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惹不起躲得起 by:心知杜明

字体:[ ]

 
文案:
自卑到尘埃里的天才程序员受重逢曾经暗恋学长的故事
 
当年的校Cao张乔,200斤的郝凡惹不起。
如今的上司张乔,100斤的郝凡又能躲得过吗?
当年的肥胖男郝凡,张乔看不上。
如今的编程高手郝凡,张乔又能追得上吗?
 
主角:郝凡(朱欢)、张乔
配角:孟玉成、吴言、蒋树等
 
 
 
第1章 
  早上八点半,郝凡挤在九号线的人堆里打盹,耳机里交响乐正演奏到高`潮,被不停进来的微信提醒音打断。他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举到眼前凑近了,点开微信。
  在这个点给他发微信的,只有孟玉成。孟玉成在微信里噼里啪啦一堆,啰嗦得像个老太太。
  “完了,我升职无望了,上面空降了一个项目总监。”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说是今天到岗,c.ao,都不提前说一声。真是杀得人措手不及,一点准备都没有!”
  “看来我们这对难兄难弟,只能继续任劳任怨做老黄牛了。”
  “我跟你说,待会儿见了新总监,你不要乱说话,我先探探对方底细。要是个绣花枕头就好了!”
  “要是个绣花枕头的话——”
  郝凡退出微信,没有继续往下听。自从得知前一个总监的绩效和提成后,孟玉成开始觊觎项目总监的位置。上个月,孟玉成信誓旦旦地说,要是他当了项目总监,就推他做首席架构,他有那个实力。
  说实话,他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实力,更对这个首席毫无想法。如果不是孟玉成非得拉着他搞东搞西,做个默默无闻的程序员,他会更开心。
  现在来了新的项目总监,郝凡又高兴又不高兴,他苦笑着撇撇嘴,用手机戳回下滑到鼻尖的眼镜,继续播放中断的交响乐,努力分辨每一种乐器的声音,钢琴、小提琴、大提琴、长笛……再次昏昏入睡。
  公司大楼一楼要刷卡才能进入,郝凡瞪着惺忪的睡眼在包里摸了很久,没有摸到门禁磁卡。他默默叹着气,磨蹭地走到大楼前台求助。前台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蓝色西装白球鞋,正在做登记,看样子是外访人员。
  郝凡站在一旁,看着那人握着笔的手指,长得有点过分,很适合弹钢琴。前台大姐给那人做完了登记,才搭理缩在一旁的郝凡:“怎么,又忘带了?”
  郝凡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好意思地点头。
  大姐嫌弃地说他:“你说说你,一个月有半个月忘记带卡,你干脆把卡存我们这儿得了!”
  郝凡讷讷地说对不起,大姐又说了他两句,拿起卡带着他和那位外访人员往门禁处走。
  郝凡低着头走在大姐身后,蓝西装男人走在他身侧。他闻到对方身上冷冽的香水味,脑子里莫名其妙响起了一段钢琴独奏,在暗色的老松树林里,琴声在松枝里游荡,细长的松针叶落了一地。
  郝凡使劲晃脑袋,赶走了脑海中的琴声和松树林。蓝西装男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秒,又迅速移开了。
  大姐给两人刷了卡,两人一前一后往里走。四道电梯刚好下来一道,门口等着的人争先涌进,郝凡也挤了进去,那位蓝西装男人没动,似乎嫌弃电梯里的人太满了。
  郝凡看着电梯门渐渐合上,蓝西装男人的白球鞋消失在门缝里。
  技术部的人加上郝凡只到了五个人,他们部门因为经常加班,上班时间比较灵活。昨晚郝凡加班到十二点才走,今天依旧赶早准时上班。倒不是他有多喜欢上班,只是在家里也没事做,还不如上班。
  孟玉成看到他,马上双眼冒光地招呼他过去,一副有事商量的样子。郝凡知道他要说什么,慢腾腾地放下包,又开了电脑,给电脑旁发芽的麦子苗浇了水,才不情不愿地去找他。
  孟玉成把他拉进休息室,告诉他刚打听到的消息。
  “空降总监听说和你同个大学的,是你校友呢!”
  “哦。”郝凡面无表情。
  孟玉成推推他:“没准你们认识!”
  郝凡偷偷翻了个白眼,为他的异想天开。
