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末世之门前雪 作者:咩咩将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本文木有丧尸出现,只是单纯的末世文。
本文以温馨为主,小甜蜜为辅,末世环境引发的一系列地震拉、干旱啦等等后遗症为中心线。
李岩和李明是兄弟,李明小时候撞坏了脑子属于呆呆可爱受,两人无意中得到了空间,于是过着自扫门前雪的末世生活。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岩李明 ┃ 配角:很多 ┃ 其它:末世
 

 

 
  1、天坑的出现
 
  李明蹲在绿化带里努力的拔着被晒得干巴巴小草小花,没一会儿身边都有一小堆了。李明眨巴眨巴的看了一会儿,换了个方向继续……拔草。
  路过的人都往他那边看,这孩子也就十七八岁,长的跟个玉娃娃似地,怎么看着脑子不太好使啊?这也不能怪别人这么想,这段时间的天气严重不正常,才8月份而已,天热的都快五十度了,这种天谁没事蹲太阳底下啊
  李岩到的时候就瞧见自己弟弟可怜巴巴的蹲在地上,下了车忙跑了过去拿着餐巾纸给人擦汗。“对不起,哥来晚了啊。明明,咱回家吃冰激凌,好不好?”
  李明歪着脑袋想了想,仰起头的时候整个小脸被晒的通红通红的,李岩看着可心疼了。“巧克力的。”说完李明就爬上了车,坐在驾驶座的后面那个专属位置玩魔方。
  李岩看着小孩子玩的起劲,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才放心的开车回家。李明比他小了七岁,他们娘在生李明的时候难产,孩子出生了可孩子他妈没了。后来李爸娶了个后妈,人都说后妈没人性这话还真不错,李后妈人前端庄贤淑,人后想着法的虐待年幼的李明。
  一次两次也没人发现,即便有时候李岩见到划伤问起这事儿,李后妈总说李明自个儿顽皮摔的。小男孩子顽皮在所难免,就是李岩自个儿也经常磕着碰着的,李爸和李岩也没在意。
  可有一次李后妈打麻将输多了,把孩子往死里打直接把孩子打的晕了过去,脑袋还磕在门框上。在医院抢救了二天二夜,李后妈虐待孩子这事才被曝光。
  李明人是抢救回来了,可智力严重退后。医生说了这孩子撞到了脑门上了,脑袋这东西里面的东西错综复杂谁也说不清楚,李明这一摔刚巧撞在神经上,也就是说李明就是身体养好了也是个智障,将来长大了最多也就是七八岁的智力。
  李爸那时候正是政治生涯的关键时刻,李后妈的亲爸就在省厅里,老丈人手握重权刚巧能帮到李爸的忙。加上李后妈肚子里已经有了肉球了,李爸心里虽然窝火可事情都这样了,男人为了自己的前程硬是把这件事给掩埋在肚子里。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岩和李明搬出家开始跟着外公一起住,直到大前年外公去世,整整九年时间,一次都没回去过那个所谓的家,偶尔在电视上看见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李岩也都是直接换台。
  “小明今天想吃什么?”李岩透过后车镜看着乖巧的李明,已经二十一的李明有着细腻到几乎透明的皮肤,一双水润的大眼睛,小嘴微微翘着怎么看怎么可爱,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只有十六七岁的孩子。
  李明低着头没吭声,他的心情不太好,今天学车的时候倒桩移库考试没合格。“哥,不合格。”李明的声音很低,可一直注意着他的李岩还是听清楚了。
  “没事,咱下次再考。”本来就是让孩子过来玩玩的,李明前段时间看电视也不知道怎么了就闹着要学车。李岩对着李明温柔的笑了笑,把车开的更快了。这几天的气温高的吓人,听说不少人因为中暑进了医院。
  早上还听下属说道2012什么的,李岩自我调侃的笑了笑,看来真是自己电影看多了。不过今年的天气确实不正常,不是哪里干旱就是洪水,网上时不时的总能看见什么国家地震、海啸之类的。
  “哥,哥!”突然车猛烈的震动着,李明坐在后面吓脸色都白了。
  李岩快速的转动方向盘把车停在路边,把后座的李明拉了下来。前后只用了一分钟都不到,李岩紧紧的抱着李明,转头一看整个人吓出一身的冷汗。
