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影帝拒绝离婚 作者:祎庭沫瞳

字体:[ ]

 
  文案:
  宗煊,教科书般的演技,年纪轻轻已经拿下数个重量级影帝大奖。
  绪棠:唱功爆表的创作型歌手,囊括无数音乐大奖。
  两个人因为商业联姻走到一起,但三年后,绪棠在失望之下提出离婚——
  宗煊:结婚你说的算,可以。但离婚,我说的算!
 
  1.背景为同x_ing婚姻合法化之后。痞气爱怼反s_h_è 弧长影帝攻x暖心果决专一歌王受
  2.娱乐圈,单向暗恋,先婚后爱。主受,1V1,HE,小甜文。
  3.人物无参考,勿带入。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绪棠;宗煊
 
  作品简评:
  影帝宗煊与小鲜r_ou_歌王绪棠因为联姻走到一起。其实绪棠一直暗恋宗煊,却没有说明。而宗煊以为绪棠与他对这段联姻的想一样,遂也未与绪棠多接触,甚至忙于工作,极少在家。三年后,绪棠失望之下提出离婚。但被宗煊果断拒绝了。当宗煊看清自己的真心后,开始了对绪棠迟来三年的追求…… 这是一个在同x_ing婚姻合法化背影下展开的娱乐圈的故事。虽有波折,但整体风格轻松,表明心意后更是疯狂撒粮。文章剧情连贯,人物内心刻画鲜明,适合闲暇时拿来一读。
 
 
 