  孟玉成又说:“他还是哈佛研究生毕业呢。”
  郝凡记得他班上有两个同学去了哈佛,一个同学去了斯坦福。毕业后大家都没联系了。他轻轻地嗯着,眼神飘到孟玉成身后的发财树上,树叶好像少了几片,他开始数树叶。
  耳边是孟玉成喋喋不休的说话声。
  “听说他毕业后去了谷歌,还参加过阿尔法狗的设计和开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朱说他是大老板花了重金三顾茅庐才请来的。不知道他工资多少,提成怎么签的?肯定比走的李年新多!”
  “像他这么牛`逼的人,怎么会来我们公司呢?难道没有其他公司的人找他?有点奇怪。”
  ……
  郝凡数完了发财树的叶子,比昨天少了五片。孟玉成还没有说完,他收回目光,先停在孟玉成脸上,他是公司一堆程序员里长得最端正的,大眼浓眉,很有力量感的厚嘴唇。郝凡目光下移,停在他快速开合的嘴唇上,计算他上嘴唇和下嘴唇触碰的频率,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各种公式。
  两片嘴唇终于合到一起,又左右拉扯成一道直线。郝凡的目光上走,对上孟玉成不满的双眼。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嗯。”郝凡有气无力地应。
  “待会儿开会你就不用进去了,我先去会会新总监。”孟玉成叮嘱他。
  郝凡求之不得地点头。
  孟玉成拍拍他肩膀:“再坚持一下,我们的好日子一定会到来的。”
  郝凡垂眼,耳边自动响起小提琴独奏的《云雀》,弹开了孟玉成的话。
  郝凡刚回到工位,老板助理朱尚武过来招呼大家:“技术部所有人去一号会议室开会,新总监要见大家。”
  孟玉成问他:“都要去?”
  朱尚武冲他嘿嘿一乐:“怎么,你不想去?”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孟玉成的野心,就老板装聋作哑。
  孟玉成笑嘻嘻:“哪能呢!”
  朱尚武一走,孟玉成特意跑到郝凡工位这边提醒他:“你待会儿不要乱说话!”
  郝凡慢悠悠地摘下眼镜,拿起桌面上的眼镜布擦了擦,重新戴上。眼前孟玉成的脸更清晰了,清晰到可以看清他鼻尖上的黑头,还有衣领上没洗干净的黑色汗渍。
  “你已经说了三遍了。”他一字一顿地说完,孟玉成露出尴尬的笑:“我这不是——唉,我知道你,不爱说话嘛。”
  郝凡无奈地笑笑,拿着水杯绕开,往会议室走。
  孟玉成紧跟在他身后,小声地抱怨着:“哎哟,你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啊,我又没说什么……”
  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一些人,郝凡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孟玉成坐到朱尚武身边,老板和新总监还没来。
  周围的人都在聊天,工作、游戏、女朋友,不同的声音同时钻入郝凡耳朵,自动化成一道道音符,在脑中旋转漂浮,最终排列成《命运交响曲》第一乐章。
  郝凡开始在纸上手写代码,每写下一串代码眼前都会跳出一串音符,从他最爱的大提琴开始,双簧管、圆号、钢琴……
  第一乐章陡然停了,郝凡停笔微微侧头看向会议室门口,先看到老板的光头,身后跟着眼熟的蓝西装。
  郝凡抬手推了推眼镜,目光从蓝西装敞开胸口的白T恤慢慢地往上移,下巴、嘴、鼻尖、眼睛,最终他的视线停在对方脸上右眼下方的小黑痣上。
  第一乐章毫无准备地响起,有压迫感的前奏弦乐一下又一下重重地刮着郝凡的脑壳、耳膜,发出呲呲的响声,像话筒走了音。灰色的音符从对方的眼睛、鼻孔、嘴巴、耳朵里不停地往外飞,很快填满了整个会议室。
  郝凡想要揉揉刺痛的耳朵,却发现双手沉重如铁。他看着空中乱飘的音符渐渐围到一起,密密麻麻的,拼凑成一张高清电子屏,音符变化,画面变化。
  大提琴开始独奏。
  两个男生站在电脑室门口。右眼下方有颗痣的男生不耐烦地对另一个平头男生说:“以后那胖子的事不要老是找我好吗?你们很烦,每次都把我和他扯到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