  他的车刚刚的所在地居然出现了一个直进为一米的“天坑”,幸好刚才李岩反应快,不然……“没事没事,明明乖,没事的,有哥在呢。”
  中国人就有这么一个兴趣爱好,遇到天灾人祸什么的都喜欢过去瞅一眼,嘴上说着同情的话可眼底却是兴奋的闪动着幸灾乐祸。
  果然,没一会儿李岩和李明就被人围着了,李岩看李明的小脸都白了,忙推开人把李明推进汽车里。自己壮着胆子靠近那个坑,不看不知道一看他整个人倒抽一口冷气,这坑起码有十米多深吧。
  心脏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着,李岩粗粗的喘着气,他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过,刚才如果他晚几十秒的话,现在估计他和明明都得……李岩用的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快速的上车离开了个让人生畏的地方。可心脏依然在剧烈的跳动着,以最快的车速离开……
  所以他没有听见后面的人群中发出的尖叫声哭喊声咒骂声……和地动的响动,更没有看见那个“天坑”突然扩大,围观的人群还来不及跑开很快被吞没……
  李岩在离公司不远的小区买了一间高级公寓,小区里面环境清幽,虽然身处闹市之中可环境绿化都非常的好。李岩买的是顶楼外加一个玻璃花房,主要是平时李明喜欢种点花花草草的,李岩想着让李明有事情做也是好事。
  进了屋子帮佣王阿姨正在看新闻,见李家兄弟回来了忙倒了两杯冰水。“热坏了吧,刚才新闻好说今天温度有45度呢。现在这天啊太不正常了,我小时候可没这么热的天,那时候用个破扇子扇扇就成了。”王阿姨四五十岁了,人挺好的就是有点罗嗦。“我听说咱们小区里有个人前几天在屋子中暑,结果没人发现就这么死了。”
  “王阿姨,我下午休息,你先回去吧。”李岩拿着冰山喝了个透心凉,也终于能够冷静一点了,然后给李明的冰水里放了些凉水,才让他喝。中暑还能死人?如果没有出现刚才的大坑李岩肯定当个笑话,可是现在……这个世界真疯了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李岩啊,你对你弟弟可真好。可惜我闺女没福气啊,哈哈。”王阿姨家女儿今年刚大学毕业,阿姨有意凑合她和李岩,可被李岩委婉的拒绝了。
  “佳玉长的漂亮人也能干,王阿姨将来肯定等着享福呢。”李岩客气的回应这,他温柔的看着正在喝水的李明,等王阿姨关门离开了才过去抱着人狠狠的亲了一口。
  李岩知道自己的爱情是不被大众接受的,他喜欢自己的弟弟,深深的爱着这个单纯的孩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放手了。
  李岩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李岩的死党周淼打来的,这家伙高中毕业就进了军队。家里人都在部队,这家伙去了也是一路升职。“李岩,你在不在?”对方的声音挺急的。
  “干嘛呢?”李岩给李明从冰箱里拿了一份巧克力的冰激凌,看着小孩子认真的吃东西才坐回沙发上去。看来刚才的事情没给孩子留下阴影,李岩稍稍放了心。
  “李岩,我现在很严肃的和你说,你快去外面采购足够的食物,越多越好,不要问为什么。最好连冬季的衣服都准备好,凡是能准备的你都准备好了,对了,最近别外出,把门窗都关好了。对了,你家在几楼?”周淼的声音很急,可说话的声音很小,似乎在避讳着什么?
  “顶楼啊,干嘛,世界末日啦?”周淼这人平时说话就没个正经的,李岩还当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呢。李岩放松的躺在沙发上,把手机搁在自己耳边。
  “李岩,我他妈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你他妈就信我这回成不成?我现在说的话要是他妈一句废话,我死全家!”周淼那边传来嘶嘶的声音,听不的不真切。“你他妈照着我的话办就成了,还有你那个宝贝弟弟,别让他出门,就是绑着也绑家里……”周淼那边的话还没说话,电话就断了。
  李岩再打过去就变成了该用户不在服务区内,不在服务区内?那周淼在什么地方?李岩打了个冷颤,觉得这事挺古怪的。
