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 by:狂渚(下)

字体:[ ]

 
第48章 洗澡
  幼崽时不时趁海伯利安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找昆特, 有时候会带过来一两只小猎物,很快它意识到昆特并不稀罕它费劲千辛万苦捕杀的“礼物”,也就停止了这种徒劳的行为。
  终于不再收到幼崽送来的死老鼠死麻雀, 昆特松了口气。每次海伯利安撞见幼崽在他跟前总会忍不住逗弄一番,久而久之幼崽照样看见海伯利安便扭头就跑,不过不是害怕会被杀死了,而是实在被捉弄的没有办法。
  昆特很少阻止, 又过了一段时间,幼崽明白反抗无用, 没人会替它说话, 也就夹着尾巴任由海伯利安玩——反正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
  这种感觉就像是身边跟了只小狗崽,从此两人行变成了两人和一只厄忒斯幼崽, 幼崽拾着两人烤野味嘴里剩下的骨头吃, 喝点营养液,小小的一只长得膘肥体壮。
  “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休息时海伯利安看着乖乖蹲坐在昆特身边的黑色幼崽问道。
  昆特摇摇头,倚靠在海伯利安身上玩他有着粗粝枪茧的手掌:“不了,名字是羁绊, 要真起了名字, 等考核结束要做什么可能就不舍得了。”
  海伯利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教官那边早就来了消息,叫他们如果再发现其他厄忒斯幼崽, 一定要及时上报,上面会立刻派人过来把幼崽带走做研究。
  昆特没有上报这只幼崽的存在, 但也只是暂时的,在考核结束之前, 他必须做出决定,解决有关幼崽的所有问题,不管是杀了它,还是上报教官,让它迎来作为活体实验体的一生。
  幼崽无知无觉地歪头看着他们,就像Omega的信息素会吸引很多动物一样,它也很喜欢昆特身上的味道,尽管海伯利安的信息素讨厌的混杂在其中。
  “好,不管你最后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海伯利安亲吻着昆特侧脸,两人难得亲热一会儿,幼崽睁大眼睛好奇地盯着,许久低下头舔了舔自己爪子。
  这已经是考核的第三个星期了,成员已经淘汰了将近大半,留下的都是实力强横的队伍,海伯利安和昆特三天前开始了他们的掠夺计划,不是,友好的武力交流计划,碰到了几队肥美的竞争对手,信物数量已经攀升至六百多枚。
  瓦伦星上环境艰苦,所幸地处雨林,水域不少,没有像海伯利安之前在沙漠那样十天半个月都洗不了一次澡。眼见找到了一处干净的小池塘,海伯利安仔细看过确定水里没有什么致命的动物,转头问道:“要洗澡吗?”
  “要!”昆特立刻大声回答,这几天摸爬滚打,作为爱干净的Omega,他早就脏得连自己都受不了了,好几次海伯利安想亲他脖子都被推开,坚决拒绝这种不卫生的行为。
  海伯利安又检查了一遍清澈的池水,确保真的没有什么危险后道:“你先洗,我给你守着。”
  昆特没有推让,一边朝小池塘走一边脱下迷彩外套,解开腰带,海伯利安非常自觉地背对着他,虽然昆特有的东西他也都有,但分别身为AO,还是需要避嫌。
  昆特脱光了所有衣服,走进水里,一直到水面没过腰间,撩着水开始擦洗上身。海伯利安趁他不注意偷偷转过头来,清楚看到昆特白皙的胸膛和清澈水面下的风景,喉头一紧。
  幼崽也探头探脑地朝那边瞅,海伯利安伸手捂住它眼睛,轻声喝道:“你不许看。”
  昆特弯下腰去洗头发,背部的曲线十分惹人遐想,再往下看是——海伯利安捂住鼻子,明知这样要是被昆特发现肯定免不得一顿收拾,却舍不得移开眼。
  幼崽晃晃脑袋,却晃不开海伯利安的手,呜呜叫了两声跑开,它跳到小池塘里,扑腾着游到昆特旁边,正大光明地和他一起洗。
  海伯利安气了个倒仰,昆特撩起水浇了小东西一头,继续去揉搓自己头发。
  昆特在军团当技术兵头发剪得很短,洗起来也方便,他飞快地把自己身体洗干净,甩着手上的水走上岸。海伯利安藏在灌木丛里,这下把他全身看了个正着,包括那颜色一看就知道未经人事的地方,差点没激动得把持不住。
  昆特从包里拿出换洗的干净衣服穿上,一件件拎起脏衣服,抹着短发上的水朝海伯利安所在的方向喊道:“海恩!我洗好了,你过来洗吧!”
