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连麦吗,我萝莉音 by:时岁邪(下)

字体:[ ]

 
 
第53章 猎人跑啦
  圣诞节前一天, 南怀实验高中终于挂上了欢迎的横幅, 迎来了来自美国的参观团。
  高一新开的国际班正好到了验收成果的时间,全班被抽调去做一对一陪同, 参观团加上国际班一行超过了六十人,一字排开走在学校里也显得声势浩大。
  季连霆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看高一的这群小学弟小学妹磕磕绊绊地给身边金发碧眼的同龄人做翻译,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同身边的莫干山聊天, 心思却早已经飞到了远在体艺馆加紧排练舞台剧的某位陈姓同学身上。
  “哈哈哈霆啊你听他们说的这啥玩意?”莫干山仗着听力好,一边偷听一边和季连霆吐槽国际班小学弟的口语, “This is a 教学楼。哈哈哈哈教学楼的英语不就在墙上写着吗?”
  季连霆跟着哈哈笑了两声:“所以教学楼的英语怎么念?”
  莫干山沉默了半晌, 转身欲往楼下跑:“……我出去看看。”
  表演放在下午, 为了配合演出,今天早上A班和B班排课表全都改成了自习课,不过各科老师的关注重点也全都随参观团去了,留在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同学学习全靠自觉。
  教室里闹哄哄的嘈杂一片,联机打游戏, 聊八卦的三五成群, 真正埋首做题的人大概一只手数得过来。季连霆做了一套天利卷, 又把王后雄翻了几页, 终于在莫干山第十次借口喝水偷偷溜出去看外国小伙时也忍不住放下笔走了出来。
  季连霆本来打算直接溜去体艺馆看彩排,结果被莫干山揪着在原地听他叨叨了十分钟自己的口语有多么优秀,最后他终于祭出了翻译大杀器,这才得以摆脱莫干山。
  看着莫干山匆匆跑下楼去的背影,季连霆长舒一口气,转身往另一侧的楼梯走去。
  今天的体育课全都被安排在了室外, 体艺馆里只有舞蹈房有人,季连霆一踏进馆内,就听见了一片吵吵嚷嚷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正在发生激烈的争执。他眉头一皱,往舞蹈房走的步子不由加快了许多。
  “李磊你给我把面具摘了!陈是这么帅的人在场上,谁会去关注你一个小配角的脸啊?”冉柠语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我不!”李磊的声音听上去含含糊糊的,似乎被什么东西罩住。
  彩排的学生今天一到校就在舞蹈房里驻扎了,季连霆还没有见过李磊。此刻听冉柠语同李磊这般针锋相对,心里一惊,也顾不得礼仪直接把门从外面推开。
  开门时的巨大声响让里面的吵闹声戛然而止,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看向声源处。
  季连霆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戴着奥特曼面具的男生被团团围住,所有人都带着点惊诧看向门开的方向。
  见是季连霆,冉柠语脸上的惊诧退去,换上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走上前来想要拉季连霆:“喏,霆霆你过来帮忙劝一劝李磊,这个智障想要戴面具上台。”
  冉柠语的手还没碰到季连霆,侧边突然多出一只手截住了她的动作,更加自然地握住了季连霆的手腕:“你的手背怎么红了?”
  “有吗?”季连霆一听,赶紧低下头查看自己的手背,仔细瞧了许久都没瞧出什么花样来,余光瞥见已经站定在自己身边的陈是同离自己还有两三步距离的冉柠语,这才反应过来身边这个人怕是又独占欲爆棚了,无语地抬头瞪了他一眼。
  陈是承下了这一记瞪眼,老神在在地粘在季连霆身边不走。
  好在冉柠语的关注重点放在不肯摘面具的李磊身上,对于这边的互动并没抱太大关注。
  季连霆走到李磊身边,见昨天还快乐畅想着精致妆容帅气上台的李磊此刻死死捂着自己的面具不让摘,不禁好奇道:“磊子,到底怎么了?”
  李磊起先不愿说,吚吚呜呜嘟哝了好几声,最终鼓起勇气对季连霆道:“……老大,我可以偷偷给你看,但你不要让别人看到啊。”说到“别人”的时候,李磊的手悄悄指向洛南歌所在的方向,看向季连霆的眼神中带着些央求。
  季连霆心领神会,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看到的。”