  “哥。”李明拿着空盒子走了过来,在沙发边上敲了敲,那小意思挺明确,一个不够。
  李岩把李明抱在自个儿腿上,摸着他冰冰的小肚子轻轻的揉着。“明明乖,一天一个,吃多了肚子会疼,明明忘记上次肚子疼的时候了?”
  李明明显的缩了一下,上次乘着李岩和王阿姨都不在,李明一个人一下午吃了五个冰激凌,结果吃坏肚子连挂了三天药水,这孩子含着眼泪吊水的样子让王阿姨内疚了一个月。自打那天起,王阿姨对李明的监控更是有增无减。
  “各位观众朋友,现在是华山医院的急症室,据护士长说今天的中暑患者已经高达三十三个了。由于天气不停的升温,各大医院的急症室爆满,下面我们请华山医院的急症主任为大家介绍预防中暑的……”
  李岩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加上周淼刚才的话,心里莫名的浮起一种说不出的惊忧和烦躁。刚想把电视关了免得让自己的烦躁更甚,结果一抬手发现手腕上居然出血了,可能是刚才地震那会儿不知道擦哪的吧。
  李明眨巴眨巴眼睛也瞧见了,一把拽着李岩的手拉了过去,结果伤口被猛的一拽原本还只是稍微有点冒血,这会儿简直流大发了。李明吓得忙伸出舌头去舔,每次他手指出血的时候李岩就这么干的,李明的智力出于初长阶段,还不懂手指出血和手腕出血的区别。
  “明明,别……”李岩想说的时候已经晚了,血顺着李明的嘴巴往下流,直接流到了李明胸前挂着的玉上。
  那是一块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不规则玉块,本来是外公留给李明的,说是祖先传下来的给李明保平安。这孩子命苦,希望他以后的人生能够顺顺利利的。
  李岩刚想找干净的毛巾擦拭,结果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块玉上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吸收,李岩和李明就这么静止的看着玉块不停的吸收着从李岩手腕上流下的血,越吸越多越吸越玉块越红,直到李明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哥,你的血被吸了。”这话绝对是陈述句啊。
  “啊?吸了。”李岩现在的大脑出于切断状态,一时没转过弯来,等好容易反应过来的时候……似乎……自己的头有点晕。但玉块却似乎还没有吸收够足够的液体,李岩手腕上的血就跟有生命一样,李岩想动想离开,却只能静止的继续看着血液的流逝。“明明,推……推哥一把。”李岩的头越来越晕乎了。
  李明很听话的推动李岩,最后都用处吃奶的力气了,可李岩依然纹丝不动。李明歪着小脑袋,睁着圆润的大眼睛,嘀咕道:“不要喝哥的血了,坏石头。”
  李岩看着李明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强撑着喊道:“明明,你干嘛!快……放下。不许……明明,该死的。”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动不了?
  直到李明的血滴在玉块上,李岩觉得自己明显的轻松不少,可这会儿他也依然……眼前的景象陷入一片的黑暗……
 
  2、空间
 
  李岩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被放了一吨铁似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好容易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趴在自己身上李明,小孩子乖乖的躺在自己身上似乎睡着了一般。
  李岩抬起手看着光洁无一丝伤痕的手腕,瞬间记忆起玉块的事情,顾不得头晕目眩,急忙推了推李明:“明明,明明?!!”
  好半响李明才翻了个身,揉着眼睛嘟嘟着嘴巴道:“还要睡……哥,别吵。”
  李岩松了一口气,感情当早上赖床了呢?“乖,咱一会儿再睡。”李岩把李明从地上拉了起来,甩了甩头不晕了才开始环视四周,这里是什么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