第1章 
  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九月底,阳光晒却不热,空气中带着一丝秋的清凉,有些高傲,亦有些孤寂。
  海边酒店的Cao坪上,一场婚礼正在举行。鲜花扎成的拱门优雅又浪漫,白色的气球点缀在周围,象征着纯洁无暇。前方的仪式台上,高档的白纱和浅紫色的缎子构起了台顶,无数大大小小的星星状水晶装饰从上面缀下来,在自然光的照s_h_è 下,映出华丽又漂亮的光。
  鲜花布满台上和四周,团团叠叠,错落有秩,并在Cao地上围出一条略带弧度的鹅卵石小路。这样的设计就像是在凭空建起了一座花园。花香隐隐地弥散于空气中,清淡、清新。
  风,吹起四周垂坠的帷幔,就像吹起了公主华丽的裙摆,让人仿若置身于童话中,心也不禁跟着浪漫起来。
  音乐声响起,宗煊和绪棠穿着一黑一白的同款西装,牵手走上小路,在宾客们热烈的掌声和拍照中,慢慢走向主仪式台。
  在台前站定后,主持人用他充满磁x_ing地嗓音问道:“绪棠先生,请问您愿意与宗煊先生结婚,从此不离不弃,共度一生吗?”
  绪棠听到自己用最温柔的声音说道:“是的,我愿意。”
  随后主持人又问:“那么宗煊先生,您愿意与绪棠先生结婚,从此不离不弃,共度一生吗?”
  绪棠嘴角带着微笑,听到站在他对面的宗煊说道:“不,我不愿意。”
  绪棠猛然睁开眼,心脏快速地跳动着,整个人也微微出了一层汗。在看到熟悉的屋顶,熟悉的窗帘后,才慢慢回过神来——原来,只是一场梦。
  翻身拿过闹钟,刚刚六点多,比他平时起床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这个时间天已经亮了,不过屋内窗帘的遮光度很好,基本看不太出来外面的天色。
  将闹钟放回去,绪棠心跳也缓了不少,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但幸好不是真的……
  又稍微躺了一会儿,绪棠才起身去洗漱,然后下楼做早餐。
  他和宗煊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这是幢独门独院的小别墅,一共有三层,但其实地方并不大。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归宗煊,而他住在三楼。他们虽有一纸婚约,但其实过得更像是同租在这里的租客,只不过这房子的房主是他,用姐姐的话说就是:房子是自己的才安心,让他滚也有底气!
  下楼时,绪棠看了一眼二楼。三个房间的门都关着,宗煊显然是没起床的。绪棠也没有权利去叫宗煊起床,准确的说,二楼除了楼梯外,都不是他能随意踏入的地方,就像宗煊也从来不会上到三楼一样。
  宽大的料理台上干干净净的,绪棠喝完一杯蜂蜜水后,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做早饭。
  他的厨艺并不怎么样,简单的几样菜还可以,但复杂的就算了,根本不是他该考虑的。除了早饭,其他两餐有阿姨来做,也不需要他cao心。
  煎蛋在锅中滋滋作响,不时蹦出一点油花,很有生活的烟火气。德式香肠在锅边煎着,表皮有一点淡淡的焦黄,散发着特别的香气。
  “叮”地一声,烤箱里的土司片烤好了,咖啡也慢慢流进下方的杯中,浓郁的咖啡香唤醒了整个早晨,一切忙中有序。
  绪棠不知道宗煊会不会下楼吃早饭,但还是把他的那份煎蛋和香肠盛进盘子里,放到了餐桌的另一边。随后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顺便刷一下新闻。
  他今天还有活动要参加,差不多吃完饭就要出发了,即便他起得稍早了点,可时间还是有点紧。
  绪棠是个歌手,还是个创作型歌手,二十五岁,小鲜r_ou_一枚,光凭这张脸就已经占足了市场优势。加上唱功爆表,作词、作曲、编曲样样在行,出道五年,第一张专辑就拿下了当年的最佳新人、最佳音乐专辑和最佳男歌手三项大奖,更是让他的人气一路飙升,稳居一线歌手之位。之后的一张专辑和三首单曲也都成绩斐然,被评流行乐坛新生代的第一把交椅,也被媒体冠以“小歌王”的称号。
  不过绪棠再怎么红,跟楼上那位宗煊宗影帝一比,还是分量不足。那位才是整个娱乐圈真正的红人,分量和地位也都是首屈一指的。宗煊是科班出身,十六岁开始拍戏,十八岁拿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主角,并凭借此片拿下了一个极具分量的国际影帝大奖。而他的演技也是公认的教科书级别的,有他主演的电影没有不卖座的,各种奖项也是拿到手软,简直是所有导演心尖尖上的宠儿,只不过想找他合作,可不容易。
  绪棠喜欢他,十七岁就开始喜欢,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娱乐新闻翻来复去的也就那些,今天某某恋爱了,明天某某分手了,后天某某真姐妹,大后天某某开撕逼……
  这些绪棠都是打发时间的时候看一看,看过也就忘了。他并不是热搜的常客,上回登上第一位还是三年前他跟宗煊结婚的报道。倒是宗煊,可谓是热搜上的一霸,除了自身实力外,他的粉丝也特别彪悍,完全继承了爱豆的特长。
  绪棠正刷着,就见宗煊从楼上走了下来,整个人懒洋洋的,还穿着睡衣,也不知道是睡醒了,还是一晚上根本没睡。
  绪棠立刻放开平板,坐姿也标准了很多,“我做了早餐,吃一点吗?”