  在众人满怀期望的眼神中,季连霆拉着李磊跑到了隔壁的空排练房,他随便拣了张方凳坐下,示意李磊也坐:“你现在总可以摘面具了吧。”
  李磊的手放在了脑袋后头的橡皮筋上,深呼吸好几口,终于鼓足勇气:“老大,希望你看到接下去的画面之后,依然是我的老大。”说着,他猛地把面具摘了下来。
  奥特曼掉到了地上,季连霆终于明白了李磊为什么死也不肯摘面具——面具背后的那张脸布满了红红白白的疙瘩,其中几个甚至肿得把皮肤拱起来,完全辨别不出李磊原本的长相。
  宛若重度毁容的脸冲击力实在是大,季连霆花了好大功夫才没让那声“窝Cao”脱口而出。
  “老大,这不戴面具我会被当妖怪抓起来吗?”李磊嘤了一声,悲愤地双手捂住脸。
  季连霆指了指他的脸,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这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磊仍旧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三句一叹断断续续说完了他的悲惨故事。
  ……
  昨晚回家之后,得知今天即将出道首秀的李磊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晚上洗过澡,看着镜子里自己英俊的脸蛋,李磊决定要做一件锦上添花的事情——他偷偷溜去了爸妈的卧室,在妈妈的化妆台上偷偷拿了一片面膜。偷回了面膜的李磊哼着歌把面膜敷在了脸上,脑海中不禁幻想起了第二天一早醒来自己拥有了吹弹可破的肌肤。
  第二天凌晨,李磊是被脸上的瘙痒给唤醒的。他从睡梦中醒来,无意识地伸手揉向自己的脸,触摸到了那一层薄薄的面膜纸之下坑坑洼洼的皮肤,这一下让他立刻从床上坐起身来,飞奔去卫生间揭下了脸上的面膜纸。
  听到这里,季连霆忍不住举手打断道:“所以你昨天晚上睡觉没揭面膜?”
  “啊?什么?面膜还要摘的?”李磊的表情迷茫中带着点惊恐,“面膜难道不会自己在脸上溶化的吗?”
  季连霆算是服了,头疼地叹了一口气:“……算了,你继续说吧。”
  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其实季连霆也猜到了,李磊走到卫生间揭下面膜见证奇迹,一张白净光洁的脸蛋经过一夜面膜洗礼冒出来无数深深浅浅的小红疙瘩,远看像行走的火龙果。
  为了今天能够顺利上台,李磊绝望地从储物柜里翻出了小学时买的奥特曼面具,在路人看傻子的眼神中佯装镇定来到了学校。
  “所以你真的打算戴着面具上台?”季连霆听完这个悲惨的故事之后,还是不得不回到最初的问题上去,“我觉得如果你敢戴,严主任明天就得叫你去国旗下作检讨。”
  李磊拾起面具,手指把皮筋玩得喀啦喀啦响:“人家想在歌歌心目中永远都是最美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人家……季连霆跟着一起脑壳疼了起来:“那你别上了呗?”
  “不行!”李磊冲口而出,“我演的是为白雪公主指点迷津的猎人,我的角色超重要的!”
  “戴面具会被严主任骂,不戴面具你又不上台……你怎么不说找个人替你演呢?”季连霆无语地听着李磊在这边挑三拣四。
  听到季连霆这句话,李磊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他一把抓住季连霆的手,目光炯炯看向季连霆:“对哦!老大你好聪明啊!找个人替我演!我怎么没想到呢?”
  “……你打算找谁?”刚问出口,季连霆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磊亮晶晶的眼神落在的季连霆身上,季连霆甚至感觉自己可以看到他身后拼命摇动的尾巴:“老大!我敬你是我的老大!你帮过小弟这一次!小弟下辈子还是你的小弟!”
  ……
  另一边舞蹈房里的人在季连霆和李磊出去之后,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之中,只有冉柠语在窗口不安地踱来踱去,口中紧张地念叨着自己的台词。
  约莫过了十五分钟,舞蹈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所有坐着的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看向门口,只见季连霆和李磊站在门口,李磊的脸上仍然戴着奥特曼面具,同出去时没什么两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