  “来了!”海伯利安从树后出来,装作一直在注意着四周:“这么快就洗好了?”
  “嗯,环境到底不安全,能快些还是快些。”昆特把脏衣服口袋里的东西转移到身上,后退几步躲开正在甩着身上水珠的厄忒斯。
  海伯利安当着昆特的面脱下衣服,光溜溜地走进水里,昆特一直低着头没好意思看,只见海伯利安的长腿从眼前跨过,脚踩进水面,激起一圈圈涟漪。
  昆特把他换下来的衣服口袋掏了一遍,抱着两人的衣服到岸边,海伯利安的内裤在他蹲下时掉了下来,昆特盯着这块黑色布料看了好一会儿,红着脸把它捏起来。
  海伯利安洗到一半往岸边看了眼,昆特正蹲在那里洗他的脏衣服,头发还沾着水格外乌黑,淡粉的嘴唇s-hi润,时不时有一两颗水珠从他发尖滚落,顺着侧脸一路落尽最上面一颗扣子没有系上的衣领。
  昆特抬起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水,不经意间瞥了海伯利安一眼——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立刻被那将来连阿加雷斯教皇看到都要赞不绝口的地方给震到了。
  幸好海伯利安正在低头搓洗腹部,昆特慌慌张张地移开眼,机械x_ing地重复着手上的动作,但视网膜上似乎仍旧残留着方才的影像,久久不肯消退。
  来到帝国Omega学院后每学期他们都会有生理课,老师也会私下发给他们一些x_ing教育相关的片子,昆特不是没见过Alpha的身体,知道他们那里的尺寸普遍惊人,但这事儿放在自己男友身上,就变得不单纯了。
  会痛死吧……
  不不不,你在想什么!昆特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用力晃晃脑袋,强迫自己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手中正在清洗的……
  海伯利安的……
  内裤上。
  海伯利安抬起头,只见昆特洗着洗着突然疯狂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脸颊前所未有的红,头顶都快冒烟了,疑惑地挑起眉毛。
  怎么了这是?
  一直到海伯利安洗完穿好衣服上来,昆特都不敢拿正眼看他,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总想盯着海伯利安裆部看的眼神。但很快海伯利安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了然地哦了一声,坏笑着拽过昆特的手:“想看就直说,偷偷盯我是几个意思?”
  “没有!谁偷偷看你了,别胡说!”昆特拼了命地想要抽回手,却还是被海伯利安不容拒绝的按在了那里,立刻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了。
  幼崽看昆特整个人被海伯利安揽在怀里,还以为是遭了欺负,立刻跳起来啊呜一口要在海伯利安小腿上,非但没能咬穿厚实的军靴,反倒差点没把牙硌掉。
  海伯利安松开昆特,俯身拎着幼崽后脖颈把它提起来,手指拨弄它两后腿之间软绵绵的小勾勾,呦了一声:“还是个公的呢。”
  昆特趁机赶忙退开两步,把手背到身后,却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地搓了搓手指。
  幼崽愤怒地嚎叫一声,四肢乱扒挺起肚皮,转眼尿了海伯利安一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昆特又平白无故突然笑出来,海伯利安无奈:“好了宝贝儿,都两天前的事儿了,你怎么还在笑啊。”
  “我头一次看到你露出那种表情。”昆特学着当时的海伯利安做出呆滞的神情,接着继续笑,幼崽趴在他腿上,对海伯利安呲牙咧嘴。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考核的最后一天,昆特依靠过硬的技术对补给点提供的武器进行合法改装,又专门编写了电磁屏蔽程序让两人的坐标无法被其他考核者破解,海伯利安出其不意地发动进攻,实力强横的两人在一起简直所向披靡,往往一个照面就能制伏来不及反应的肥羊。
  两人的信物数达到了惊人的四位数,这已经是个非常好的成绩了,考核结束时所有人上报了所在坐标,等待军团飞行器的到来,准备离开。
  幼崽的生死变成了海伯利安和昆特面对的唯一问题,这半个月的相处下来,就连海伯利安都有点不忍心杀掉它了,更别说是昆特。
  幼崽蹲坐在地上乖巧地看着他俩,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分别,昆特从包里掏出剩下的三只营养液,用绳子绑在它后背上,把它往一边推,低声道:“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