  宗煊看了看他,迈着大长腿走到桌边,看了一眼盘子里的东西,又抬头看了看他,“呵”地轻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就又上楼去了。
  绪棠被他笑得有些懵,不过好在只有一个“呵”。难道他不小心掉了头发进去?还是他盐没撒匀,被看出来了?
  走到宗煊刚才站地位置,绪棠低头看了看盘里的早餐——没有问题啊,这不挺好吗?啊,等等……
  白色的盘子里,两颗金灿灿地原型荷包蛋中间竖着一根香肠,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卧槽啊!
  也幸好他这煎得是荷包蛋,要是水煮蛋,那不更明显了吗?他装盘的时候也没在意,就是随意一盛……
  抓过自己的餐刀,绪棠立刻将那根香肠切成了两段,心道:这下应该就纯洁多了。
  可再一打量……这要是再挤点番茄酱,那妥妥地就是那啥的犯罪现场啊!
  这要是让宗煊看到,觉得他是有报复x_ing心理可怎么办?于是绪棠赶紧重新拿了个盘子,将香肠单独放过去,再摆两片烤好的面包——嗯,完美!
  不过,直到他吃完早饭,宗煊也没下楼。
  将盘子扔进洗碗机,康朵正好开门进来。
  康朵是他的经纪人,今年刚满三十,典型的肤白貌美高冷御姐,说话办事都爽利,绪棠跟她合作一直很愉快。而她对绪棠有看得上的地方,也有看不上的,而看不上的就是他对宗煊的痴情。
  “你今天起得倒早。”康朵进门后,化了橙色系眼妆的眼睛扫了一眼餐桌,眼里透出几分不爽。
  “嗯,等我换件衣服就能出门了。要喝咖啡自己煮。”绪棠跟她相处了五年,康朵全心全意为他的事业张罗,他自然也没拿她当外人。
  “不用,我喝过了。”康朵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这就是她的招牌表情,会让不了解她的人产生一种生人无勿近的感觉。
  绪棠点点头,就上楼去了。康朵就在楼下等他,作为经纪人,她是有这里的钥匙的,不过没有绪棠的允许,她绝对不会踏上楼梯半步。这是她作为经纪人的素养。
  等绪棠换好衣服下楼,便跟着康朵一起出门了。他今天要参加一个品牌的护肤品新品发布会,得先去做个头发、换身衣服。
  上了车,元商笑着跟他打招呼,“绪哥,早。”
  “早。”绪棠应道,随后坐到了自己固定的位子上。
  元商是绪棠的助理,比他小一岁,跟康朵一样,也跟了他五年了。
  司机见元商把门关上了,便发动车子,前往公司。
  康朵语气没有任何情绪地跟绪棠说完今天的安排后,将手机一关,数落道:“你怎么一天天的这么勤劳呢?你自己要吃早饭,你做自己的就行了呗,还给人家的也做了,你看人家理你了吗?我看做那些东西等做饭的阿姨来了,就直接给你倒垃圾桶了。”
  绪棠尴尬的笑了笑,“这不是顺便的吗?”
  “你顺便点什么不行?怎么这么爱当贤妻良母?可惜,你拿人家当男友,人家拿你当傻逼。连个炮友都算不上!”康朵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出生太急了,没长好智商就出来了?你说你值吗?值吗?!”
  绪棠也没回嘴,只是笑了笑。他知道康朵是心疼他,所以并没往心里去。
  元商单手挡在嘴边,对康朵道:“康姐,我觉得绪哥挺聪明的。再说,生绪哥的是咱老板娘,你说话注意点儿。”
  康朵顿时噎住了,不知道再从哪骂比较好了,整个人瞪着眼睛坐在那儿,似乎下一秒就会拉开车门,直接把元商扔下去,毁尸灭迹。
  绪棠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知道康姐是在骂我,骂我。可能是上帝把关于爱情的智慧撒向人间的时候,就我撑了把伞。”
  康朵看了看他,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倒也没再骂他。只是换成在心里骂宗煊了——尼玛,老娘带出的这么好的小鲜r_ou_你都看不上,你特么就是一个大写的智障?!
  作者有话要说: 
  娱乐圈小甜文,痞气爱怼反s_h_è 弧长影帝攻x暖心果决专一歌王受。
 
 
第2章 
  绪棠刚走没多会儿,文卉就过来了。
  文卉是宗煊的经纪人,比宗煊大三岁,是个看着柔情似水,但实则雷厉风行的女人。在圈里的地位比康朵高不少,人脉也广。她是宗煊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后,才开始接手宗煊的。宗煊之前的那个经纪人留在了老东家,两个人因为有些理念不合,所以分开后并没有太多的联系。
  而工作室凭借着宗煊的名气,并不愁没有好资源,也一直发展得不错。后来宗煊跟绪棠结婚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光凭着这层关系和绪家在业内的地位,工作室拿到的资源就更是好到挑花眼。
  所以工作室上下员工都还挺感谢绪棠的,毕竟如果说宗煊是工作室的金主爸爸,那绪棠就是他们的靠山爹。甭惯他们到底沾到多少光,但至少在外界看来他们和绪家就是一体的。
  她进门前已经给宗煊打过电话了。将宗煊要的包子放到餐桌上,宗煊也正好从楼上下来。
  宗煊四下看看没找到绪棠的人,看到玄关的拖鞋才知道人已经出门了。
  “来杯咖啡。”宗煊坐到桌前,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