是激烈的。
  在忍受了他一个小时的微信语音轰炸之后——当然,李端晨一条也没点开听——李端晨把他拉入了黑名单。
  接下来是电话,李端晨在投入工作了一个小时后,看了一眼静音的私人手机。嗯,三十个电话,还算有长进,然后他把这个电话也拉进了黑名单。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是一个蹲坐在家门口、看上去居然还有点可怜的王楷。
  “怎么了晨晨……你为什么突然说分手啊?”他看上去一无所知,还挂着点笑,像是以为李端晨只是在闹脾气。
  李端晨快被气笑了。
  从小他就不闹脾气,他只会忍。
  然后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结束一切。
  别人都说他脾气好,因为让他忍无可忍的事情实在不多。但这不是说明他没有脾气。
  “和你在一起太累。好了,进来收你东西。”
  王楷磨磨蹭蹭的进了房门,却没有继续动——“晨晨,你不要冲动啊,我们这不挺好的。”
  不冲动…...李端晨从来没有冲动过,就算看起来冲动,他其实也已经想过很久了。
  “你收不收?”
  “晨晨…….”
  “好吧,那我来。”其实李端晨本来也没指望王楷能自己收好他的东西,在今天出门之前,他早就做过一次整理,现在不过是把早上收出来的那些东西打包好就行了。
  王楷坐在那,看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他不是没试图上来从李端晨打包好的箱子里把东西再拿出去,但是被李端晨一瞪眼,他就又吓得坐了回去。
  最后,李端晨把一个装的整整齐齐的纸箱子塞到了王楷怀里,“不留你吃饭了,现在还有车,快走吧。”
  “晨晨……到底哪里有问题了,你和我说,我改还不行吗?”王楷抱着箱子,站在客厅,却没有走的样子,他眼中已经带上了泪水,说话时也有一股鼻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