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与兽同行系列2《剥皮魔》作者:易人北

字体:[ ]

 
 
与兽同行系列2《剥皮魔》作者:易人北
    
剥皮魔事件越演越烈,小气的箫和不改其本兴,背著炎颛,私下接受了保镳的职务。
  
对此全然不知晴的炎颛,仍旧每日「赚钱」,做著雄兴应为的工作,却因为行踪成谜,竟成了警方跟监的对象!
  
究竟深夜时分,炎颛去了哪里?箫和不死心的追查,却在发现真相时,晴不自禁的落下一滴男儿泪……
  
各怀心机、不协调,却也分不开的两人,再度卷入复杂难解的谜题──知名艺人间的绯闻,
  
到底和剥皮魔事件有何牵扯?行凶之人,又会如何浮出台面?
  
越是这样赤落的、接近野兽的本兴,表现出来的行为岂不也是蕴含了最真的晴?
 
 
    楔子
    
    这是一栋邻近郊区,已经有些年月的平房。
    前后三间屋,带一个小院子,没有卫生间,上厕所要到街头的公共厕所在这一片老平房中,它是这么不起眼,看起来和其它房屋也没什么区别,除了它有一口井外井在院子里,可惜的是,井口被人放上了两块青石板,似乎从很久以前就被人封上了这年头老鼠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啊……
    鼠少蹲在青石板上叹息,幻想自己昂首挺胸走在最热闹的街市上,无论谁看到牠都忍不住想要摸摸牠、夸赞牠。街市招牌上到处印有牠的头像,最醒目的广告牌上写着:老鼠老鼠,我爱你!
    唉!鼠少痛苦地低下头。
    为什么老鼠会这么招人厌呢?
    为什么人类不能与老鼠和平共处呢?
    为什么猫啊狗啊可以被人类养被人类喜欢,为什么不养我们老鼠呢?
    如果你养我,天天供我吃喝,还给我窝睡,打死我也不会偷你的j-i蛋、咬你的衣服、外带在你鞋子里做窝啊。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牠的大哥从牠面前窜过,不屑道:「你是不是又在羡慕街对面的那家肥猫?」
    鼠少继续伤怀中。
    看自家小弟一副不受教的样子,鼠大少又窜回来训斥道:「我告诉你,人类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养老鼠─为了解剖和试验!你要不想死,就离人类远一点!
    「还有,别以为猫狗有多幸福,知道野狗野猫哪里来的吗?那都是人抛弃的!更别提人类什么都吃,今天当你是宝,明天你就是他桌上一盘菜!」
    「大哥。」
    「什么?」鼠大少正说得激动,胡子一翘一翘。
    「有人来了。」
    话音未落,鼠大少已经哧溜一下钻进洞中。
    久未打开的院门发出了难听的嘎吱声。鼠少躲在院落墙角的小洞内想向外看又不敢。
    谁会来这里?
    来抽烟的小孩?还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沙沙,沙沙。」
    人踩在杂Cao上的声音。但又有点不对,好像……
    鼠少还是忍不住探出头来。
    院中的八卦井边多了一个长长的包裹。还有一个戴帽子穿牛仔裤的人类。
    包裹的一头露出长长的黑黑的、牠只在人类女x_ing身上看到过的头发。
    那是人吗?
    看井边那个站着的人类似乎正在忙着把井上的青石搬开,应该不会注意到牠。鼠少大起胆子,抖着双腿,偷偷地向那条长包裹移去。
    到了,就要到了。
    井边的人类突然回过头来。
    鼠少停住,一动不敢动。同时祈祷院中的杂Cao够长。
    眼光扫了一圈,那人似乎笑了一声,弯腰在长条包裹前蹲下。
    毛毯被打开。这下鼠少看清楚了。
    拖在地上的黑色长发,细细的眉,紧闭的双眼,弯弯的睫毛,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再往上看,已经全部被隐藏在毛毯中。好像是一个女人。
    戴木奉球帽的人突然伸手在女子脸上抚摸,并发出感叹一样的声音:真漂亮。
    「如果是妳,应该可以吧?」奇怪的嗓音,听不出是男还是女。
    什么意思?鼠少不解。
    那人似乎犹豫了很久,然后做出了更让鼠少不解的事情。
    他挪开青石板,跳了进去。
    青石板从内合上。
    隔了好久,确定那人不会再冒出来后,鼠少刚准备过去好好看看地上那人长什么样,就听到嘤咛一声,那人醒了过来。
    鼠少吓得连忙回头逃窜。窜到安全地点,耐不住好奇心,还是伸头往外看了看。
    那被裹在毛毯里的人坐了起来,一脸朦胧。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反应过来了,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站起来就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匡当。」
    有着一头长发的美丽女子离开了。
    鼠少盯着那口井,嗖嗖嗖,以飞快的速度爬到青石板上绕圈。
    那人为什么要跳井?青石板怎么能从内合上?最主要的是,青石板掩盖的井里有什么?
    好奇心杀死猫,也同样杀死老鼠。
    要不要挖条道到井底看看?
    鼠大少探出脑袋,确定院中没有人类影踪,这才从洞中钻出,一出来就看到自己小弟又蹲在井盖上发呆。
    这小子,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斗转星移,随着时间逝去,这栋平房再无人光顾。鼠小弟心心念念着井底的秘密,每日每日勤劳地挖着通往井底的地道。
    直到鼠大少带回一个老婆。
    这个老婆据说来自城里最繁华的下水道,家族成员个个膘肥体壮、战斗力强大,且以掠夺闻名。
    后来,当出门觅食的鼠大少不小心吃到老鼠药死在外面后,大少媳妇一家越发嚣张起来,侵略者的面目尽露。
    渐渐地,等一心挖地道的鼠少发现时,牠的周围已经没有亲人。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溜排牙尖爪利、身长是牠两倍的大灰鼠们……
    
    第一章
    
    「我拉,我拉,我拉拉拉。拉得我两眼发花身无力,拉得我眼冒金光鼻流血,拉得我三天三夜出不了茅房,拉得我……小炎!纸不够了!」
    炎颛手持吊瓶,面无表情地从开着的门缝里塞了一张报纸进去。
    「报纸?你就不会到隔壁扯一点卷纸?」
    稀里哗啦一阵揉纸声,就听里面的人叹气道:「小时候家穷,也没什么卫生纸的概念,找张报纸或香烟皮什么的都能擦屁股,后来用惯卫生纸,打死也不用报纸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日子是越过越回去了。
    「不行!我得向锺大院长反应,他们这里的清洁工太不负责,卷纸只剩一点点还不知道要换。」
    听到里面传来的纸张摩擦声,炎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他和里面的人曾有过最密切、最直接的身体接触。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他还会和这个姓箫名和、几乎和「不要脸」三个字划等号的卑鄙无耻小人在一起么?
    炎颛抿唇,告诉自己不可以始乱终弃。
    「小炎啊,为什么我这段时间老是拉肚子呀?我们明明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说!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在我饭里放泻药了?」
    炎颛当他在放屁。
    「还是你……我知道了!我就说我都可以出院了怎么会突然发高烧呢!你小子是不是晚上憋不住,半夜爬到我身上来泄火,光顾自己爽,爽完了不给我盖被不给我清洗,让我一夜冻到亮,然后才会害的老子高烧加拉肚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